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很多人都說馬琼珠 (Ivy Ma) 的作品,總是瀰漫一種無以名狀的詩意,是那種詩人獨有的孤寂。 這除了是一位女性藝術家不可多得的敏感與纖細,從她的裝置藝術、攝影、靜物素描,以至跨媒體繪畫作品細看,這一份詩意,極可能和她採用的物料有關:髮夾、床墊、綿花、線球、鏡…甚至光與影。這些充滿生活質感的細節,仿佛浸潤了她的情緒,或披上了她那種空靈的凝視和探索。 一向視藝術為一個「與自己對話」的過程,Ivy 笑言自己並沒有深究「詩意」從何而來:「我估計是我喜歡在事物中抽取一些元素,以詩來比喻的話,好像一些詞彙,是碎片式的。比如眼前這盆植物,我抽出了那綠色,當你如此配置,詩意便浮現了。」

從紅酒招紙拼貼出的烏托邦、由秘密組成的四個記憶盒子、削去表面展現原始質感的棄置家具……在年青藝術家鄧國騫的創作中,「收集」及「拼貼」差不多已是基本的工作:「拼貼很多時牽涉到一個收集的行為,即使是在google 找圖片又或者收集酒樽,當你收集了一定數量,便會有一定的意識形態出現。」

以墨畫上花、草、樹……但這並不是單純一幅水墨花草畫,而是一座巨型的「立體水墨」作品,它甚至是一座有機生命體,隨著時間,在黑漆漆的外表下將長出綠油油的枝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創作者馬文如此解釋道:「我想把國畫的花草從平面帶到立體,再帶入有時間性的四維時空。」

「我是一個畫家。」在攝影普及化的年代,人人都可以是攝影師。很多人喜歡充當導演,透過照片傳達自己的想法,引起受眾的共鳴。王身敦不喜歡當導演,但愛做畫家。他找好位置,架好畫架,等待人或事出現為畫布添上色彩,磨上半天是家常便飯。內地的老百姓常常成為他畫布上的主角,他說,他們才是說故事的人。

位於絲綢之路上的敦煌石窟,保存了數千年來的文化結晶。立於中原與西域的交叉點,敦煌壁畫不但體現了當時的民生狀況、藝術風格、不同文化交流互融,更是東方宗教藝術最重要的一個紀錄,見證了佛教傳入中原的歷史。亦是因為它的悠久,這些藝術瑰寶隨著時間侵蝕、遊客參觀的影響而慢慢消逝……難道真的要把它關起來嗎? 3D 立體技術,也許是一個答案。

電影攝影師,從來都是無冕英雄。看到一齣叫我們悸動不已的電影,會把感謝送給導演;遇上奇情巧思的編排,會把讚譽獻給編劇;但攝影師呢?他們創造了美麗的光影,捕捉令人感動的一瞬間,我們卻從來看不清攝影機背後的身影。曾為《花樣年華》、《藍莓之夜》、《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渺渺》等電影掌鏡的關本良,去年與台灣導演姜秀瓊合導《乘著光影旅行》,向台灣電影攝影大師李屏賓致敬之餘,也讓觀眾認識到,在五光十色的大銀幕後面,還有落力製造光影的那一位。

昔日的城寨、機場、漁棚、避風塘、木屋區、古老的戰前建築…翻開江啟明的畫冊,就是穿越一道時光隧道,重温一些已經破落甚至消失了的香港風景。

Courtesy of Galerie Les Filles du Calvaire, Paris

對於法國攝影師Gilbert Garcin(Mr. G)來說,一張張黑白菲林就像不同的奇幻舞台,舞台上演的,都是藝術家仿如夢境的幻想,而主演的正是他自己。說他的世界脫離現實嗎?又不完全是,這些作品總是圍繞著生活中的種種:時間、生命、死亡、人的關係……再透過藝術家獨有的法式幽默感展現出來,為觀者帶來奇異的想像世界。

說金培達是一個敏感又自信的人,是必然的吧。否則他如何把音符和影像配合得天衣無縫,又如何藉音樂左右了數十部電影的情感的流動?最近他把這種對感情的觸覺,投射在攝影裡,不過他笑言並不是要轉行當攝影師,只是在音樂以外,藉另一種媒介,捕捉一些同樣懾人心魄的東西。

作為一位知名雕塑家,展望所創造的,其實也近於概念藝術。他曾試過把作品《不銹鋼山石》放置在珠穆朗瑪峰頂端,也把空心的不銹鋼山石拋在大海中隨流漂浮。太湖石,這種被歷代文人視為極具觀賞價值的東西,在展望眼中,是一種微縮的景觀,內裡實蘊含了整個世界。他最近一個展覧,就以自己的藝術語言 ﹣石頭,配合雕塑、裝置和紀錄片的方式,打造了《我的宇宙》。 每個人對宇宙也有自己的看法吧,宇宙到底是怎樣開始的?是由神創造,還是經歷大爆炸?黑洞有多深、人們能否踏上時光之旅… 對展望來說,宇宙是可以從一顆石頭爆出來的。因為「沒有人真正知道宇宙的誕生,因為它早就在那裡,所謂科學權威也都是在假設。

說金培達是一個敏感又自信的人,是必然的吧。否則他如何把音符和影像配合得天衣無縫,又如何藉音樂左右了數十部電影的情感的流動?最近他把這種對感情的觸覺,投射在攝影裡,不過他笑言並不是要轉行當攝影師,只是在音樂以外,藉另一種媒介,捕捉一些同樣懾人心魄的東西。

黃簡

既是本港資深書畫家、也是書法專刊編輯作家的黃簡老師說,書法是一種藝術修養,一種中國人最廣泛從事的藝術活動。「要寫一手好書法,首先要技法熟練,令它成為藝術;當藝術熟練之後,書法會解釋我們的人生;當你深刻了解這種藝術本質時,你的人生觀便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