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也不要用盡,不時都要保留一點,如果把自己的實力完全暴露出來,也容易使人有機可乘,吃虧就是自己。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有野睇」,校方或者認為已付出了錢,看看攤出來成果,是否物有所值,這種計算,也無可厚非,畢竟都是一種服務買賣。因此,我盡量滿足校方要求,多做幾件作品,但同時也要在活動中滲入一些人文價值,避免將學習機械化地變成為做而做,只流於表面的剪剪貼貼,東拉西扯糊湊一番,這絕不是我的教學面向。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前,眼睛花了,我才驚覺這十年的生活習慣都給電腦控制了。最近,開始練習逃避屏幕,電郵也不會馬上回覆,不僅可以讓眼睛休息一下,也有時間想想別的事。不追看手機時,腦袋的空間有了彈性,可以伸展,寫起文章也較流暢。翻看隨機抽出來的書籍、文章、段落,那種刺激、互撞和互補,更有點像與命運對話般,只待時機成熟,那些文字就成為所需要的知識、靈感充溢上腦。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 公共/社區藝術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水埗地標之一,加上鴨寮街一帶各類工具及電子用品店舖林立,故又被戲稱為「香港平民矽谷」。不過近年來,它的身份再多加了一重,就是成了本地藝術文化界最後喘息的一道縫隙,並有不少種子在內緩緩地發芽、生長。

藝術的光譜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0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 (一)

2016年收到一位陌生的中學老師的電郵,她邀請我到她學校做駐校藝術家。大家見過面,開過會,便一口答應了。駐校活動由2017年三月頭開始到四月尾結束,共四十小時。學校是一間全港知名的Band 1 中學,位於港島,吸納了全港精英學生,有住港島的,亦有來自新界東北上水雞嶺和馬鞍山。當年入行時,任教學校是屬舊制的Band 5級,我深明基層同學的生活處境,聆聽過不少艱難的成長故事。面對學習困難的學生,總之是那些在我能力範圍處理到的,會親自幫忙解決。當遇到一些較複雜的問題,如家庭暴力、虐打等,就不得不轉介社工,自問不懂得如何幫助學生處理這類問題。

藝民談 | 音樂 Jun 29, 2017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況?我在中大讀書時主修音樂,當年升大學選科時首選數學,因為頗有興趣,而且考試成績又好(反觀當年我會考音樂只有E,哈哈),但最後卻選擇了自己更喜歡但普遍認為沒有甚麼前途的音樂作主修。入讀大學後,見到很多同學和師兄師姐以教樂器為兼職賺取不錯的收入,較進取的,在課餘兼職一個月也能賺取兩三萬,對學生來說算是很豐厚!我當年也有兼職教樂器和承接編曲作曲的工作,收入也算不錯。畢業後,我認識到更多不同的音樂人,對這個透明度不高的行業也開始逐漸理解。

讀者來稿 | 藝民談 | 戲劇.音樂劇 Jun 28, 2017

流動劇場《18秒後》的Immersive theatre實驗

去年(2016年) 暑假,仁戲在糊塗戲班黑盒劇場演出了流動劇場《18秒後》,故事講述少女黃詠芯突然失蹤後,家人、朋友以及擦身而過的旁人是堅持追尋、選擇重新開始、偶然記起她或者眨眨眼又繼續生活。演出探討記憶經過時間洗禮後,還能殘留多少痕跡,而仍然記得的人會否只是抓著自己的情感投射。演出由新銳創作人黃翰貞編劇及執導,運用流動劇場形,讓觀眾走進演區範圍,近距離觀賞。黃翰貞表示現實生活中沒有一個人能理解事情的全部,正如流動劇場的演出模式中,每人看到角度也都是獨特的。而獨一無二的觀賞角度卻又是構成零碎記憶的方式,正因如此把故事主題和表演緊扣在一起。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n 27, 2017

【雕文嵐女】當代人的「癮」

由習慣變為愛好,進而成了迷,或是癖、癮,更甚者稱為痴,癲。越專注者皆以「疒」冠之,似乎指向過度沉迷,都不是甚麼好東西。古有石痴/石癲書法家米芾拜石而荒癈公務,近代人則將此化作正務:當代小說家張愛玲上了旗袍癮,小說下的女主角經常以旗袍示人,更顯氣質;村上春樹痴上了跑馬拉松,還特意寫書記之,變成其思考的過程記錄。由此可見,「愛好」、「癖好 」、「癮」、 「痴」雖非正職,但亦離正務不遠,互相連扣,反變成了養份。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 公共/社區藝術 Jun 20, 2017

【仁云亦云】本地文藝空間的想像

認識筆者的朋友或都知道,小弟早前在深水埗開設了一個新的複合式藝文創意空間,名為合舍(Form Society),因是地舖的緣故,不少人都想知道為何我有這個大膽的決定,「揸兜」早已是藝術家的代名詞了,現在還要開舖?容我借這小小專欄寫寫我對本地藝術空間的想像。

藝民談 | 音樂 May 30, 2017

【創作雜記】配器的種種(下)

上一期和大家分享了一些編寫管弦樂時要注意的地方,希望大家可以減少犯錯的機會。當你花了不少時間去鑽研課本、樂譜、錄音和錄影,並且有了一些編曲經驗後,到了實際的工作環境,依然是危機四伏的!何解?因為工作時有很多機會遇上千奇百怪的編制和演出環境,令你在古典音樂中所學的配器法未必能完全應用。

 

藝民談 May 30, 2017

【仁云亦云】興?慶?還是㷫?

感覺如像昨日,所經歷的許多卻又不堪回首,說長不長、話短不短的廿年,身為香港人,相信不能沒有感覺,雖還沒正式到七月,但走在街上,舉目四顧,片片俗豔而品味惡劣的旗幟,早已沿著大街小巷的燈柱飄揚,撩撥著我們心底裏拔不掉的刺。回歸,本已是兩個令我們百般滋味在心頭的字,加上這—系列宣傳品及其他相關活動,實在一言難盡,不止高興不來咁簡單……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May 2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下)

黃日洪,六十餘歲。

他仿似一個「問題」老人,跟他前後接觸五個月內,每次見面他都重複問我:「我甚麼時候可取回自己的畫?」(所有同學的作品都由院方妥善儲存),我每次都認真地答:「等搞完展覽後。」一堂課兩小時可以問五、六次。日洪住院多年,一次院友過身,死亡便進入了他的意識中。自此,他對死亡產生了好奇心,經常向王建衡導師及所有I-Dart相熟職員問一連串問題,例如:「死咗之後去邊?變做遊魂野鬼還是上天堂?」、「死咗邊個幫我揀棺材?」、「死咗條脷去咗邊?」、「死咗個人會唔會好攰?」(原因可能是看過粵語片的疆屍不停地跳)、「你哋點知我鐘意邊副棺材?」、「死咗啲眼耳口鼻變成點?」,「死咗邊個幫我搞喪禮?邊個幫我搞死亡證?」、「我死咗,你王sir會唔會喊?」、「我要我的墳墓擺係彌敦道。」(可能想多些人睇到)……...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May 24, 2017

【雕文嵐女】展後抑鬱症

只聞產後抑鬱症,誰知藝術家亦有展後忐忑期。

籌備一年多的展覽剛在一月底開幕,首兩個月,我馬不停蹄:接受雜誌訪問,整理相片及文字,製作網頁,盡量讓自己忙碌,不想重蹈以往展覽後,讓空虛失落感迅速降臨。可惜,壓力還是悄悄找上門來。 每次回看, 總覺不足,思前想後,無法安睡。 想來好笑, 為了安慰自己,我找來抑鬱症快速測試,卻和其中所提及的症狀不謀而合:經常做事提不起勁或沒有樂趣; 情緒低落,難以入睡,擔心;覺得疲倦或活力不足;進食過量;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對自己失望;難於集中精神做事,有時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