Homepage Article News Block

最新報導

FEATURE
ARTICLES

視覺藝術 | 藝民談 Jan 18, 2017

【太陽下的吞吐】Oh ! Shit ! ! ! (下)

藝術家似乎特別喜歡借用屎來表達某些意念,就以近幾十年的藝術發展來看,一代又一代的藝術家從未厭倦用屎這個「現成物」,翻炒再翻炒,樂此不疲。我想講的是比利時藝術家Wim Delvoye。他於1992年第九屆文件展中,拍下自己的糞便,並將影像移印至光亮的磁磚上。多塊對稱的屎條磁磚,排成一大幅工整的圖案,遠看異常美觀,可供作牆壁裝飾用,這些屎圖案磁磚後來竟然被搶購一空。

新聞 | 業內發佈 Jan 17, 2017

2016年度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得獎名單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於2017年1月15日選出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五個獎項及六部推薦電影。今屆經歷了長達七小時的激烈討論及三輪投票,得獎名單如下: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an 17, 2017

以魔幻的詩意吟誦歷史和文明:傅丹的“傅丹”展在白立方香港

有些朋友特別怕去參觀當代藝術,說那些作品對像在展覽現場的安放,總會讓人有各種紛亂的猜想。既恐怕被作者愚弄,又期盼與其想法接近。這類作品總會挑戰觀者的耐性,縱使最終恍然大悟,諸多情緒立刻被牽動了起來,然而更多相關問題和疑惑又會接踵而來...或許這正是當代藝術的迷人之處。

電影 | 評論 Jan 14, 2017

藝術,多少惡行假借汝之名

為了拍電影,人可以去到幾盡?貝托魯奇1972年《巴黎最後探戈》雞姦戲醜聞,重新回到大眾視線之中。爭議原起,是貝托魯奇2013年在法國電影資料館一段問答,在Youtube被回帶,並迅即遭到多位荷里活巨星於社交媒體上責難。一石激起千重浪。片中,他坦言女主角瑪莉亞施耐德(Maria Scheneider)很恨他,因為他與男主角馬龍白蘭度沒有把臨時起意的「牛油戲」一幕,預先告知施耐德。

視覺藝術 | 新聞 Jan 11, 2017

故宮館公眾咨詢活動啟動 林鄭強調策劃興建故宮館程序無問題

昨天傍晚林鄭月娥與故宮文化博物館籌備核心小組成員與記者會面,回應公眾對故宮館策劃程序的疑慮。場外由大批警員駐守,社民連在場外示威,並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

視覺藝術 | 藝民談 Jan 11, 2017

“泰叔”的四十年光影舞會:梁家泰攝影時刻+回應藝術展

新近展出的“七十.四十.梁家泰攝影時刻+回應藝術展”實屬香港藝術圈的一場盛事。該展首次進入香港藝術搖籃地-香港大會堂高低座展廳開展,並以又一山人、王苗、朱德華、何兆南、余偉建、周恩翹、周慶輝、林嵐、高志強、張海兒、張照堂、尊子、黃國才、楊東龍、翟宗浩、劉清平、謝至德、謝春德、蘇慶強、龔志成等二十位藝術家向梁家泰進行致敬回應展,足見港內藝術業界對這位攝影大師的崇高敬意。

音樂 Jan 10, 2017

珍.寶金《交響情人》——45th香港藝術節

熟悉法國時尚,特別是70年代,聽到這名字絕不陌生,她是愛馬仕(Hermés)鉑金包設計的靈感來源,作為演員,她與多位歐洲導演合作,在安東尼奧尼、利維特、華坦的鏡頭下,一把棕長秀髮、模特兒身型的她風華絕代,是一具備時尚及知性的尤物,她更是被譽為法國貓王的傳奇音樂詩人甘斯堡(Serge Gainsbourg)的靈魂伴侶,而那一把濃厚的英國口音,一如小貓嘗試發出人生第一次叫聲般,稚嫩的,卻意外地打

新聞 | 視覺藝術 Jan 09, 2017

設計出一背包的浪遊心思 憑環保時裝獲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

香港人出名愛旅行,近年尤愛任性出走式背包窮遊,甚具以自己雙腿踏遍世界的瀟洒氣概。既是窮遊看世界美景,自然也更珍惜資源愛護大自然,想當然也是環保的好朋友。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時裝設計的畢業生黃麗茹便是其中一個夢想出走做個浪遊背包客的香港人,更把背包客的旅行、生活哲學融入時裝設計之中,簡約時尚又環保的設計概念也讓她在2016年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中獲得創意智優青年設計才俊特別獎。

視覺藝術 Jan 08, 2017

人,本來就生而平等——「水盡雲起」金賽收藏之非洲裔美國人的藝術及歷史展覽

2016年,極右風潮席捲全球。年中英國公投脫歐,年末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連帶白人至上主義重新出土,之前有記者潛入所謂「alt-right」聚會,席間竟有人高呼要所有非白人「滾回自己地方」,似乎忘了自己祖先本也是外來者,兼且擄劫非洲人到美國開荒的黑歷史。非洲移民被迫砍斷自己的根,一代一代在這片土地上掙扎求存。

視覺藝術 Jan 05, 2017

周慶輝《人的莊園》 戲劇化呈現人類幕幕困境

動物園,是我們都十分熟悉的地方,人類把大自然的土地用作發展城市,然後把動物從大自然中放到狹小的籠子中觀賞,然而這些高度發展的城市,困住了動物,也困住了人類自己。周慶輝的《人的莊園》,便是在和兒子遊動物園的時候得到啟發,於是花了五年時間規劃、拍攝,並於2015年3月已率先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而現時正於香港la Galerie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