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新聞

News

香港漢雅軒將於2014年1月慶祝其成立30周年,萬料不到在盛事的前夕,卻鬧出了「1993年威尼斯雙年展中國藝術家失畫」風波,中港藝界無不譁然。中國藝術家李山及孫良指控漢雅軒的負責人張頌仁,扣留其丟失了的畫作近20年,直至在律師陪同下,於今年10月29日取回失品。漢雅軒張頌仁發聲明澄清,認為《牆報》的有關報道是「不實內容和誤導」,並警告媒體「立即停止該種惡意中傷行為」。雙方的說法有多處出入,令這宗「歷史懸案」再添疑團。

這是個雕塑展覽,作品卻不止雕塑。這很奇怪,凌展騰是雕塑家,但今次卻放了許多裝置,說的卻仍是雕塑的故事︰雕塑家應是喜歡雕塑的,凌亦曾說︰「我不可能不做雕塑。」可他在創作時,總有一股內疚感悶在心裡︰「身為一個雕塑家,一定會利用到地球的資源,才能做出作品。」若做木雕刻,無可避免一定會伐木。「我在雕刻的過程中,如何避免產生污染;又或者,若污染是不可避免的,我又能怎樣補救呢?……我想做一件作品,在這創作過程中,能夠對環境作出一些補償,以平衡我對它的負面影響。」

自9月30日覆核失敗,活化廳未能繼續租用上海街視藝空間,而宣佈無限期留守以來,一直未有下文。

你知道新界村落的傳統習俗嗎?又是否熟悉大埔或粉嶺?了解從前的人如何生活嗎?如以上皆否,你或許可以來這個由文化葫蘆主辦,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的「港文化.港創意」——大埔粉嶺社區藝術計劃。在新年擲寶牒到許願樹上的同時,亦來逛逛這個逾萬呎的戶外展覽館,從文化遺產、藝術、設計三方面,閱讀大埔林村的故事、感受這裡的氣氛。

香港畫廊多不勝數,但專門展出及售賣攝影作品的確實寥寥無幾,與一直酷愛攝影、隨手拿起手機或單反就拍照的香港文化,似乎有太大反差。來自法國的YellowKorner就先拔頭籌,於國金商場開設畫廊,引入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攝影作品。

香港管弦樂團(港樂)人事經理楊劍騰(Ambrose Yeung)於2013年12月18日下午與世長辭,享年39歲。

我們的生活裡充滿科技。然而,只要一天忘記帶電話、一天不開Facebook,人們或會變得神不守舍。人有被科技駕馭的危機,我們大概是時候重申自己的主導權吧!一眾藝術家,在香港藝術中心今年的旗艦展"Distilling Senses"裡,使用科技、多媒體藝術去表達人性化的思想和意念,顯示科技乃人的工具、其中一種表達方式——人終究是母題,科技不過媒介。

一連兩天的第5屆九龍城書節,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行,已於12月7日圓滿結束。今屆主題為「閱讀生活」,地攤依舊,可是書商展館較歷屆為多,而且有關閱讀的活動亦相當豐富。這是主辦單位之一,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校監黃英琦的意思︰「地攤愈來愈多,很多人來到都是為購物,這就變成了消費的活動。但我們叫『九龍城書節』嘛,那重點應該是書吧?」黃強調書在是次活動的重要性,其實也是為了提醒人們,閱讀和書本對生活及培養內涵的重要性。今次藝頻邀請了數位讀書人、買書人和賣書人,分享他們對閱讀和書節的看法。

寫這個展覽實在有點難度,因為每一個參觀展覽的人,都必須先簽署一份保密協議書,不得向任何人,包括同行者,透露任何指涉展覽的內容(或其不含的內容)或當中體驗。當然連筆者也不例外,於是一邊寫一邊戰戰兢兢的,卻也同時有種……感覺,那感受難以言喻,反正,我亦不能言喻……

 

但願你還在這兒,溫和地微笑

回答我無盡的問題

2013港深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香港)未揭幕便已爭議不斷,先有不同的參展單位,於開展前不足兩星期,紛紛發表聲明決定退出;而到了開幕禮當天,場內場外皆有示威衝突,亦有參展單位因為未獲邀參加開幕禮,甚至被阻撓入場,引來參展人的不滿。而這一切的衝突,全因今屆雙年展獲得了「起動九龍東」的資助,並選址觀塘反轉天橋底1號場,而成眾矢之的。

我們聽過,有人拿蝴蝶、獨角仙作標本;但將透明傢俱展覽,並稱作標本——你又有否聽過?韓國藝術家徐道獲(Do-Ho Suh),首度來港在樂曼慕品畫廊(Lehmann Maupin)辦個展,用纖維雕塑製作出其舊居的門柄、冰箱、浴缸、照明開關等等,秉承其一貫風格,將它們置於光線下、隔絕的空間之中,儼如學者珍藏的標本。然而,徐渴望珍藏的其實不是傢俱,而是那屬如舊居的老舊記憶——「家」的記憶。

建築師們手執的竟然不是圖則、尺規,而是畫筆、雕刻刀、畫布?香港建築師學會辦的「築自室」藝術展覽,展出建築師們的畫作、雕塑、裝置等,卻非建築模型。藝術與建築,究竟分享著怎樣的共同意義與價值,吸引逾80位建築師願意在繁忙工作以外,傾盡心力做藝術創作?「做建築或藝術品,其實都是為了和人建立聯繫。」策展人之一的陳翠兒,如此理解兩者的共通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