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劉琦和潘汶汛聯展「冬日浪漫」

方由美術 Galerie Ora-Ora

方由(Ora-Ora)榮幸呈獻當代藝術家劉琦和潘汶汛聯展「冬日浪漫」,展期由2021 年1月21日至3月6日。以賽亞·柏林曾在一張草擬的演講開場白中,討論過浪漫主義的根源。他說:「我認為,我們完全可以肯定,浪漫主義運動不僅是一個有關藝術的運動,而且是西方歷史上的第一個藝術支配生活其他方面的運動,藝術君臨一切的運動。在某種意義上,這就是浪漫主義運動的本質。」
浪漫主義運動源於18世紀末期的西方世界,在此之後,藝術與浪漫牢牢勾連在了一起。浪漫主義難以定義,赫伯特·裡德、肯尼斯·克拉克都認為,浪漫主義是一種隨處可見的永恆的精神狀態。當其發展到了19世紀20年代,你會發現這樣一種價值觀開始萌生,人們的精神狀態和動機比結果更重要。情感的純潔、完整、投入、奉獻……這些精神氣質,更容易得到人們的敬佩。人們意識到,美好並不等同於浪漫,他們開始接受悲劇,接受過失,接受價值觀的衝突,人們開始轉向對遙遠的事物、遙遠的時間、遙遠的地方產生興趣,人們將目光轉向無限,談論“寧靜中回憶的感情”,談論司各特的小說、舒伯特的歌曲、德拉克羅瓦的繪畫、遊吟詩人的詩歌,讚頌超人的品質,狂野不羈的天才……

浪漫,作為Romance演變而來的音譯詞,自然包含著歐洲的浪漫主義意味。挪至東方,則囊括了更寬泛的放肆、縱情與詩意幻想。在東方藝術中,氣韻、留白、詩畫一律皆為浪漫的體現,藝術家追求全心全意的投入、真誠、靈魂的純淨,堅定地獻身於理想,通過繪畫展現精神的宇宙。

潘汶汛的浪漫,就建立在她對古老傳統藝術的吸收,對事物內在本質的洞察,對所處時代詩意的想像。鹿、孩子、植物都是潘汶汛所喜愛使用的意象,也都是未經摻雜的、平淡天真的事物代表,純潔且生機勃勃。她用畫筆勾勒了其獨有的、神性的精神世界,在紙面上營造了一種牽動人心、極富野趣的境界。作品《麓》,選用了林中之鹿的意象,用筆極為溫潤,在一片墨氣宜人的蓼藍中,一頭鹿自得地蜷軀,輕輕歪著脖子。「麓」一字本身意味著鹿的棲息之地,即有樹林、有水、有草的山腳。它幽居山林,安于自然,是古代隱士的恬淡象徵,是佛教文化的慈悲仙獸,也是潘汶汛獨立於世的浪漫態度,是一種個體精神性的悠然與佇立。

劉琦的藝術洞察世間萬物,客觀、平靜,他接納各個時代、區域的藝術風格,用簡潔的線條塑造當代生活中的人與物,給人一種安然的滿足感。他的浪漫是遠古的,歷史的,又求新變異,是對短暫性的關注。在黑色猶如宇宙般的背景上,他呈現了懷舊、幻想、迷醉的夢,有力卻又軟弱,他使運動靜止,用空間捕捉時間,借黑暗捕捉光線,他展現了最幽微的內省、最深邃的意象,帶我們引向無限的遐想。《愛》表現的是男女最真摯的情感——親吻。這是一個藝術史上恒久的主題,克裡姆特、布朗庫西、夏加爾、瑪格麗特都曾對其有過獨特的演繹。但劉琦的《愛》不同,畫中展現的是一對普通情侶的情感,色彩、結構清晰簡單,情侶之間互相擁抱,粗粗的胳膊環抱著對方的脖子,這是一種沉靜的愛、細水長流的愛,東方的愛。

在他們的畫中,我們看到了寬容、得體以及對世界不完美的體諒,看到了多元、無窮,多重價值並存。謝林曾說,真正有價值的藝術作品,是那些類同自然之作,能夠傳達出那些尚不具備完整意識的生命的悸動。換句話說,在他看來,如果藝術只是一種複製或是一種知識呈現,那麼藝術便不存在。藝術作品的偉大,在於畫面中噴薄而出的活力與能量,藝術家獨有精神境界的展現。在歷經了2020年許多真假變化後,我們步入2021年,希望方由的「冬日浪漫」,能夠為諸位帶來一絲治癒與溫情,繼續踏向未知的生活之旅。 

2021年01月21日 - 2021年03月06日
開放時間: 10:00 - 19:00(一至五) / 11:00 - 17:00 (六)

閱讀全文 收起
主辦單位
參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