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藝民談 | 音樂 Aug 23,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一)

在華人社區,管弦樂式的大型中樂合奏很受歡迎,在各個地區都有業餘及專業中樂團的成立。這種參照西洋管弦樂模式而產生的新樂種可稱為現代民族管弦樂,至今發展大約已有一百年歷史。以下一連幾篇我會和大家分享一些編寫現代民族管弦樂時要注意的地方。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21, 2017

〈剛柔〉

世上很多事情都不能單獨存在,多是相對性的,例如陰陽、男女、老幼、善惡、興衰、快慢、輕重、高矮等等,以至剛柔。只有這樣,世上才產生動感,才有生命,才有比較,才有進步。它們是相互推動、相互協調、相互催生。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視和保護。

可惜有些人很不幸,天生就全盲或半盲,十分不公平。但有些盲人並不因此而氣餒,而且勇敢面對,為生存的意義而加倍努力,做一個有用的人,貢獻社會,可敬可喜!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03, 2017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是「人在做,天在看」這些無力的氣話又如何能解心結。此時此刻,藝術家到底還能做些甚麼?

藝民談 Jul 31, 2017

【仁云亦云】一條命和一個國

現時的世界,由不同國家組成,每個國家的土地面積、人口比例、文化歷史、宗教傳統……都不相同,在外交舞台上,除卻上述的不同,還有經濟環境、軍事裝備、發展前景等綜合稱為國力的國際地位,其中地位愈見重要的,中國是當之無愧──全球覬覦的龐大市場、到處蘊藏的天然資源、用之不盡的勞動人口、頂尖財力的世界富豪,呼風喚雨之勢,一時無兩;偏偏,這個擁有幾千年歷史,看來強勢如斯、目空一切的泱泱大國,竟然要大費周章地去對付一個人,對付一個渺小如螻蟻、沒有槍炮武器、不會飛天遁地,只有心懷恨鐵不成鋼想法的愛國者,是可恥、可恨、可笑、可怕,還是可悲?

藝民談 | 音樂 Jul 27, 2017

【創作雜記】 合唱

在剛過去的六月十一日,中大合唱團在大會堂音樂廳舉辦的《伍卓賢合唱作品選》音樂會圓滿結束。音樂會中我選了一些自己很喜歡的合唱作品給他們演唱,包括有過往的作品《HuXi》、《春天的日記》、《飛向月光光》和《我唱出了世界的聲音》,也有重新改編為合唱組曲,本為一舖清唱無伴奏合唱劇場所創作的《香.夭》和以粵語寫成的新作,與詞人游思行合作的《耳在天堂》組曲。雖然自己已多年沒有在台上唱合唱,但每聽到合唱團的獻唱,自己也忍不住想跟著一起唱。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也不要用盡,不時都要保留一點,如果把自己的實力完全暴露出來,也容易使人有機可乘,吃虧就是自己。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有野睇」,校方或者認為已付出了錢,看看攤出來成果,是否物有所值,這種計算,也無可厚非,畢竟都是一種服務買賣。因此,我盡量滿足校方要求,多做幾件作品,但同時也要在活動中滲入一些人文價值,避免將學習機械化地變成為做而做,只流於表面的剪剪貼貼,東拉西扯糊湊一番,這絕不是我的教學面向。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前,眼睛花了,我才驚覺這十年的生活習慣都給電腦控制了。最近,開始練習逃避屏幕,電郵也不會馬上回覆,不僅可以讓眼睛休息一下,也有時間想想別的事。不追看手機時,腦袋的空間有了彈性,可以伸展,寫起文章也較流暢。翻看隨機抽出來的書籍、文章、段落,那種刺激、互撞和互補,更有點像與命運對話般,只待時機成熟,那些文字就成為所需要的知識、靈感充溢上腦。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 公共/社區藝術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水埗地標之一,加上鴨寮街一帶各類工具及電子用品店舖林立,故又被戲稱為「香港平民矽谷」。不過近年來,它的身份再多加了一重,就是成了本地藝術文化界最後喘息的一道縫隙,並有不少種子在內緩緩地發芽、生長。

藝術的光譜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l 0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 (一)

2016年收到一位陌生的中學老師的電郵,她邀請我到她學校做駐校藝術家。大家見過面,開過會,便一口答應了。駐校活動由2017年三月頭開始到四月尾結束,共四十小時。學校是一間全港知名的Band 1 中學,位於港島,吸納了全港精英學生,有住港島的,亦有來自新界東北上水雞嶺和馬鞍山。當年入行時,任教學校是屬舊制的Band 5級,我深明基層同學的生活處境,聆聽過不少艱難的成長故事。面對學習困難的學生,總之是那些在我能力範圍處理到的,會親自幫忙解決。當遇到一些較複雜的問題,如家庭暴力、虐打等,就不得不轉介社工,自問不懂得如何幫助學生處理這類問題。

藝民談 | 音樂 Jun 29, 2017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況?我在中大讀書時主修音樂,當年升大學選科時首選數學,因為頗有興趣,而且考試成績又好(反觀當年我會考音樂只有E,哈哈),但最後卻選擇了自己更喜歡但普遍認為沒有甚麼前途的音樂作主修。入讀大學後,見到很多同學和師兄師姐以教樂器為兼職賺取不錯的收入,較進取的,在課餘兼職一個月也能賺取兩三萬,對學生來說算是很豐厚!我當年也有兼職教樂器和承接編曲作曲的工作,收入也算不錯。畢業後,我認識到更多不同的音樂人,對這個透明度不高的行業也開始逐漸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