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連續第十二年與英國Clore領袖培訓計劃(Clore Leadership Programme)合作推出「Clore領袖培訓計劃-香港獎學金2021」,致力培育本地藝術管理及創意領袖人才,孕育藝文領袖擔當關鍵角色,為業界和社會帶來積極和正面的影響。除了涵蓋一系列專為獎學金得主發展需要而度身訂造的領袖培訓課程外,本年度計劃更增設全新的培訓單元,加強獎學金得主的領袖才能和開拓國際視野,裝備他們回應新時代的挑戰。

在香港八和會館的遊說及爭取下,香港政府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於2月14日,與本會主席及代表會面。本會在會議上力陳粵劇界於疫情下的困境,向局長提出緊急支援方案。 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於今日(2月20日),邀請文化藝術界各個範疇的代表參與會議,並宣布「藝術文化界資助計劃」,建議從「防疫抗疫基金」撥出1億5,000萬協助藝術文化界渡過難關。經劉江華局長說明,和與會者討論後,藝術文化界對「藝術文化界資助計劃」表示認同。此外,劉江華局長亦提供了撥款的時間表,希望能於3月以內將支援金直接發放予文化藝術從業員。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康文署於 1 月 28 日公佈,由 1 月 29 日開始,停止演出場地運作。其他演出場地紛紛依隨政府的做法,產生了骨牌式的效應,粵劇演出相繼被取消。最後,地方主會亦開始取消神功戲,對業界引發災難般的生計危機。

本會於 1 月 28 日、1 月 29 日、2 月 11 日及 2 月 13 日,舉行了四次「應對停止演出」緊急會議,並於 1 月 31 日發信予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要求會面商討政府如何採取應急措施,協助粵劇業界的全體從業員渡過是次難關。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上還有不少的空間需要填補。進念・二十面體舉辦的《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正是針對文化及藝術,與16個不同國家城市展開交流。香港_帶_路的空間處,要填上的是「一」字還是「多」字?又或是不填一個字,由香港「帶路」?

從前藝術多以師徒制教授,而今香港則將教授方式制度化。經歷了會考和高考的考驗,青年藝術家黃永生(Sunny)還是認為老師對他影響最大。院校若能邀請多些充滿氣魄的藝術老師進駐,會對學生有很大裨益。 黃永生屬於舊制視覺藝術科的考生,從小常被稱讚畫作漂亮,因此在中四,他選修了視覺藝術科。回望中四五那兩年時光,視藝老師甚少按書本教導,喜愛採取比較放輕鬆的學習模式,常引導同學們接觸不同類型的媒介,討論不同事物。他記得當年需完成七件作品呈交上教統局,老師並沒有為題目設限,同學們各自創作,直至遇到問題才會尋找老師協助。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制度裡學曉甚麼?

藝術家,說到底是何種形式的存在?在中學時期,這名詞和藝術史上留名的大師彷彿劃上等號:達文西、莫內、畢加索、齊白石、張大千等,「藝術家」一詞難免附有光環(aura)。這刻板的印象,到大學時期其實也沒有甚麼改變,雖然認識了當代藝術,藝術詞庫的字眼增加了,然而光怪陸離的課堂例子,反而為「藝術家」這名詞添上一抹神秘色彩,這身份令人憧憬卻不知從何實踐。

三月藝術月份剛剛過去,為著文藝活動全城熱血沸騰,但文化藝術發展在香港一直受到阻撓,到底藝術界畢業生在香港如何生存?他們又怎樣看現有的藝術教育制度?

登上灣仔富德樓十一樓,一道鐵閘後隱藏了四名美術系畢業生。拜訪當天,我和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的黃美諺(Hazel)做了一個訪問。主修繪畫、相片及混合媒體的Hazel 分享了她畢業前後對藝術的體會以及她對藝術教育的看法。

 

第一次聽「瀨戶內海」,是2010年的第一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但對瀨戶內海留下的第一個印像卻是來自於日本的動畫《給桃子的信》和電影《東京家族》。前者因為父親去世,於是跟着母親遷回瀨戶內海;後者則因為母親去世,子女才回到瀨戶內海聚首一堂。畫面上洶湧的海浪,蔚藍開闊的一片天,卻伴隨着生命消逝的絲絲遺憾。

已經駐港工作三年的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在寫給媒體的告別信中,坦言香港生活節拍之快最令她難忘,「這三年彷彿一列高速列車,讓人來不及捕捉變化的風景」。這段日子中,她致力引介台灣新的人文風景予港人認識,彼此交流之下她也更了解香港,體認到「香港和台灣有不同的功課,但其中有一件事卻是一樣的,我們都希望更被理解」。

雖說我身處的史特拉斯堡是法國第七大城市,又被視為歐盟首都之一(另一是比利時布魯塞爾),實際上卻只是個中型城市而已。有多「小」?在市中心範圍內,你基本上能徒步前往任何地方。但這個小城市卻擁有多座藝術館:保存古典藝術品的美術館、紀念出身於此地的漫畫家Tomi Ungerer的同名漫畫美術館、存放市中心大教堂宗教藝術品的博物館,還有一座規模不小的現代與當代藝術館——Musée d'art moderne et contemporain de Strasbourg。當然,它不像位於巴黎的龐比度或者奧塞美術館般,館藏珍品多得像寶山一樣叫人嘆為觀止。

歷年,香港民政事務局推行的藝能發展資助計劃旨在強化香港的文化軟件和提升本地藝術界的能力,撥款資助具創意和影響力的申請,希望在香港既有的藝術資助計劃以外開闢新的門徑,支持具規模和跨年度的文化藝術計劃,包括各類藝術形式如表演藝術、視覺 / 媒體藝術、藝術教育、藝術行政、跨藝術類別等,並希望培養社會和私營企業支持藝術的風氣,促進政府、藝團、社會三方的伙伴關係,共同推動香港的文化藝術發展。

就藝發局先前發出的聲明,指《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創作者黃宇軒、林志輝擅自向傳媒宣佈更改作品名稱及其概念,因此將其作品從「感頻共振」中剔除一事,黃宇軒、林志輝已向藝發局發出回應聲明,指其指控不實,要求藝發局收回聲明,並停止任意移除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