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經過半年時間籌備,第二屆草民音樂營將於 2015 年 1月 2 至 4 日,在飛鵝山基維爾營地舉行。今屆活動內容更具規模,在多個文化團體的支持下,三日兩夜的活動除有20 多個音樂單位的表演外,還有露天電影放映會、郊外導賞團、工作坊、文化對談、「交換草場」等等。草原地圖向來旨於鼓勵市民分享自由活動的草地資料。同時,亦不定期舉行一系列草地活動,希望市民主動運用身處的草地,實踐簡單、充實、自主的生活。

有說盧米爾兄弟(Lumiere Borther)在放映火車進站的片段時,找來樂師在場內伴奏,有學者認為當時的音樂伴奏只為了掩蓋放映機運轉時所產生的噪音,填補放映時所發生的種種失誤、換菲林的時間等。但這種偏向功能性的論述,顯然未能解釋電影和音樂之間的演化,及其中所產生的化學作用。雖然我們已經習慣了電影要有配樂,甚至會喜歡電影的原聲,對一些經典電影音樂琅琅上口;但對於電影音樂的可能性,我們是否仍是停留在這種功能式的想像和誤解?

ifva 一直以來推動獨立創作,今年 ifva 迎來雙十年華,以獨立精神為主題,回顧展望及重新檢視 ifva 的核心精神,同時鼓勵各創作人勿忘創作初衷。由 10 月開始,一連 3 個月,由香港藝術中心前電影及錄像部總監兼 ifva創辦人蔡甘銓策劃,各文化藝術活躍者將齊集藝術中心分享、引發討論和思考,並重新出發。

忘不了的歷史

Nov 28, 2014 電影

聖誕節是個普世歡騰的節日,但慶祝之餘,有些東西亦不應該忘記……特別是悲痛的歷史。二戰時,納粹浪潮席捲整片歐洲大陸,甚至連當時被德軍佔領的法國也不例外。改篇自同名小說的《隔世心鎖》(Sarah’s Key),說的便是法國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過去。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JCCAC) 由11月29日起, 展開為期一個月的 「JCCAC 藝術節 2014」。期間除有十多個展覽外、每個星期六、日均有不同藝術活動、表演、講座、導賞等等。其中重點節目為「JCCAC 手作市集」、兩次的 「JCCAC x MOViE MOViE 露天電影會」、由謝至德 (Ducky) 與樂施會合辦之展覽「看懂、看不懂」及「工作室導賞」等等。而於明天及後天的JCCAC 手作市集的L2平台詢問處有一處『藝術節吸引位』,只要向工作人員講一個 JCCAC 藝術節2014最「吸引」你的節目,就可以得到JCCAC 2015年曆卡一張,印有不同設計的小圖案。

下年三月,平地映社將舉辦(首屆)平地學生電影節,現處於徵件階段。映社昐以電影節為平台,促成在學與已畢業的影像創作者交流、認識,並透過放映和延伸討論,讓「學生作品」進入公眾視野,展示商業電影及廣告本位的微電影以外,影像作為創作媒介的多元想像。有興趣參加的朋友可於 12 月 31 日 前遞交有關作品。入選名單將於 2015 年 1 月下旬公佈,入選者將獲個別通知。

 

 

 

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 ( HKAAA )將於 2015 年 1 月 31 日(星期六)於上環文娛中心舉辦第二次大型藝術工作招聘日,以連繫業內人才和空缺。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致力發展本地與周邊地區的藝術行政人員網絡,促進本地藝文發展。有見多個藝術機構現正招聘不同崗位的人才,將舉辦一大型藝術工作招聘日,以連繫業內人才和空缺。

 

電影文化中心(香港)於 2014 始 舉辦「電影人物沙龍」和「電影製作座談」系列,邀請業界不同崗位的焦點人物對談,回應及促進今日電影製作,帶動獨立創作氛圍。2014 年 11 月起,電影文化中心將會一年內舉辦 20 多場主題形式不一的沙龍聚會,營造電影人聚腳交流的空間。藉著人與人的踫面互動,激起電影創作的新花火。

今年的「鮮浪潮 2014 — 國際短片展」,一如既往帶來多齣本地及海外短片作品,於 12 月 5 日開始舉行。台灣導演易智言將於短片展期間來訪,成為今年的特別嘉賓。而為了進一步推廣本地電影,今年票價將減至 $45。而下屆的「鮮浪潮 2015」亦正接受報名,截止日期為 2015 年 1 月 5 日。

由香港無線科技商會主辦的「香港流動影片節」的重點活動「流動影片製作比賽」現已開始接受報名。是次比賽獎品總值港幣$25,000,得獎者將於2015年2月上旬出席頒獎典禮,大會更會選出10個優秀作品參加「第五屆香港國際流動影片大獎」,更有機會獲安排在大會的內地、澳洲、韓國、法國電影節夥伴的活動及網站中展示。

1965 年9 月30 日,印尼發生大型政變,當時反共的軍官借機要摧毀印尼共產黨,發動了一連串大清洗行動,眾劊子手手起刀落,牽連無數。這群屠夫在當地成為權力階級,也因為掌權者當政而從未被追究,倖存者和死者家人也只能默不作聲,沒有真相,沒有審判,更沒有對死者的悼念。透過電影鏡頭,我們真的能了解這件事的起因?眼前的受訪者又是一位殺人如麻,總喜愛將行兇過程掛在嘴邊的劊子手,更樂意將殺人過程重演拍成電影,我們又能否客觀地去面對這樣的人物?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獨裁者無孔不入,思想警察全方位監視人民的生活,人民連自由戀愛的權利也沒有。如果《1984》中描述的世界真實存在,實在令人不寒而慄。音樂創作人許敖山以《1984》為材,製作成電影歌劇,當中有 11 首歌夾雜在交錯的時空中,以另類歌劇譜出時代的樂章。劇場離不開跟生活的互動,這部作品的上演期碰著香港最為不安的一段日子,大家經歷過這兩星期的抗爭,必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每次看波蘭斯基的電影,總想到一種心理病。不論是他的首作《水中刀》裡,一對中產夫婦與年輕人,在海闊天空前的小船上上映一場困獸鬥;還是在巴黎拍攝,自導自演的《怪房客》,一位新居入伙的內向青年被鄰居迫瘋至自殺;或是近年新作《躁爸爸狂媽媽》和《玩謝大導演》的人物般,面對他者有形、無形的壓迫,波蘭斯基好像總要讓進場的觀眾,也一起患上兩個小時的幽閉恐懼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