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Chris Evans、白雙全 雙個展

Para SIte 藝術空間

兩位藝術家同時從人如何與社會關係的索求經驗出發,延伸出似遠又近的對話空間,藉以誘發個體對應投射社會城市權力結構關係的想像解讀。白雙全與Chris Evans分別將自己置身於不同的社會情境,從個人及集體經驗的參與來探討人與社會結構之間的相互交涉,並嘗試提出一個藉由參與、提問、協商等回應方式來尋求一個可運作的社會空間的可能。

Chris Evans的創作向來探討社會不同權力結構下的利害關係,他常設計各式情境,透過箇中互相索求、協商來凸顯系統內產生的各種矛盾。「牛舌舔(cowlick)」在英語國家中多用來形容額前的一綹亂髮,此隱喻法成了Evans五件大型的玻璃窗浮雕作品的引子。Evans試圖模擬大眾在公營機構申請業務處理與辦事人員交涉時的情景,透明的玻璃上覆蓋著不同形狀的牛舌浮雕雕塑,藉以再現官僚體系下人與人互動間看似尋求協助,卻處處是隔閡的矛盾位置。置於Para Site入口處的聲音裝置《Jingle》,則為每次觀眾進入展場空間帶來不同旋律及引導;作品與香港農夫合作錄製,由Morten Norbye Halvorsen製作。同時展出Evans 在其最新出版的雙語書籍《工作面試》內所創作的噴槍插畫。「工作面試」是一種社會行為,正因為受到既定的禮節、規範所限制,往往衍生出特定的情景;而書內邀請了十位藝術文化工作者對此撰文,包括唐納天、陳旭峰、張奕滿、Matthew Dickman、Jason Dodge、Holly Pester、Angie Keefer、Natasha Soobramanien、Marina Vishmidt 以及 Jonas Žakaitis ,他們以文字描述人們在當今社會下,為了迎合資本社會帶來的預期而產生的各種情境。在探究事實的準確及虛構之間,引領觀眾深入了解資本社會的經濟結構以及市場價值的需求。

白雙全則是進行了一場苦行僧似的自療過程,他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開始進入法院旁聽社運人士被起訴的案件。聽審的過程中,他在筆記本上隨便塗鴉,進入了抽離狀態,然後引申這些隨意手繪紀錄的意念,藉由形式的轉換來回應或甚至重新為其個人的創傷進行解讀。白雙全說他是帶著惡夢走進法院,就必須在哪裡把惡夢抽出來。惡夢是一種意象,隱含在心裡的負面情緒,塗鴉則成了一個洗滌的過程。法院既莊嚴又緊繃的氣氛,替他建立起一層保護膜,在裡面他能釋放各種能量,得到平靜,並將底層的情緒挖出來。雨傘運動是整個社會在極度壓抑下的一次大釋放,白雙全的浪漫性格美化了運動的一切想像,但當運動結束後,現實與想像無法扣合時,就變成了惡夢;後來他只看得到崩壞的一面,久而久之就成了負面的情緒。聽案過程幫助他學會抽離情緒,它開啟了一個運作空間,把原來堵住的情緒都釋放出來。展覽現場充滿大量符號,以及不同形式的轉換,他們來自白雙全在法院聽案時繪製的圖案,而圖案延伸製作成的壁紙、案件相關的檔案、文本、資料,這些均代表著運動起始時的「亂」;我們希望透過呈現這些「亂」來理解藝術家是如何通過符號、自我治療、自我解讀而進行修復,最後重返社會。

此次展覽試圖思考個人與公共場所之間的關係,想提問如何在崩壞的體制與系統下妥協或拉鋸,不論是提出新的社會契約,或是翻轉現有的系統,以換取追求自由的空間並重新與社會連繫起來?回應可以是積極也可以是間接,嘗試透過個人的自我療癒作為借鏡,讓社會反思;又思考一個容得下不同立場、不同參與者的系統,並回應及抵抗不公義與普遍的謬誤。

2017年9月23日 - 2017年12月3日
開放時間: 13:00 - 19:00 公眾假期休息

閱讀全文 收起
主辦單位
參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