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藝民談 | 音樂 Feb 07, 2018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六)

寫到第六篇,基本上樂團中的各個聲部都略略談過了,而管弦樂法畢竟是技術層面的東西,即是要多練習多實際應用才能提升技巧。工具書、樂譜、音樂片段和影片都是好幫手,多聽多看音樂會、參與排練和與樂手多溝通更是很直接有用的經驗。但技法只是手段,是用來幫助我們達到最後目的——寫出好音樂。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an 3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We are the World ?

1984年12月3日零晨兩點左右,印度小鎮博帕爾Bhopal的天空突然籠罩著一層灰白色的煙霧,原來它是因美國化工廠Union Carbide Corporation (UCC)發生爆炸洩漏出來的毒氣。UCC是一間跨國企業,專門生產殺蟲劑,那天晚上,總共釋放了42噸劇毒異氰酸甲酯上天空,導致數以千計牲禽、家禽和平民在睡夢中死亡。當地醫生估計,事發一個月內,共約有15,000人死亡。數年後的報告指出,有17萬人的眼睛和呼吸道永久傷殘,無法治癒;20萬人被逼逃離家園;55萬人的身體出現不同怪疾。事件發生翌日,UCC呼籲人們不用擔心,氣軆類似催淚彈,滴一下眼藥水就好了。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an 26, 2018

【雕文嵐女】木雕教學,靈修之旅

畢業二十年後,今年九月始在母校教授木雕。以前受課程所限,只能教授以現成物料為主的立體課,碰上木製作也只能做混合接駁結構法。 十二月中,期待已久的學生木雕作品面世,也是本人自我審視教課成績的時候了。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藝民談 Dec 28, 2017

【仁云亦云】京都雜談

上月中,和太太帶著快滿兩歲的小女兒一同出遊,聽從不少朋友提議,到日本京都短逛了五天,初踏貴境,有些觀察和感想和大家聊一下。

藝民談 | 音樂 Dec 21,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五)

不經不覺寫到第五篇,還有彈撥樂組未講。有很多中樂人都說過,因為西方樂團沒有彈撥樂器,所以寫中樂時可以寫多一點彈撥樂來突顯中樂的特色。其實早如文藝復興時期的西方管弦樂團是有類似琵琶中阮類的彈撥樂器如魯特琴等。但經多年演變現代西方樂團只用豎琴這件彈撥樂器,有時加上鋼琴。而弦樂的撥弦奏法在樂團中也很常用也很有效果。至於中樂團,有些樂團有時也會用上西方的豎琴,但我個人認為可免則免,因為在樂團中已經有那麼多彈撥樂器可選用,再加豎琴的話有可能會淡化其他彈撥樂器的角色。豎琴的好處是可以同時演奏多音而且餘音長和共鳴強,也可以演奏很有特色的掃音。

藝民談 Dec 18, 2017

【太陽下的吞吐】11.11

十一月十一日為阿里巴巴天貓「雙十一」全球狂歡節。這日,中國和世界各地大城市瘋狂購物,無論是否真的有需要,因爲夠平,就買。結果,一日內累計商品交易額為1,682億元人民幣(港幣約1,976億元),較去年多出40%。這巨額生意的背後,靠的是尖端科技,其中涉及人工智能和機器智能、信息傳遞和支付平台等技術,並動用了龐大的物流支援系統,才完成這項巨大的消費工程。再深入點看,單是郵政行業,已動用了300萬人(差不多半個香港人口)、貨物擺設佔用了3,000萬平方米場地、負責送貨的有9萬輪幹線運輸車輛,還有90多架貨運飛機,這種快遞網絡消費的「雙十一」,被形容為「商業的奧林匹克」。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裔人,之前拍過一部電影,叫《A Time For Drunken Horses》,令我留下深刻印象。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Dec 01, 2017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呼應力? 原來,觀眾的確是用眼睛來投票,說餓了, 想看多一些這麼認真的繪畫。正如楊東龍所說:「繪畫的表達不是語言的表達,繪畫始終要靠『睇』。……事實上,畫裡面另外還有一些東西:是有關純粹的,在說感覺的東西……」1。這二十年來,香港流行裝置,以觀念為前提,再給新媒體嚇唬了一番,餵給觀眾吃的都是文字和語言。靠「看」的藝術展覽,還真不多。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不敢明言。這次的「投票」自有公道在人心。

藝民談 | 音樂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這麼多人呢?因為中樂團裡的敲擊樂組要演奏中國敲擊樂器和西方敲擊樂器。對,不要以為中樂團裡只會用上大鑼大鼓小鈸小鼓那些,其實西方敲擊樂也會全部用上!包括鍵盤類的敲擊樂如馬林巴琴、鋼片琴等等。傳統上,在西方管弦樂中,敲擊樂大多是襯托的角色,到後來二十世紀開始大大增加了使用量,因為這個聲部可以製造出很多特別的聲響和音效,深受作曲家喜愛。雖然如此,一般西方管弦樂團編制內的敲擊聲部人數都比中樂團少。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人。

藝民談 Nov 07, 2017

【仁云亦云】藝術和土地

執筆之時,早晚已見颯颯秋風,雖中午仍感炎熱,然短暫的秋天畢竟來了。「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本是農夫忙碌的收成季節,不過在香港,秋天只是各大時裝連鎖店促銷冬裝的開始罷了。農業,近幾十年來,早被摒棄在社會主流價值觀以外,資本主義橫行下,農業被視為落後的象徵,更甚者,被指為浪費土地,事實是否如此?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Nov 0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二)

學習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是對外在環境賦予意義的過程,也是建構知識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