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新聞

News

金髮藍眼的25歲漂亮女孩——當你看著她雙唇微啟,天籟之聲從中傳出——你卻開始驚訝,她唱的怎麼會是普通話?香港城市室樂團邀請了紐西蘭歌手Hayley Westenra,於11/30及1/12來香港舉行了兩場音樂會,既有唱流行名曲、歌劇作品、基督教聖詩……但最令人意外的,竟是開腔唱出,我們耳熟能詳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但願人長久》及《寶貝》?

英國電影電視藝術學院(BAFTA)宣佈於香港設立BAFTA獎學金計劃,讓香港學生赴英修讀電影及相關媒體可獲得學費及生活費資助。BAFTA行政總裁強調,計劃的重點在於英國及香港兩地的文化交流,讓兩地的電影工業均有所裨益。

香港是繼英美兩地之後,BAFTA設立獎學金的第3個地區。BAFTA將頒發最少4個獎學金,兩位予英國學生來港修讀電影、電視及遊戲創作,另外兩個獎學金則頒予香港學生,就讀於業界認可的英國學府,每年學費資助最高可達港幣254,000。獎學金於2014年春季接受申請,有興趣的人士可先上http://bit.ly/BAFTA-HKScholoarships瀏覽詳情及加入電郵名單,以獲取此計劃的最新資訊。

沒有空間,很多事情都做不到。興中會也必須有地址,孫中山才能與一眾志士策動革命。文學亦相若——想發展香港文學,文學館是需要的。民間持續表達這訴求,政府卻從未具體回應。有見及此,今年香港文學館工作室便發起民間自營的「香港文學生活館」,希望能踏出新的一步——即使是一小步,但至少表示他們不想原地踏步,或任由聲音悄然消逝。在宏大的理想背後,自然亦有現實需要考慮,例如營運資金的問題。

香港芭蕾舞團於上月公演的《紅樓夢—夢紅樓》,因著刪走文革情節而引發政治審查疑雲,隨著港芭發出聲明後封口而不作任何回應,事件看似不了了之。然而,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將於12月13日的會議上討論「推動藝團藝術創作及藝術自主」,幾位藝發局候任委員發起倡議書聯署,祈就事件向立法會及公眾反映業界意見,令事件再受關注。

 

這幾年,董啟章活躍於不同的活動中,曾擔任三部劇的編劇;也會在來年擔任浪人劇場《十年。寒。笑》的文學指導;可他的名片清清楚楚地印著︰「作家」,而非其他身份。小津安二郎說︰「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若代入董啟章,他可能會說︰「我是小說家,所以我只寫小說。」那劇場的領域,對他而言是怎樣的地方?而又是甚麼,一直推動他寫小說的熱情呢?

在12月14日的「自由野」中,董啟章會主持草地讀書會,和大家一同分享、討論韓麗珠的《離心帶》。他心目中最理想的讀書會是如何的?參加者又該有甚麼準備?而另一個喜訊︰董啟章將於來年3月推出新作《美德》——新作的內容是甚麼?又會以甚麼形式出版?這一切的謎底,對喜歡其小說的人而言,恐怕急不及待要馬上揭開吧!

於11月26及27日,藝術推廣新聞頻道舉行了「從藝頻說起——建構媒體、藝團與觀眾的鐵三角」研討會。兩天以來共有44個藝術機構出席,以求加深對「藝頻」的了解,並討論如何有效推廣藝術。是次研討會反應熱烈,藝團代表們都提供了不少寶貴資訊及意見。

想想看,如果你喜歡機械人、烏龜或是狐狸,竟然有商業機構毫無條件地,贊助你拍這種題材故事短片,應該很爽吧?不是宣傳片或廣告,而是題材、方式由參與者自行發揮,但製作費用由機構所出,除公營機構外,這樣的例子不多。然而服裝品牌 CERRUTI 1881,卻與香港演藝學院合作,舉辦了「CERRUTI 1881 短片比賽」,資助了三個短片創作團隊,讓他們拍出自己喜歡的故事︰包括與機械人戀愛、在河邊和老父親尋龜、在森林裡邂逅狐狸先生。

CERRUTI 1881市場部主任Alice Ho說︰「辦這個比賽,其實是想支持一下電影業。我們的創辦人Nino Cerruti,在80年代為不少荷里活電影製作戲服,與電影業有很親密的聯繫。近十年卻少了這種合作,所以我們希望能慢慢重新搭回橋樑。」

一班教育學院的畢業生,除了教育,還熱心於戲劇。你說,他們是業餘的。對,那又如何?他們今天要在藝穗民化節,透過劇作《合上眼睛生存.閉起眼睛生活》證明自己,業餘劇團都可以很認真,亦可發揮自己的獨特性︰「我們現在的生活,有一部分是與戲劇完全無關的。它可以很沉悶的,可以是『唔知想點』的。這種生活方式,令我們看事物的角度、經歷,與一個純演員有很大差別。這些經驗,都成為了我們創作的養份。」導演陳易麟如是說。

你說,生得美麗總比生得醜陋好。做美女多著數,多人追求,見工、升職都容易;俊男生得高大,要有無數女友都不難。你呢?平凡無奇、醜陋的你從未被人正視過,未曾被善待過,既沒女友也沒性伴。你幻想,若有天可有金城武的臉龐,一切便可如願以償——像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作品《醜男子》中的醜男列特,整容搖身一變成為俊男後,事業愛情兩得意。你以為他從此一帆風順——但這劇的發展與結局告訴你,長得美不比醜陋幸運。所謂美,相當危險,它不僅僅能迷惑別人,甚至還包括自己。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Festival)今年的展覽名為「天零零」,主題是人對移居太空的想像,為人類下一個棲息地進行探索。這展覽縱然表現了對人類未來的關懷,但太空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相差十萬八千里,整體概念並不容易駕馭。藝術家要利用作品,將八荒之外的浩瀚太空,與我們這些站在地球上的人們,連結起來——像請企鵝移居樹上一樣,不是不可能,卻很困難。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將於12月14日及15日舉行第二屆免費戶外藝術節「自由野」,草地會比去年大25%、藝術活動類型更廣。人們只要於11月20日後登記並取得門票,就可在藍天白雲下,繼續共享這片綠油油草地,自由進行各類活動,包括︰野餐、帶狗散步、踏單車、聽音樂、看舞蹈……大家亦可考慮來讀書——策展人之一的鄧小樺,請來著名作家董啟章和大家一起讀書,又進行各種文學活動,一同共度悠閒週末。

香港的店舖租金居高不下,許多在中上環的畫廊都不敵貴租,Input/Output(I/O)就是其中一個搬離上環的藝廊。他們「撤離」後並沒有第一時間找地方,倒是辦了幾個Pop up 展覽,有跟商場合作的,亦有帶著新媒體藝術家走上街頭,與市民互動接觸的。經過年多的「遊牧」生活,現在 I/O 終於落戶觀塘,設立IOW (Input/Output Warehouse),為這個將要重建的舊區注入新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