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作為一位知名雕塑家,展望所創造的,其實也近於概念藝術。他曾試過把作品《不銹鋼山石》放置在珠穆朗瑪峰頂端,也把空心的不銹鋼山石拋在大海中隨流漂浮。太湖石,這種被歷代文人視為極具觀賞價值的東西,在展望眼中,是一種微縮的景觀,內裡實蘊含了整個世界。他最近一個展覧,就以自己的藝術語言 ﹣石頭,配合雕塑、裝置和紀錄片的方式,打造了《我的宇宙》。 每個人對宇宙也有自己的看法吧,宇宙到底是怎樣開始的?是由神創造,還是經歷大爆炸?黑洞有多深、人們能否踏上時光之旅… 對展望來說,宇宙是可以從一顆石頭爆出來的。因為「沒有人真正知道宇宙的誕生,因為它早就在那裡,所謂科學權威也都是在假設。

說金培達是一個敏感又自信的人,是必然的吧。否則他如何把音符和影像配合得天衣無縫,又如何藉音樂左右了數十部電影的情感的流動?最近他把這種對感情的觸覺,投射在攝影裡,不過他笑言並不是要轉行當攝影師,只是在音樂以外,藉另一種媒介,捕捉一些同樣懾人心魄的東西。

黃簡

既是本港資深書畫家、也是書法專刊編輯作家的黃簡老師說,書法是一種藝術修養,一種中國人最廣泛從事的藝術活動。「要寫一手好書法,首先要技法熟練,令它成為藝術;當藝術熟練之後,書法會解釋我們的人生;當你深刻了解這種藝術本質時,你的人生觀便改變了。」

貴為港大美術博物館的總監,楊春棠笑言,沒有想過一生的事業會和藝術有關。在港大唸中國美術史,畢業一年後進入博物館工作,他說純熟機緣巧合。然而骨子裡對藝術饒富興趣的他,每遇到未為人留意,然而又非常具藝術、歷史價值的物件,他總是第一時間替博物館留下。問這位為他人作嫁衣裳的博物館主理人,自己的珍藏又是甚麼? 「…我的第一件校褸、結婚時的領帶…」 楊春棠當日在港大唸中國歷史和中國美術史,他自言也沒有細想畢業後的出路如何。「那時和我唸同一科的,還有兩個中學同學。升上二年班,和他們談起不如唸一科冷門的,將來便可以難兄難弟般做同一個行業了。」畢業後,楊開頭找工作是非常困難的,不過當一年後香港政府的博物館出招聘,他笑說:「那時我從一個失敗者變成一個成功人士。

一般人都會把廁紙卷剩下的紙筒丟掉吧,但在法國藝術家Anastassia Elias 眼中,這些紙筒都是珍貴的「原石」,透過她的一雙巧手,這些平平無奇的紙筒和卡紙變成一個個可愛精緻的「光影筒」,透過光與影的結合,細膩地刻劃出一幕幕情景,它們或是他方的明媚風景,或是日常瑣碎的一瞬。被生活催趕得頭昏腦脹的你,又可有興趣停下來細細欣賞這種平凡而美麗的詩意?

自小被喚作「巧女」的剪紙藝術家李雲俠,六歲起便跟著擅長剪紙、綉花的祖母和母親學藝。每當新年來到,除了有新衣穿、有美味糕點吃,李雲俠最開心的,就是和身邊的小朋友媲美,看誰家的窗戶花剪得最漂亮。袓母也曾和小小雲俠開玩笑,「俠娃如果你不好好學習剪紙和綉花,將來連婆家也找不到啊。」後來李雲俠長大、畢業,並到城市的大學工作,每當想家時,總會猜想家人正在忙甚麼,然後她會拿起剪刀來剪紙,抒解對他們的思念。

區大為

要談中國傳統的藝術,實在不可以不提書法。可能有人會問,為何漢字的書寫能成為藝術的一種?想來也是真的,除了中文字,還未有一國文字可作為傳承數千年的藝術瑰寶。這個得向遠古的祖先說多謝吧,多謝他們造字的時候,使中文字成了一個個結構性方塊字,當中還充滿了哲人的智慧。也因為中文字的書寫與繪畫同出一源,文字本來就是畫嘛,故歷代以來,在不同書畫藝術家的帶領下,創造發展出許多不同種類的書法風格。

「玩具沒有階級的。」跨媒體創作人兼玩具收藏家Joel Chung如是說。說的也是,無論你來自大富之家還是在屋邨長大,「玩」均是與生俱來的需要,人人一樣:「所以玩具這回事很獨特,是每個人的共同經歷。無 論你玩的是自製玩具還是甚麼,你都一定有『玩』的經歷。」不要以為Joel只愛收藏和分享,原來他對香港玩具史也素有研究,就像這次他為香港工業總會策展 的「玩具天堂 ﹣香港玩具文他與創意」展覽,便整理了約1000件清初到現代、香港製造的玩具,從「玩樂」的角度看這個城市的發展。

周俊輝

提起本土藝術家周俊輝,他的成名作《電影繪畫系列》在art scene 裡實在無人不曉。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修畢學士和碩士,其創作流露強烈港產風格的他,原來在當初未有想過讀藝術,只希望個人的生活模式能夠和文化創作扯上關係,不用當一個「返朝九晚五的打工仔」。

陳順築

談「攝影」的本質 ﹣陳順築

陳順築(1963-2014) Jan 09, 2012 視覺藝術

來到數碼世代,仿佛人人都可成為「攝影師」。不是嗎?沒有了菲林沖晒「燒銀紙」的負擔,同時數碼相機的質素愈來愈高,就連電話Apps 也有多款濾鏡給你選擇……可是攝影真的只是拍下一張美麗的照片而已?台灣攝影師陳順築,一直以其樸實而深刻的作品,震撼著觀眾的眼睛與腦袋,那他對攝影這門藝術又有甚麼獨特的想法呢?

世界不同城市正面對一個這樣的情況:急促的都市發展令市中心的人口膨脹,人們的活動和交通在這些地方也就更頻繁了。這一方面縮短了我們花在交通上的時間和距離,相對來說卻也使我們與自然的郊野環境更疏離。面對這種發展的狀態,瑞典的Kjellgren Kaminsky 建築團隊想出了一個意念新鮮有趣的設計方案:興建一幢富革命成的《A Tower of Nests》(譯:鳥巢之廈),入住的除了有人,還有雀鳥、昆蟲、松鼠等。

嚴惠蕙

「泥的手感是非常好玩的。玩泥的時候,創作的人和物料其實有一個很親密的關係,就好像和朋友相處,能產生一種化學作用。」聖經記載了上帝如何用地上的泥土創造了活生生的阿當;而惠蕙,則利用泥土,打造出一件件充滿靈性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