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新聞

News

現代人很能一心多用。和情人聊天時惦記著公事;上班時則看手機、聽音樂。然而,這似乎不太健康。別人說的話鑽不到心內,經驗到的一切也化為浮光掠影,凡事皆不深刻。而最大的問題在於,人們並未發現原來自己已分神。鍾緯正就覺得:吃飯的時候便想著吃飯,靜坐的時候便想著靜坐,要有意識地控制自己的思維流動,才可把事情做好。所以,他舉辦了展覽「空.動」,讓人重新意識到自己思緒。

香港於1993年廢除死刑,至今剛好20年,但自1966年起香港已再沒有執行死刑,故對大部分人來說,死刑是很遙遠的事。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特地舉辦「人權紀錄片展2013」,找來姚仲匡拍攝《香港廢死之路》紀錄片,他發現其實死刑離我們不遠,直言:「不要因為那是其他地方的事就漠不關心。」

中國商販夏俊峰,因刺死兩名城管人員而被判死刑,即使數年來多番上訴,法院在拒絕採納6名目擊者的證詞下維持原判,並於9月25日執行死刑,其妻於同日清晨才被通知見夏最後一面。這宗案件轟動國內外,但亦不過是冰山一角。今屆的「人權紀錄片展」,正好讓我們反思,在死刑與性暴力等事上,我們有多堅持維護他人應有的人權﹖

你有多久沒碰過泥土,感受它的質感、氣味?有否感覺到,自己與土地的關係日漸疏離?又有否考量過,粟米背後的歷史、各種食物的來源?十月六日起,香港浸會大學舉辦的「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重建食物版圖 讓食物支配生活」,為期五個月的耕種及攝影工作坊中,生活館的農夫李俊妮和周思中將帶領學員

香港寸金尺土,工廈成為不少畫廊或藝術空間的歸宿,奧沙觀塘就是其中一個偌大的畫廊。可惜,工廈要不是瘋狂加租,也有被收購而重建的一天,如今我們也得告別奧沙觀塘了。

於11月29日,由港台文化合作委員會主辦、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台灣)協辦的「香港週2013@台北」將會正式開幕,以「傳承與創新」為主題,舉行一系列視覺藝術及歷史展覽、舞蹈表演和演奏會。港台文化合作委員會召集人毛俊輝指,他希望可藉是次活動,向台灣人呈現一個蘊含深厚本土歷史文化、不斷創新向前邁進的香港。而曾出展「英國利物浦雙年展」的「身是客」著名展覽,亦會首次於台北在「香港週」展出。

莎士比亞是英國的國寶,歷經多個世紀,仍有世界各地的劇團樂此不疲地改編和演釋其經典名作。亦因為太過經典,怎樣帶出劇作中的豐富意涵,同時又以創新的手法演繹,是令許多導演頭痛但又躍躍欲試的挑戰。專注推廣莎士比亞劇作的倫敦環球劇場,特地於香港上演《馴悍記》(The Taming of the Shrew)——且看他們如何像劇中主角馴服悍婦一樣,駕馭莎翁這齣瘋狂喜劇﹖

2013年藝術發展局的藝術範疇代表推選活動,成為本地文化藝術圈的熱話,投票前夕官方及民間亦有舉辦各組別的論壇,以求讓各候選人公開較量,同時選民亦可更深入了解他們的理念與政綱。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便於9月19日下午於藝穗會舉行了藝術行政組別的候選人論壇,唯1號候選人葉潤潤繼官方論壇後再度缺席,惹人非議。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即將舉辦「世界文化藝術節2013-東歐芳華」,邀請多個東歐藝術團體作多樣化的演出,以讓大家能全方位體驗東歐文化──節目的確非常豐富,但在觀賞之前,先要問一個問題:「你有多認識東歐?」東歐藝術故事展的策展人林達生坦言,這是協助康文署籌辦「東歐芳華」時,在心裡冒出的頭號疑問。「如人們連東歐都不熟悉,不知道東歐是哪一個區域,又叫他們如何領略東歐藝術的內涵呢?」一絲懷疑,促成東歐藝術故事展的誕生。

你可有害怕的事情,又可曾想過要面對它們?當恐懼植根於心中,要將之克服並不容易──你又可曾想過,創作是為逼迫自己面對驚懼,可謂一種克服心魔的過程?「晴空亂流」,對鄺詠君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

大多數人傳達訊息,會依靠文字或語言。但對他們來說,肢體和動作就是表達情感、想法和說故事的最佳工具。他們是誰?就是著名編舞家,城市當代舞蹈團的黃振邦、黎德威、林波和黃美玉。

《逆.轉》,由四位當紮編舞家分別編製的四支舞組合而成。四支舞的意涵截然不同,但它們卻同樣有話要說──而且,要用舞步來發聲。

隨著西九龍文化區的開發,及內地和區域文化設施的發展,藝術家的培植固然要緊,藝術行政的培訓亦必不可少。近年香港愈來愈多培訓藝術管理人員的碩士課程,然而香港教育學院將於來年開辦的「藝術管理及文化企業行政人員文學碩士課程」似乎與別不同。

可曾想過,在藍色的天空下,與一眾親朋好友,毋須購買門票,在悠閒的假日裡來到戶外的露天廣場,坐下來,一起分享精彩的表演?聽上去似乎很不可思議,畢竟,香港的劇團大多都在室內劇場或劇院中演出,唯有手持門票的觀眾才能觀賞到表演。在台灣,情況有些不同──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盧健英說明,在表演藝術發展蓬勃的台灣,戶外看演出已然成為了台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而愈是有名劇團,就愈發重視戶外演出,這就是所謂的「野台」文化。它與廣東話中的「戲棚」意思相近,從前人們興高采烈地在戲棚下睇大戲一樣,代表著一種老少咸宜、人人皆能參與的娛樂。

現代音樂對普遍人來說感覺比較陌生,大部份學生學習鋼琴或弦樂都只會演奏古典樂章,而鮮有接觸現當代的樂曲。有鑑於香港缺乏正規現代音樂訓練,香港創樂團特別籌劃「現代學院」,以住讀課程教授現代音樂及室樂,並由外國與本地的專業樂師擔當課程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