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香港首個代表舞台藝術從業員的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經已成立,理事會的選舉委員會(備註)已擬定首屆選舉,將於今年4月22日(星期三)舉行。現歡迎有意參與理事會選舉的已登記會員由即日起至2020年3月23日前向選舉委員會遞交內閣名單申請表。

根據《職工會條例》,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已成功登記,並於2020年2月14日刊登憲報,成為香港首個舞台藝術工作者的工會。根據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會章,首屆理事會將由7至13人組成,任期2年。首屆理事會任期由2020年5月1日至2022年4月30日。

有意參與首屆理事會參選者,必須符合會員資格,並向工會籌委會登記為會員,方能參與選舉活動。理事會選舉將採取內閣制,參選者需自組內閣名單,並於2020年3月9日至3月23日,向選舉委員會遞交申請表。

香港藝術節近幾年的本地菁英創作系列都會找來年輕創作人與資深導演合作,今年兩部劇作《後話西遊》和《兩個女子》從粵曲和歌劇出發,作中西傳統藝術跨界合作:一部是傳統粵曲訓練出身的演員配合形體,另一部是本土作品與作家譜出粵語歌劇新詞,到底年輕創作人會為傳統藝術形式帶來甚麼火花?

失語。當這篇文章刋出時,香港應該已經進入另一個世代。

這裡想分享的是荷蘭阿姆斯特丹DAS劇院碩士課程的藝術總監Silvia Bottiroli令我深深震撼的作品,震撼是因爲它跟每天在香港不同角落正在發生的事情,都可以產生或大或小的回響。作品在2015年意大利Santarcangelo藝術節出現,Silvia當時是藝術節的策展人,除了是資深的藝術活動策劃外,也是當代劇場和舞蹈的研究員,特別是表演藝術中的政治和道德價值,藝術創作以及觀衆的社會涵義等。

適逢有兩位在我人生中極具影響力的音樂劇大師,剛剛把他們六年前在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上演的《穿KENZO的女人》(當年是圍讀版本,小妹有幸參與演出)搬上更大的舞台,作為香港演藝學院35歲的生日禮物,然後不知何時小妹的身影好像在詞神岑偉宗先生(下稱「岑爺」)的腦海pop up打了個招呼,也許他看完《夜鶯》,記起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好像算是略懂音律又略懂文字(受寵若驚!),最重要就是實在經常有幸演繹過他和香港音樂劇Master高世章先生(下稱「Leon」) 不少作品如《一屋寶貝》、《我要高八度》、電影《捉妖記》插曲、《大狀王》preview和剛才說的《KENZO》圍讀等,也算是熟悉兩位大師,岑爺便邀約Leon和我,想以創作為主題談一席話(他曾經認為「溫卓妍」就是「一席話」,「one-桌-言」。

一個熱鬧的夜晚,派對上音樂響起,男男女女都忙著找舞伴一起跳舞。討厭這種場合的高冷男子呆站一旁,被友人催促不如邀請坐在一旁的女子跳舞,他卻不屑道:「她還可以,但她的美還不足以令我心動。我沒有興趣抬舉那些受冷落的女孩。」女子聽見了,立時決定了要討厭他,怎料二人後來被逼著跳了一支舞,她趁機譏諷他,但上天也總是愛捉弄人,因為故事的後續,兩人竟生出一段情緣...有點似曾相識嗎?若你是珍奧斯汀(Jane Austen)迷,相信你很快已認出Mr. Darcy與Lizzie這對愛情冤家。

綠葉劇團《孤兒》一劇之故事取材自經典中國故事「趙氏孤兒」。自《左傳》開始,「趙氏孤兒」便一直在中國社會流傳,並屢在中外被改編成戲劇作品,可見此故事跨越時空的巨大文化影響。然而,《孤兒》宣傳文字中流露出的自我定位意識,已然昭示本次演出並不滿足於單純的經典傳承,而是企圖更進一步,以後設的方式疏理這個傳統故事的不同敘事維度,邀請觀眾探索「趙氏孤兒」的複雜面貌,進而在文化、政治及倫理等層面,引發觀眾思考。

2003年,音樂劇最佳拍檔高世章、岑偉宗及彭鎮南聯手改編德國戲劇巨匠布萊希特同名經典劇作《四川好人》,以戲劇張力展現人性的善惡與抉擇。首演後,團隊於香港舞台劇獎橫掃六個大獎,其後於2004及2011 年兩度重演。這次由香港話劇團與演戲家族聯合製作及演出,又會創造出怎樣的經典?作詞人岑偉宗笑道:「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歌詞上沒有太大的改動,十六年前第一次合作,對我來說是大開眼界,現在就好像看回十六年前的自己,原來那時會這樣寫作及思考,但現在看來也不感到面紅,是我沒成長、還是當時已經很成熟?如果是停滯就大件事了。」主演之一邱廷輝笑言:「應該是停滯在高峰時。」

「明天的惡果是由今天對問題視而不見而起!」這是影話戲劇團作品《我的50 呎豪華生活》(海外版)簡介首段之言。50 呎的劏房又怎樣豪華?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所得,現時全港近21萬名劏房住戶,人均58.2呎。難度真的心中富有,便可忽視種種不公或政策失當所帶來的痛苦及影響?影話戲以劏房為創作核心,呈現各人在狹小的環境下,其心路歷程及面對的各種問題。作品自2014年首演後,先後多次重演,亦參加蘇格蘭愛丁堡藝穗節、臺北藝穗節和深圳戲劇雙年展。這次的海外版是在香港首演,邀得導演羅靜雯、演員賴恩慈及郭嘉熹分享箇中體驗。他們希望觀眾不要用獵奇心態看待,因為當中涉及的,正是大家需共同面對的問題。

這篇章刊登的時候,是天蠍座的月份,也是小妹正式踏入三十三歳的深秋。今年的生日對我而言是別具意義的,因為我將要離開熟悉的一切,向未知航行。人很有趣,當你越需要勇氣面對將來,你越需要強烈的想像力,也同樣越需要回望過去找尋各種力量的根源。愛爾蘭大文豪詹姆斯‧喬伊斯曾說過:「想像就是記憶」,實在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們的一呼一吸,在發生的當刻已經成為過去,但它們卻奇妙地躲藏在回憶中某些角落,在你不知不覺間感染著你對未來的看法,猶如一種奇妙的投射。

紀錄總是合成的。紀錄劇場《山下的證詞》以南亞裔香港人的生存實況為題材,透過自述、採訪、政府檔案、書籍和影視片段等不同媒介構成主要內容。雖然這次創作以社會現實的問題為主體,但創作者同時也將自身的紀錄者位置呈現在觀眾眼前,並揭露「紀錄」本身的再現結構。天台製作利用即場攝錄轉播(Live feed) 加上色彩嵌空(Chroma key)的影像合成技術,以簡單的綠幕合成及其他特效,配合人偶、照片播報(slide show)和演唱等多種媒介,靈活地組合成豐富生動的演出。

香港知名作家梁秉鈞教授(又名也斯,1949-2013)留下的珍貴詩篇,會如何走進劇場?即將上演的《「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由資深劇場人陳麗珠導演及表演,我倆甫見面,她即從行李中拿出一本厚疊疊、帶點歲月的書,那是在2014年時、舉辦的詩與藝術展覽「回看,也斯」同名的紀念詩畫集。手執著《回看,也斯》,陳麗珠溫柔且輕聲的對我說:「先看看吧,再談。」這260頁蘊含了也斯多年來的創作,百多首詩篇難以在一個訪問中看畢,但看到便條紙散落在書中不同的地方,不禁令人好奇,陳麗珠會怎樣把各首詩串連起來,會如何解讀、及與眾多表演者把詩演繹出來?

每次談到寺山修司始終帶上一層神祕色彩,一方面是寺山的多元身份,作為詩人,又同時身兼編劇導演、舞台劇製作人、作詞人,又是一位馬評家。他的創作與他的同代人一樣,從不受承載的媒體所影響,他不單是60至70年代日本小劇場中極具行動力的領軍人物,在主流或是地下劇場,他皆佔一席之地。在寺山47年的短暫人生中,率先導航了日本視覺藝術的形成,他翻起的青春狂想,填補了後學運年代。在他的世界裡,逃避家庭的孩子、控制與受控的關係、對自我的質疑,都是恆常的主題。說他的創作天馬行空,倒不如說他敢於走入獵奇式的怪異世界,令各類人種也可從中找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