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再)另一半──妻子,母親,自身之實踐

(An)other-Half: Being a Wife/Mother and the Practices of the Self

奧沙觀塘 Osage Kwun Tong

你能夠創造,總在孤獨時。但在此有誰嘗試創造呢?你感自身與別不同之處:恰恰是你具有的稀稀罕兒,它予我們每個人之價值;但正正我們試圖要除掉它。我們在模仿。然我們聲稱熱愛生命。 ──安德烈‧紀德《背德者》

《(再)另一半──妻子,母親,自身之實踐》的主題並非對婚姻及母職之讚頌或抱怨,而是六位藝術家作為妻子或母親的自省。

身為妻子或母親,意味著她並不孤單,很可能她的日常家庭生活都滿載了幸福與甘苦。幸運地或無可避免地,伴侶、丈夫或孩子帶來的歡樂與溫暖,已征服和溶化了她的頭腦及心靈。與此同時,或許她也漸忘,單身時她曾如何享受獨處的時光。如果她是一位藝術家,如果她要持續創作,當她能暫時離開家庭,或當每晚全世界已安睡之時,她必須要有能力安頓好或多或少獨處的片刻。

於現代社會,女性要成為某人的另一半,又或她決定要成為自己孩子的另一半,應該都是其個人選擇。一段切割蘋果的短片也許是一個十分恰當的符號,將妻子或母親長年累月持續的自身處境及精神狀態形象化:一半∕四份一∕八份一……及至最後成為一塊極薄、脆弱、半透明的蘋果片。為了成為一位(好)妻子或(好)母親,「自身」(Self)不經意變得得愈來愈輕,心眼或已模糊,再抓不住漸變成透明的「自身」……難道這通通都是少數人才能避免的代價?

沉浸在獨自平靜的時刻,容許微光穿過「自身」的半透明狀態,或許她仍能回到自己,察覺幾近被忽略、遺忘、或棄絕的「自身」──『不應將「關懷他人」看得比「關懷自身」重要。「關懷自身」是倫理學(ethically)上優先,而當中與自身的關係則是存在論地(ontologically)優先』[1]。要關懷他人,應要先關懷自己。她並非要尋回有如外在對象的「自身」,她只是通過專注藝術創作,試圖將已被遮蔽的「自身」「去蔽」,以洗滌、保存或拯救「自身」。

若寶貴的個體性早已被壓抑消磨掉,又欠缺獨處,藝術家則難以再創作。妻子藝術家∕母親藝術家通過投入藝術創作,對個體性關注顧惜,她們能以怎樣的方式修持「(再)另一半」之狀態,並能重新調和與「自身」之關係?──林緩童

[1] 譯自Foucault, Michel. The Ethics of the Concern for Self as a Practice of Freedom (1984) in Ethics: Subjectivity and Truth. Essential Works of Foucault, 1954-1984. (London: Penguin Books, 2000), p. 287.

2017年3月17日 - 2017年5月7日
開放時間: 10:30 - 18:30(一至六)/(14:30 - 18:30)(日)

閱讀全文 收起
Credit List
策展人 林緩童
藝術家 區凱琳
藝術家 馬琼珠
藝術家 陳玉瓊
藝術家 黃慧妍
藝術家 謝淑婷
藝術家 黃志恆
奧沙觀塘 Osage Kwun Tong
    10:30 - 18:30(一至六)/(14:30 - 18:30)(日)
    • 17-Mar-2017 TO 07-May-2017
票務
查詢
主辦機構
表演團體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