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松谷武判個展

Solo Exhibition by Takesada Matsutani

Hauser & Wirth

由16樓進入畫廊展廳,首先映入觀眾眼簾的將是松谷的近期畫作,而其中不少是在此次疫情期間創作的。作為當世仍保持創作的重要日本藝術家之一,松谷在自己的實踐中也不斷地展現著具體派藝術的精神,傳達出純粹姿態與原始材料之間的相互交融。

1960年代,受到顯微鏡下觀察到的血液樣本的啟發,松谷開始用乙烯基膠水在畫布表面創造圓形氣泡狀的形式,並進而發展成為了自己的標誌性風格。此後,松谷繼續改進這一獨特的方法,先是將乙烯基膠水倒入,用自己的呼吸向其中吹氣,再將其切開或用風扇將其吹乾,讓其自行崩塌。由此產生出的奇異而感性的形狀,讓人產生聯想,如作品《膨脹−1》(Πυφφεδ υπ−1,2020)與《膨脹−2》(Πυφφεδ υπ−2,2020),似是洩氣的氣球,《圓−黃ΑΜ》(Χιρχλε−Ψελλοω ΑΜ,2019)宛如破碎的蛋黃,抑或是《慢慢20−6−8》(Σλοω Σλοω 20−6−8,2020),呈現出血肉與傷口的形態。這些形狀出現在優雅的畫面之上,形成了一種令人既喜愛又反感、既具雕塑感又富有動態的感覺。此外,對乙烯基膠水進行澆注、風乾、充氣與切割所需的漫長時間,也為作品注入了一種生活的時間感。

幾十年後的今天,松谷仍繼續受到乙烯基膠水觸感的啟發,不過他現在的方法更加強調思考與條理。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名藝術上的禪修者,但他對禪宗倡導「返璞歸真」、拒絕「系統性思維」、強調「不斷實踐」的哲學領悟頗深。在他豐富多樣的作品之中,松谷試圖停下時間,讓暫停的瞬間具象化,並藉此感受日常生活的重複與流動。

移步至畫廊15樓空間,展廳呈現一件場域特定的大型裝置作品《魔法盒》(Τηε Μαγιχ Βοξ)。這是一件結構嚴謹、帶有長帆的立方體,最早於1988年在法國科爾貝埃索納聶魯達當代藝術中心(Χεντρε δ’αρτ χοντεμποραιν Παβλο Νερυδα, Χορβειλ−Εσσοννεσ)展出。松谷持續進行的一系列裝置作品的創作都採用了合成的形式,將各種不同的可能性結合起來。通過這種模式,松谷在保持真我的同時,重新審視了自己國家的傳統,並不斷尋找一種打破藝術舊習的變革方式。

此次展覽亦包括一系列紙上作品。1970年代松谷生活在巴黎,資源有限,使得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藝術創作所必須的工具。廉價的石墨與紙張讓藝術家發現了黑白繪畫最基本而直接的技法。當時,他希望探究的是通過反复的鉛筆筆觸積累所可能呈現的作品表面形態,在過去的40年間,他一直堅持這種做法。當深邃的黑色開始顯現的時候,這個過程則幾乎變成了一種日記式的書寫——每一次筆觸的交疊與顏色的加深,都代表著時間的流逝。從整體來看,這些繪畫也是對鬆谷藝術實踐的一種深刻的總結。而他對這些簡單媒材的禪意處理及其冥想式的筆觸重複,也呼應了它們與藝術家日本傳統之間的聯繫。

展覽的最後一個展廳呈現了一組物件組合作品,其中使用了各種材料與拾得物,包括乙烯基膠水、塑料、石墨鉛筆、木頭與紙板,並藉此喚起一種情色或超現實的意味。這些耐人尋味的作品在軟硬材料之間展開研究,其中乙烯基膠水的「柔」與物件的「硬」相互牽制,而它的吸收能力又可以創造出許多有機的形式,並最終達到一種平衡。

2020年10月29日 - 2021年02月11日
開放時間: 11:00 - 19:00 (二至六)


藝術家松谷武判與策展人Olivier Renaud-Clément對談講座視頻


 

閱讀全文 收起
主辦單位
參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