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藝民談 Jun 27,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1)

1968年我讀高中,開始懂事。父親日睇兩份報紙,受他潛移默化之下,我也養成閱報的習慣。中學畢業後,有日我亂打亂撞用五毫子在街邊報攤買了一份由香港大學出版的《學苑》學生報,內容包括中國現況、香港時事和世界各地局勢;也有哲學、文藝和電影評論。我對社會的覺醒於是也由60年代末70年代初開始。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藝民談 | 音樂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想不到足足做了一年多才完成。究竟製作一張專輯有甚麼工序呢?首先要訂立專輯的主題和方向是很重要的,好讓往後的創作和工作都是圍繞這個中心。例如我這張專輯叫《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其實是我上一張專輯《一人合唱團》的延續,而為甚麼叫《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是因為今次每一首歌都會邀請其他朋友合作唱或創作,不再是以一人之力打拼。而為了配合專輯主題我更邀請了周耀輝和我一同創作了同名主題曲。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n 05, 2018

【仁云亦云】歷史

剛過去的四月,剛巧有三件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發生,面向不同、性質不同,但同樣值得寫寫。

藝民談 Jun 04, 2018

【仁云亦云】又到六月不安時

自八九年後,無論香港或內地,六月,總不會是個平靜的月份。早陣子讀到臉書上,本地藝術家白雙全(沒錯,正是執筆時在旺角騷亂案中被法官指即唔係雕塑家啦嗰位)身在北京坐的士欲往天安門時,和司機的對話:「麻煩你車我到天安門。」司機走了幾步後問我:「可否車你去轉地鐵?」「怕塞車嗎?」「不是。怕惹麻煩。」六月,北京天安門,連一介平民百姓的士司機都明白的某種麻煩,是甚麼?不用說,全世界心知肚明。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Jun 0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3)

俄國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經歷一連串革命後,布爾什維克終於在1917年10月25日上台,由列寧帶領建立了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號稱社會主義的國家。自此,它的藝術發展跟之前的截然不同。1915年,俄國畫家Malevich創立了一個藝術流派叫Suprematism(絕對主義),它認為客觀世界的視覺現象是不可信的、是毫無意義的,拒绝接受事物的物質性,反對藝術的功能性,討厭藝術只顧服務宗教和國家這傳統運作功能。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May 29, 2018

【雕文嵐女】發一個教育夢

活在香港,對很多事情的想像都很壓抑。不敢想像住在超過十尺高的樓房,不敢想像擁有一幅小菜地自給自足,甚至連上學也沒有自主權。還沒有學會講話,父母已擔心拿不到名幼稚園入學券,非逼著嬰兒去上學前班,如果能接著一條龍上小學和中學,父母感激流涕之餘,孩子也算行了孝。九年免費教育,不能不讀,否則父母先要面臨繁瑣的官方審核,再應付三姑六婆和奇怪的社會壓力;到後來,不敢不考公開試,不敢不畢業,不敢反抗老闆 ……不敢發夢。

藝民談 | 音樂 May 16, 2018

【創作雜記】粵語先詞後曲

現今的粵語歌曲創作絕大部份都是以先曲後詞的方法完成。原因是廣東話聲調變化很多,而聲調的偏差有時會令歌詞變成別的意思。所以如果先有廣東話歌詞後譜曲,旋律的限制很大,創作難度高。

偏偏最近我就有兩個新作品是要以廣東話先詞後曲去創作。其一是要為李清照的《聲聲慢》譜曲,另外就是和詞人岑偉宗合作為一舖清唱而寫的新作。雖然宋詞《聲聲慢》和岑偉宗的新詞風格各異,但是譜曲的方法也是相近。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May 15, 2018

【仁云亦云】盛事和奇觀

踏入4月,藝術界朋友都稍稍能喘一口氣了,因圍繞著大型藝博會的一連串活動,甚至官方機構也因湊熱鬧而衍生的忽然藝術月通通落幕了。急趕到來、匆匆離去的一籃子盛事過後,除了衣香鬢影的派對疲勞之外,究竟留下了甚麼?香港政府對藝文甚至體育發展的大方向——「發展為世界級大都會及盛事之都」又是否你我所願?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評論 | 舞蹈 | 藝民談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獲英國勞倫斯‧奧利佛獎 (The Laurence Olivier Award – The Best New Dance Production)2017最佳新舞製作獎,及後在倫敦拍攝成148分鐘的電影。舞團現作世界巡迴演出,舞作有幸能成為今年的台灣國際藝術節 (TIFA) 邁向10年的開幕首演,同時亦是亞洲目前唯一的一站。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太平,風一吹甚麼都沒了。」因為諷刺味濃,主辦單位自動粗暴地用黑油蓋上「粉飾」兩個字。李小姐的作品是將展場改變成所有人的活動空間,牆上同樣寫了大段粉筆字,其中提及展場於三個月後結束,它將會變成一萬元租金的娛樂場所,可能是因為「洩露國家機密」,所有粉筆字全部被抹去。結果,兩人退出展覽。這種審查,將來可會在香港發生嗎?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Mar 28,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1)

近日「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件巨型畫作《時差》被禁展出,皆因法藉華裔作者胡嘉岷及妻子Marine在這幅大畫中畫了一張空櫈,櫈的設計款式就像諾貝爾頒獎台上的櫈一模一樣,教人聯想起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已故文學家劉曉波先生。後知後覺的地方政府怕揹鑊,連隨重新審查所有參展作品,但凡有領導人名字、或者包含敏感的符號、詞彙和文字描述等,通通被抽走,一件不留,寧枉勿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