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視覺藝術 Aug 31, 2017

千面《魔方》——鄭哈雷

鄭哈雷的《魔方》個人作品展,由以往一直合作的Ora-Ora方由美術展出。今次展出的作品中,有新近完成的,也有過去的作品。與普遍藝術家不同,鄭哈雷的作品媒介經常轉換,由早期的國畫,到這次展出的水彩及塑膠彩畫,如同展出的主題《魔方》一樣變化多端。

 
視覺藝術 Aug 24, 2017

懸浮半空的《半移民》——Queenie Li

移民,往往是最終手段,未到最後一刻沒有人願意選擇。離開意味著與過去訣別,但即使離開了土生土長的地方,在故鄉培養的生活習慣又可以輕鬆割離嗎?成長時所接觸的文化、語言、身份認同,始終如影隨形,難以取替。Queenie Li 的攝影集及攝影展《半移民》,即以港人移民為題,利用影像探討近年出現的新生代移民現象。

視頻 | 行政政策 | 視覺藝術 Aug 22, 2017

藝術學習,創作空間與師資缺一不可——訪藝術家黃永生

從前藝術多以師徒制教授,而今香港則將教授方式制度化。經歷了會考和高考的考驗,青年藝術家黃永生(Sunny)還是認為老師對他影響最大。院校若能邀請多些充滿氣魄的藝術老師進駐,會對學生有很大裨益。 黃永生屬於舊制視覺藝術科的考生,從小常被稱讚畫作漂亮,因此在中四,他選修了視覺藝術科。回望中四五那兩年時光,視藝老師甚少按書本教導,喜愛採取比較放輕鬆的學習模式,常引導同學們接觸不同類型的媒介,討論不同事物。他記得當年需完成七件作品呈交上教統局,老師並沒有為題目設限,同學們各自創作,直至遇到問題才會尋找老師協助。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21, 2017

〈剛柔〉

世上很多事情都不能單獨存在,多是相對性的,例如陰陽、男女、老幼、善惡、興衰、快慢、輕重、高矮等等,以至剛柔。只有這樣,世上才產生動感,才有生命,才有比較,才有進步。它們是相互推動、相互協調、相互催生。

視覺藝術 Aug 18, 2017

藝術與時代對話——「廿年回歸前後話」

二零一七,香港回歸二十年。民生政制都變了不少,文學藝術又經歷過甚麼轉變,將會面對怎樣的挑戰?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視和保護。

可惜有些人很不幸,天生就全盲或半盲,十分不公平。但有些盲人並不因此而氣餒,而且勇敢面對,為生存的意義而加倍努力,做一個有用的人,貢獻社會,可敬可喜!

視覺藝術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視覺藝術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那時代生活的老一輩悄然老去,往昔被刻意的壓制,轉變是那麼迅速,現在壓倒性的覆蓋著過往。從曾經享有自由的時代,轉折到極受控制的當下,令人唏噓。與其說是「借來」,彷彿現在已淪為更卑微的「撿來」。

視頻 | 視覺藝術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鄭得恩  藝術家:Erik Bünger,鄭得恩,程然,蔡芷筠,余美華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Aug 03, 2017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是「人在做,天在看」這些無力的氣話又如何能解心結。此時此刻,藝術家到底還能做些甚麼?

視覺藝術 Aug 02, 2017

我們的藝術在說甚麼—— 喘息空間香港當代藝術展

在當代社會,藝術的定義愈見模糊,可以是天價拍賣品,可以是精神無價寶,可以是裝飾品,也可以是叫人不明所以的物件。但萬變不離其宗,藝術創作往往與其身處環境關係密切,當代藝術的影像泛濫,更負上反映、回應社會的責任。那麼我們這一代人關心的議題是甚麼?香港常被人貼上不同標籤:「福地」、「前殖民地」、「豆腐潤咁細的小城」、「東方之珠」對於視這片土地為家的年輕藝術家,他們眼中的香港又是怎樣的?也許我們可在「喘息空間香港當代藝術展」找到一點端倪。

視覺藝術 Jul 28, 2017

「小朋友自由的狀態,正是許多藝術家所追求的」——訪藝術家鄭婷婷

三年前曾在台北觀摩過一堂雲門舞蹈教室的親子課,父母與孩子一同舒展肢體,大人們羞澀而尷尬的肢體動作與孩子們自然的舞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今次訪問藝術家鄭婷婷,談起她教授小朋友畫畫的經驗,她亦笑言:「其實小朋友未受到規範與限制的時候,他們能做到的那種自由的狀態,很諷刺,其實就是我現在作為一個所謂專業的藝術創作者追求的狀態,我想也是很多藝術家想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