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王秋童

香港水墨畫家王秋童說:「都市水墨一直好少人寫。」他於是在1987 年開始畫這類水墨「新品種」,也打開了公眾欣賞水墨的新視點。這位都市水墨的拓荒者,其筆下繁忙喧囂的香港都市,竟瀰漫了一點點詩意,難怪其作品曾被中國美術學院老師蕭峰形容為以傳統筆墨寫出現代精神。

王無邪

看王無邪的水墨畫,你很難將它們歸邊為「國畫」或者「西洋畫」。一方面,它們富有濃厚的中國味道,用上皴法等國畫技法、着重水墨的濃淡;另一方面,他於光線和幾何線條的運用,又帶有西方藝術的特色。這種多元特質,也許與他的背景有關:曾經寫詩、出版文學雜誌,又跟隨新水墨大師呂壽琨習畫,後來再到美國學習西洋畫及設計。「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想學多一點。」這位現代水墨大師把自己形容為半杯水 ﹣沒有注滿,才能夠盛載更多。

歐陽乃霑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 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

踏入十月,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紀念活動進行得如火如荼,舞台劇、音樂會、展覽、電影,層出不窮。但你又有沒有想過,當時人們的生活狀況究竟如何?而革命前後對他們又起了甚麼變化?曾獲得普立茲新聞攝影獎的著名攝影師劉香成,用上一年時間去世界各地採訪、搜集,找到萬餘張記錄1911 年前後數十年的歷史照片,重新整理、修復,更從中挑選照片作展覽以及出版影集,不過希望為這段對中國人舉足輕重的歷史,添上完整的一筆。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 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 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

看王無邪的水墨畫,你很難將它們歸邊為「國畫」或者「西洋畫」。一方面,它們富有濃厚的中國味道,用 上皴法等國畫技法、着重水墨的濃淡;另一方面,他於光線和幾何線條的運用,又帶有西方藝術的特色。這種多元特質,也許與他的背景有關:曾經寫詩、出版文學 雜誌,又跟隨新水墨大師呂壽琨習畫,後來再到美國學習西洋畫及設計。「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想學多一點。」這位現代水墨大師把自己形容為半杯水 ﹣沒有注滿,才能夠盛載更多。

 

趙寰的畫,一方面像兒童繪本般細緻柔和,另一方面卻有一種富現代氣息的尖銳感,仿佛一個不小心,美好的表象便會劃開,把你拉進黑暗當中。她愛在畫中添上細細的血絲,有時候在皮膚上,有時候在身體以外,一絲一絲織出複雜的紋路,標誌着生命力之餘,又為賜予畫面一種複雜性,在童話與成人世界之間拉鋸不定。

與人稱「阿鬼」的先鋒藝術家黃仁逵談創作,絕對是一次開闊視野的難忘經歷。首先被這位鬼才的多面創作身份所懾服﹣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藍調音樂家、金像電影美指…還寫得一手好文章(藉《籠民》獲金像編劇、《放風》獲中文文學雙年獎)。與黃仁逵談藝術,一如他的文藝創作般,在處處機巧裡總予人「峰迴路轉」的感受,其藝術理論更予人一種「開腦」的作用。不過最出奇不意的,還是他那一句:「我不是一個藝術家;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黃仁逵、Sin Sin Fine Art

與人稱「阿鬼」的先鋒藝術家黃仁逵談創作,絕對是一次開闊視野的難忘經歷。首先被這位鬼才的多面創作身份所懾服﹣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藍調音樂家、金像電影美指…還寫得一手好文章(藉《籠民》獲金像編劇、《放風》獲中文文學雙年獎)。與黃仁逵談藝術,一如他的文藝創作般,在處處機巧裡總予人「峰迴路轉」的感受,其藝術理論更予人一種「開腦」的作用。不過最出奇不意的,還是他那一句:「我不是一個藝術家;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馮永基

馮永基的建築師身份人所共知:他從事建築署廿多年,主理過的公共建築項目有很多,當中包括大會堂低座及紀念公園、獲獎的香港濕地公園等。他坦言建築是他的終身事業,不然不會在退休之後,仍願意義務出任西九管理局董事、康文署的藝術館顧問,還在中大建築系的通識課程執起教鞭來。 不過,除了建築,他原來還有另一份愛戀,迫使他在2008 年的情人節提早退休,投入另一個懷抱,她,就是現代的水墨藝術。

林東鵬

林東鵬說,他最初接觸藝術是從西方的梵高和畢加索開始。到中大選修這一科,他卻無意間遇見了中國畫,走入其中,始發覺內裡竟是一個七彩斑斕、閃閃生光的寶藏。 觀看這位香港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你會很容易被他的畫吸引:不單在創作上他採用的新鮮媒材,也不純是其深具創意與趣味性的「立體」山水畫、動物畫;而是當你細看他的作品,你會不自禁地想走出繁囂營役的現實,尋回一份久違了的寧靜,還有純真。

來自台灣的新媒體藝術家郭奕臣,一直以富詩意的風格,透過錄像、裝置等媒介,去探討不同的題目。有內在的感受,也有社會性的議題。他認為藝術與兩者並不能分開,因為: 「人無法獨立於社會存在, 藝術也不行。」

未認識梵高的畫前,只知道好幾年前他的一幅向日葵以天價拍賣出。單從報章和電視的影像看,這幅向日葵確是色彩燦爛,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