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的音樂藝術:南音與粵劇」講座暨示範演出

Cantonese Vernacular Art: Nanyin and Cantonese Opera – Talks cum Demonstration Performances

油麻地戲院劇院

粵語的音樂藝術:南音與粵劇
講者﹕余少華 (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副教授)

個人一向把香港的粵劇放在包容粵曲、粵謳、南音、木魚、龍舟、板眼、鹹水歌、電影歌曲、廣告歌、電視劇主題曲、粵語流行曲的歷史及文化視角去探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各電台廣播的粵曲、潮曲、京曲,及杜煥瞽師在香港電台每日演唱了十五年的南音 (1955-1970),實為香港的「流行音樂」。在未有唱片及電台廣播的日子,上述的傳統說唱曲藝,均曾經為香港的「流行音樂」。香港電台於七十年代初停止廣播南音,這種曾經「流行」的傳統粵語曲藝遂在香港大氣電波中絕響。

今日在大眾傳播媒體中少聞的粵南音,其實與粵劇、粵曲唇齒相依,其絕跡於茶樓酒館後仍苟存於粵劇、粵曲中,實因三者均承傳著、並要面對,以粵語作為其音樂表達語言的傳統,與流行曲所要解決的問題並無兩樣。誠然,南音與粵劇俱為粵語的音樂藝術。

17.1.2014 (星期五)
地水南音之「師娘腔」:梅姨的藝術
所謂「地水南音」,原指失明藝人所唱之南音。失明男藝人一般稱瞽師; 女藝人則稱為師娘。流傳的錄音亦以瞽師為多,師娘較少。近幾十年活躍於香港的南音唱家亦以男性為多,其中亦鮮有失明者。然非失明唱家所唱的南音能否稱為「地水南音」?  著名老倌所灌錄的南音為何多稱其為「地水南音」?其背後有何意義?  今日失明唱家若又稱為瞽師或師娘又是否貼切?  講座將集中討論這些問題。

示範演出﹕吳詠梅、梁凱莉

24.1.2014 (星期五)
〈觀柳還琴〉原有絳仙的戲份及其南音的應用
講座將以陳澤蕾博士的論文為基礎,討論今日演出多刪去唐滌生原來在〈觀柳還琴〉一折描寫絳仙與慧娘姊妹情誼的那段戲,配以原有絳仙的〈觀柳還琴〉演出。

後面慧娘與裴禹的邂逅,唱了八板南音序,入慢板後轉中板,然後再吊慢,短短不足四分鐘的「戲棚南音」,速度變化翻了幾翻,可見劇情如何帶動音樂的變化,與「地水南音」唱了七、八分鐘正線慢板才轉板式或調式 (線) 的處理,可說是另一番天地。講座將以絳仙與慧娘那段鮮為人知的戲為起點,接入南音唱段,結合生旦對答的精彩口古及後面箏曲〈蕉窗夜雨〉的旋律,討論此折的音樂與戲劇語言。

示範演出﹕《再世紅梅記》之〈觀柳還琴〉
靈 音 飾 李慧娘     陳澤蕾  飾  裴 禹     楚令欣 飾 絳 仙

25.1.2014 (星期六)
〈庵遇〉中唱段與唸白的相互關係
眾所周知,不少粵劇的舞台版與唱片版頗有出入。亦有原舞台版未有的唱段在唱片版流傳後,被舞台版吸納的例子,二者互動不絕。

過去演出〈庵遇〉,每排演到〈雪中燕〉之後長平的一段〈反線二王〉 (娛樂唱片版及今流行舞台版),演員與樂手屢感音樂及戲劇上之兀突。遂回顧唐滌生開山時的《帝女花》劇本,此段原為唸白,蓋因一九六一年灌錄唱片時由葉紹德改寫為唱段。 這次演出將還原唐氏以唸白表達的處理,以討論唱段與唸白二者在音樂上及戲劇上的相互關係。

示範演出﹕《帝女花》之〈庵遇〉

靈音 飾 長平公主   陳澤蕾  飾  周世顯

 

2014年1月17日(五) << 20:00
2014年1月24日(五) << 20:00
2014年1月25日(六) << 20:00

 

閱讀全文 收起
參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