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朱銘美術館提供

朱銘說藝術即修行:「藝術不是學習,你要是想種活藝術的種子,你要修行。這跟向哪位大師學習或看什麼書完全無關。修行是要從每天的日常生活做起。這個沒有人能夠幫忙,一定要自己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去實踐。」

洪浩:一件關於畫畫的趣事 我記得大約三十年前,那時為報考美術學校,在北京學美術的初中的孩子都經常到北京火車站畫速寫,不過這行為在當時會被執勤的巡警禁止,理由是防礙治安和醜化工農兵(因為畫中人大都在睡覺)。因此我們每次去畫時都像游擊隊一樣與警察玩捉迷藏。一天晚上,一個女孩在畫畫時與警察發生了口角,最後畫夾被收繳。

楊泳梁

一幅幅優美的水墨畫,畫着好山好水好詩意,但當你走近的時候,卻發現所謂「山水」原來由無數高樓大厦組成,大自然瞬間轉化為石屎森林……這就是上海藝術家楊泳梁的攝影作品。

看視覺藝術家黃國才的作品,會驚訝他的東西怎麼如此搞鬼,更識行識走,走到不同地方:他試過把紙皮做的“摩天大廈”穿上身,到世界各地尋找烏托邦。在香港海面建造了一間隨水漂流的船屋,可欣賞360度維港美景。他塑造可移動的家,周日一家大小帶埋間屋到公園草地品嚐high tea。

 

 

黄薇,自由插畫家,生於廣州,喜歡畫熊貓,還有女性的身體。出道三年,以細膩的筆觸與大膽的「情色風格」遊走各大雜誌刊物。去年十一月,她於廣州唐寧藝廊舉辦了首個個人油畫展《白日夢》,透過中國畫流暢的線條,加上浮世繪的風格與色彩,去描繪女性的慾望和感受。大膽畫風背後,原來藏着一個活潑感性的女生。

如果你自詡時裝達人,或者對打扮素有心得,卻不知13 點是誰,建議你快點到街上買本《13 點》漫畫看,認識一下這個紙上時裝潮流始祖。這個在六、七十年代俘虜了萬千少男少女的本土漫畫人物,心地善良又淘氣,最重要是她著的靚衫成了當時的潮流指標。《13 點》作者李惠珍到今天巳做外婆,不過她的活潑和精力卻不遜於年青人,訪問前兩天才剛從法國安古林姆國際漫畫節參展歸來。

站在鏡子前,鏡中會反映甚麼?按常理該是自己的臉吧。雷內. 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 的《禁止複製》(La reproduction interdite,1937) 卻不是如此:一個男人站在鏡前,鏡子沒有反映他的臉,而是他的背影。不過,在畫面的右下角,它卻忠實地反射出鏡枱和書本的倒影,告訴觀眾這是一面鏡子,而不是一扇窗或一幅圖畫。

我們認識數碼相機、數碼相架、數碼電視,但甚麼是數碼藝術?原來數碼藝術已悄悄融入我們生活當中。可能你已經用過ipad 的繪圖軟件來作畫,又或者於迪士尼中玩過互動遊戲。其實它們也是從數碼藝術中發展出來的應用模式,但是「數碼藝術」的定義是甚麼?

也許,香港人很久沒有領略燈光的美了。掛滿街頭的霓虹招牌,一年數次的煙花匯演,加上晚晚如是的幻彩詠香江,已經令我們開始有審美疲勞,更談不上「驚喜」二字。這次,竟有一眾藝術家偏向虎山行,在九龍寨城公園構建起一個屬於聲音與光線的夢幻國度。 

被別人冠以「海外華人攝影家」的劉博智,這幾十年來一直以驚人的毅力和靭性拍攝他的代表作:遊歷五大洲,把世界不同角落的華人腳踪以攝影記錄下來。作品題材由他們的家園、房間、日常物件、姿態、眼神也有。看他的作品,你會覺得每一幅照片背後各自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他的攝影,充滿著對這個民族的關懷;對於文革的苦難,他有一份不能不說的使命。

香港是怎樣的城市?是國際大都會、購物天堂、還是煩囂都市?這次羅馬尼亞藝術家Dan Perjovschi於上環Para/site藝術空間舉行個人展覧,把他對香港的觀察畫成壁畫呈現出來。或許透過他作品,我們能夠看到香港的另一面。

當兩岸四地的新生代樂此不疲地創作不同的潮語時,國內藝術家徐坦也花了六年時間,建立了一個龐大的“關鍵詞”體系,以藝術角度探測語詞在不同社會文化會被演繹成甚麼樣子。 這個曾於2009年第五十三屆威尼斯雙年展出的“語詞遊戲”,今年巳是它的收關作。走進oct展廳,你會看到場內精心設計了一些裹著透明pvc布的金屬支架,這是挪用了09年底徐坦在青島進行“關鍵詞學校”項目時的現場結構,電腦設置也播放著當日的錄音內容和視頻,還有不同的談論內容,務求產生一個讓人們可盡情發抒己見的環境。 這一場被形容為“遊戲”的展覽,製作起來可是非常嚴謹:通過採集中國不同城市的活躍族群,他們的音像訪談、調查,分析和整理出“關鍵詞組”,然後在“關鍵詞學校”中和不同的人進行討論、交流形成新的意識關係,再用來測試在這些意識狀態下,進行藝術研究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