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呻吟

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有料呻吟》-一個關於四個牛郎以「聆聽」為生,夢想發個城市財的戲劇演出。
 
何謂「有料」?為何「呻吟」?
「有料」是日語,意指收費;而「呻吟」是因痛苦而發出的聲音。編劇及演員阮韻珊曾在日本短暫逗留,對日本文化有一定認識。她認為人類越趨孤獨,社交圈子將會愈來愈窄,缺乏朋友去傾訴。因此在未來社會很大機會需要付費才有人聆聽自己的心聲。而這亦是《有料呻吟》的場景及故事設定:酒吧「放盪吧」的「老闆娘」是一個女裝打扮的中年男性,招募了四個牛郎,以聆聽別人的故事為生。
 
這個城市充滿城市病:求生、求生活
雖然本著發城市財的目標,老闆娘想借一個油尖旺的細小空間以溝通的方式作為謀生工具、牛郎的包裝作招來,她招募的四位牛郎卻各抱過去的傷痕,是社會中普遍認為不務正業的「廢青」:有沉迷「打call」、借錢黨、在地鐵站撞人為樂的中年男人及到處露宿的青年。四人得到老闆娘賞識在放盪吧賴以生存,顧客靠他們的陪伴支持生活,兩者互相依賴。在明買明賣的機制下,擁抱、聆聽、傾偈都成為了城市裡的奢侈品。四人的成功反映現今這個城市充滿城市病,溝通失效,傾訴無門。
 
城市裡的奢侈品:擁抱、聆聽、甚至傾偈……
老闆娘有一句對白:「而城市財,就係一啲原本你唔需要俾錢,但係而家,你就算肯俾錢,都未必會有嘅野」在劇終結局,老闆娘未能避過易服癖、性別認同障礙、戀物狂的標籤,最後自殺身亡。放盪吧亦因此逃不過倒閉的厄運,被萬寧進駐。反映這個城市沒有空間接受不同事物,不只傾訴對像,空間、時間、關係都不是金錢能夠買得到的。所有不反映經濟增長、非物質的活動最終都被社會淘汰。

2019年8月30日 (五) <<  20:00
2019年8月31日 (六) <<  20:00
2019年9月1日 (日) <<  20:00
2019年9月2日 (一) <<  20:00
2019年9月4日 (三) <<  20:00
2019年9月5日 (四) <<  20:00
2019年9月6日 (五) <<  20:00
2019年9月7日 (六) <<  15:00 / 20:00
2019年9月8日 (日) <<  20:00

閱讀全文 收起
主辦單位
參與者們
票務
  • $240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