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馬蒂斯(1869-1954) Henri Matisse

藝術家-画作

亨利.馬蒂斯(1869-1954) Henri Matisse簡介

是一位法國畫家,野獸派的創始人及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及版畫家。馬諦斯與畢卡索、馬歇爾·杜尚一起為20世紀初的造型藝術帶來巨大變革。他也是野獸派的領袖。野獸派主張印象主義的理論,促成了20世紀第一次的藝術運動。使用大膽及平面的色彩、不拘的線條就是馬諦斯的風格。風趣的結構、鮮明的色彩及輕鬆的主題就是令他成名的特點,也使得其成為現代藝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馬諦斯在法國皮卡第博安昂韋爾芒多瓦長大,後決定於1887年去巴黎學習法律,幷於畢業後回家鄉作為一名地方法院行政官。他在一次闌尾炎患病期間,首次作畫並發現其中的樂趣「如同在天堂裡」,因而立志成為一名藝術家。這樣的行為令他的父親十分失望。1891年,他回到巴黎,在朱里安學院學習繪畫,成為布格羅和莫羅的學生。他一開始先繪畫靜態生物及風景,並已基本精通。讓·巴蒂斯·西美翁·夏丹、尼古拉·普桑及讓-安東尼·華托等更早期的畫家都對馬諦斯的風格造成影響,但近代的藝術風格如愛德華·馬奈和日本藝術也為他所吸收。其中夏丹更是讓馬諦斯仰慕的藝術家,馬諦斯在羅浮宮臨摹了夏丹的四幅畫像。

1896及1897年,馬諦斯去拜訪一位澳大利亞藝術家約翰·彼得·羅素,當時這藝術家住在布列塔尼半島離岸的貝勒島,更向他介紹印象派和當時寂寂無名的梵谷的畫作(梵谷曾經是羅素的朋友)。馬諦斯的風格因此迅速改變,他在後來表示︰「羅素是我的老師,他告訴了我甚麼是色彩理論。」之後馬諦斯在法國全國美術協會的畫廊展出了五幅畫作,其中兩幅被國家購下。

模特兒卡羅琳約勞在1894年為馬諦斯誕下了一名女兒,並起名為瑪格麗特。馬諦斯後於1898年1月10日與艾米莉結婚,他們共同撫養瑪格麗特成人,又再誕下兩名兒子,分別是在1899年出生的讓,及1900年出生的皮爾。瑪格麗特和艾米莉常常兼任馬諦斯作畫的模特兒。馬諦斯很愛他的女兒瑪格麗特,並且經常成為馬諦斯畫中的主角。瑪格麗特後來與歷史學家及哲學家Georges Duthuit結婚。

後來,馬諦斯聽從卡米耶·畢沙羅的建議,到倫敦研習J·M·W·透納的畫作,與艾爾伯·馬爾凱,另一個法國畫家,一起工作,其後更遇到安德烈·德蘭等人。馬諦斯沉浸於工作之中,然而由於購買欽慕者的作品而陷入債務危機。當時他在家中陳列的作品包括一個羅丹雕刻的石膏半身像、 高更、梵谷和塞尚(《三個浴女》)的三幅畫。馬諦斯受到了塞尚作品中風格與色彩的啟發。

從1898年至1901年,因為拜讀了保羅·希涅克的著作,馬諦斯主要使用分光派的手法繪畫。1902年至1903年則是困難期,這一時期的作品都有一種憂鬱的風格。他在這一時期開始嘗試雕塑。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Arts News

August 04, 2018

視覺藝術,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前助教徐志宇發起為他舉辦展覽「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以表思念和感恩之情。...

油畫中的詩性與音樂 中國油畫家龎均專訪

Arts News

July 18, 2018

視覺藝術,

看中國油畫家龎均的畫作,不自覺地被其明亮、豐沛的色彩吸引,而同時間,畫的意境也隱然透出水墨才有的空靈。如此奇妙的結合,難怪別人都說他儼然是「油畫界的齊白石」——兼有野獸派的熾熱情感、中國山水的詩情畫意。而龎氏獨特的、有名的灰調,就營造出國畫獨有的煙雨迷濛的氣氛。...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Arts News

April 19, 2018

藝民談, 視覺藝術,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太平,風一吹甚麼都沒了。」因為諷刺味濃,主辦單位自動粗暴地用黑油蓋上「粉飾」兩個字。李小姐的作品是將展場改變成所有人的活動空間,...

老.藝術

admin

September 26, 2015

藝民談,

最近和別人的話題總是離不開一個「老」字。上個月的生日「老」了一嵗,最近的個展又是關於家中父母的舊事,連電台主持的題目也是和老人們有關。我當時請了兩個嘉賓:一是俞若玫,從2013年起做了不少老人家的計劃;二是梁以瑚,從認識她的第一天,她已自稱婆婆,所以我們的話題也都是關於老人家。兩位都是我相知互重多年的好友,也有很多相同之處:女性,...

香港畫廊週 50 畫廊重塑香港藝術版圖

admin

October 30, 2014

新聞, 視覺藝術,

香港人總是「忽然」文藝,像是到了書展才懂得閱讀,到 Art Basel 那周末才忽然想看藝術。可其實,藝術展也不過聚集了一大批藝廊參展商,門票還不便宜,為何一直佇立在香港、讓你「自出自入」的無數國際跟本地畫廊,平時卻乏人問津﹖

...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