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楊小芳

這些美麗的水墨畫、充滿童趣的水彩畫,皆出自年僅二十二歲的畫家楊小芳筆下。自小喜歡畫畫的小芳,小時候因意外失去雙臂,卻未有因此埋藏自己的藝術天賦。她憑着堅強的意志,以及天生樂觀積極的性格,除了努力繼續學業以外,更以腳代手創作一幅幅繪畫作品,走出一條燦爛的藝術路。

當我們每天一半時間生活於網絡世界,究竟虛擬與現實的界線在哪兒?十一月來香港參展「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etoy.CORPORATION(etoy),便一直致力發掘兩者之間的可能性:無論是與大型玩具購物網eToys.com展開的域名爭奪戰TOYWAR.com、把團體歷史化作股票賣出的etoy.SHARE、為亡者建立的永恆電子資料庫Mission Eternity…… 一句「Leaving Reality Behind」,點明了這個瑞士新媒體藝術團體的玩世態度與宗旨。

靳埭強

被喻為「香港平面設計教父」的靳叔說, 他年少時從未想過當設計師的。可是,香港的設計也因為他,得以在國際上提升至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的設計,不但題材廣泛,帶有自身文化色彩,更注入了水墨、民俗文化和中國哲學等元素,使其作品流露了一種少見的淡雅氣質與意境。 別人問他的創意從何而來,他笑言自己只是比較「多心」,對所有事情也興致勃勃,還很喜歡在哲學世界裡「胡思亂想」;再加上自小在以書畫篆刻為樂的爺爺、當裁縫的爸爸和熱愛繪畫的伯父的耳濡目染下,使其體內的藝術基因,後來誘發成種種設計上的巧思。

吳冠中 / 香港藝術館

縱使不同範疇,藝術之間的相互啟發性可以是很大的。看中國現代繪畫大師吳冠中 (1919 - 2010) 的畫,你又能否感受畫面中點點的文學、詩意、甚至是音樂?

 

柔和繽紛的顏色、夢幻似的圖畫,記載的卻不是單純甜美的故事,而是發人深省的領悟。內地年輕繪本作家寂地,除了擁有一雙畫出美麗畫面的巧手,作品的內容亦富深度和詩意,勾起你我的共鳴。她就像一個詩人,只是用的不是文字,而是畫筆。

麥家碧

「哎呀,我差少少就攞到A 喇!」看着把Umbrella 串錯做Umbanana 的小豬麥兜,拿了個H 卻以為是A,覺得好笑之餘,心中都有點戚戚然;看着小豬麥嘜想飛上天空,最終卻得了面跑步金牌,心裏浮過的感動,其實也不止一絲。自最初的小豬出城記,到近年上武當山學藝,兩隻粉紅小豬與一眾小朋友多年來伴隨着我們成長,而他們的「媽媽」﹣麥家碧,也樂此不彼地繼續畫畫畫,誓要把這份小小的感動延續下去。

鄭路

身上長出鋼翅膀的水墨蜻蜓、以「囍」字雕出的紅色炸彈、以鋼鐵構造的山水風景……中國藝術家鄭路,用上富現代感的不鏽鋼來製作雕塑,卻偏偏展現出一種輕逸瀟灑的傳統之美。有人認為他的作品不落俗套,也有人認為他的作品「老氣」,這也許跟他有點迂迴的經歷有關:出生於文學世家,自小學習書法、繪畫,長大後研讀西方雕塑,組過龐克樂隊……最後卻選擇回歸中國藝術的脈絡,並從中創造出一項一項既富新意又有傳統詩意的雕塑作品。

 

戴尚誠

在雕塑世界裡,以手為題材的作品有不少,筆者馬上想到的,就有羅丹和畢加索的作品。原來在香港,我們也有一個擅長雕手的藝術家,他就是戴尚誠。 既是建築師,也是本港屈指可數的雕塑家,戴期望透過這些立體藝術品,可讓人與人之間多些深入的溝通,在冷漠的都市生活裡有多一點真感情。或許這也是他喜歡木雕「手」作——期望以手連心的原因?

對雕塑一見鍾情 戴尚誠說,自己學雕塑的過程很幸運,那時是94 年,一開始已可以跟雕塑大師唐景森學藝。「我在那個工作坊第一次做雕塑,已經有一見鍾情的感覺。」他覺得雕塑的吸引力,在於360 度也可看,沒遮沒掩;它不用說話,其存在已可傳遞某種訊息。

王秋童

香港水墨畫家王秋童說:「都市水墨一直好少人寫。」他於是在1987 年開始畫這類水墨「新品種」,也打開了公眾欣賞水墨的新視點。這位都市水墨的拓荒者,其筆下繁忙喧囂的香港都市,竟瀰漫了一點點詩意,難怪其作品曾被中國美術學院老師蕭峰形容為以傳統筆墨寫出現代精神。

王無邪

看王無邪的水墨畫,你很難將它們歸邊為「國畫」或者「西洋畫」。一方面,它們富有濃厚的中國味道,用上皴法等國畫技法、着重水墨的濃淡;另一方面,他於光線和幾何線條的運用,又帶有西方藝術的特色。這種多元特質,也許與他的背景有關:曾經寫詩、出版文學雜誌,又跟隨新水墨大師呂壽琨習畫,後來再到美國學習西洋畫及設計。「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想學多一點。」這位現代水墨大師把自己形容為半杯水 ﹣沒有注滿,才能夠盛載更多。

歐陽乃霑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 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

踏入十月,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紀念活動進行得如火如荼,舞台劇、音樂會、展覽、電影,層出不窮。但你又有沒有想過,當時人們的生活狀況究竟如何?而革命前後對他們又起了甚麼變化?曾獲得普立茲新聞攝影獎的著名攝影師劉香成,用上一年時間去世界各地採訪、搜集,找到萬餘張記錄1911 年前後數十年的歷史照片,重新整理、修復,更從中挑選照片作展覽以及出版影集,不過希望為這段對中國人舉足輕重的歷史,添上完整的一筆。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 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 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