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第 19 屆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ifva)得獎名單已於日前公佈,公開組、青少年組、動畫組、互動媒體組及亞洲新力量組都已頒發金、銀及特別表揚獎項(見文末列表)。不過,今屆的活動並未結束,除了兩場今屆得獎作品及過往 ifva 得獎作品選映,New Playable Art 媒體藝術展與互動媒體組的入圍作品展,還會延續至3月30日,即使是未得獎的互動媒體作品,水準亦相當之高,值得大家去遊玩一番。

 

「你選擇了我,所以我很高興。」香港作家西西在〈方格子襯衫〉中這樣寫過。對於一位作家而言,作品被讀者選擇,應當是喜悅的。而今次,她的作品甚至被選為紀錄片的主角!由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的江瓊珠策劃和導演、《素葉文學》許迪鏘監製的紀錄片《我們總是讀西西》裡,詩人廖偉棠、導演邱禮濤、文化評論者鄧小樺、梁寶山等 11 位讀者,朗讀起大家或熟悉或陌生的西西作品篇章︰從早期的《畫/話本》,到知名的《我城》、《哀悼乳房》、《西西詩集》,以至晚期的《縫熊志》等。

江說道︰「這條片,從頭至尾,都是西西。」片中,觀眾未必可清楚摸索到她的面貌,卻可從那些抑揚頓挫的朗讀聲、讀者對西西的描述裡,找到她在香港文學史中隱約留下的身影,細味她以文字編織起來的生命旅程。而「進一步」獲得香港中文大學書寫力量、中文系以及逸夫書院的支持...

除了金像獎,每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選擇,均是觀眾了解香港電影的重要指標。此獎項以影評人的角度,選出該年優秀香港電影以作表揚。今年他們選出王家衛《一代宗師》作為2013最佳電影,以其他六部推介電影就包括林超賢《激戰》、邱禮濤《葉問:終極一戰》、黃修平《狂舞派》、麥浚龍《殭屍》,杜琪峯和韋家輝《盲探》與《毒戰》。各部影片風格迥異,你又會不會重溫這一系列電影?

「二十年後才有人願意談論你的電影和戲中的埋伏,會不會覺得很寂寞?」雖然這個問題已經有人問過黃明川,然而我仍禁不住那好奇心…

各位影迷,明天萬勿睡過頭!由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有限公司主辦的「第38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將於3月1日早上10時開始網上售票。今屆電影節於3月24日至4月7日舉行,開幕電影為彭浩翔執導的《香港仔》和陳果執導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而值得留意的,尚有「奇才姜文」環節,及《伊朗式分居》導演阿斯加法哈迪的「六個道德故事」、反映捷克20世紀歷史的「捷克七十年自由路」。另外今年並沒有「焦點影人」系列,而新增廉政公署劇集回顧。

有人以超速小巴描繪香港人生活百態,有人寫實地探究舊區重建的狀況,亦有人幻想香港街頭化為與喪屍對決的戰場,最終要使出中國古代聞名武器……這些都是「第7屆香港流動影片製作比賽」的金獎傑作。數分鐘的短片,網民看得過癮,背後的努力卻殊不輕易,創作人的路更是困難重重。

今天是國際母語日,香港人多會想到要去捍衛廣東話。不過對於聽障人士來說,手語就是他們的母語。我們一方面會感到粵語的地位正受威脅,可是聾人的語言,就從來都被邊緣化。今日至週日的第4屆香港國際聾人電影節,便要打破主流社會對聾人的誤解,讓我們重新認識,他們的語言、他們眼中的世界。

"You are what you watch."  電視對觀眾影響甚深,甚至影響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電視劇集總有似是而非的訊息:空姐必然配機師、同志形象負面、吵架總要把心中所有話坦誠傾吐……縱荒誕,但我們的價值觀多少也被潛移默化。台灣錄像藝術家蘇匯宇,從小到大都是電視迷;透過日夜觀賞循環往復的節目,他意識到電視的魔力——四方盒裡爆發著、充斥著無限幻想、荒謬、暴力;但同時你無法否認,你的視線無法從上面移開。

第19屆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ifva(incubator for film and visual media in asia)將於下月13至23日全面展開。上年ifva徵集作品時,口號是「拉你落水」,現在入圍名單已出,便成了「擺你上台」,讓一眾電影新鮮人的大膽創作曝光。今屆又特別以「講故仔」為題,精選歷屆得獎作品。而最令影迷精神為之一振的,特別有彭浩翔、崔允信、許誠毅、麥婉欣等人早年參賽ifva的得意之作。

有中國獨立紀錄片之父之稱的吳文光,早前他將在內地舉辦的「民間記憶計劃」帶到來香港。他如何開始「民間記憶計劃」?他又如何理解紀錄片這回事?

第 38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將於今年 3 月 24 至 4 月 7 日舉行,主題為「世界匯聚香港」。今日協會公佈以何博欣的「爆谷山」作為今屆主題設計,預示來月電影節的視覺盛宴。

本地藝術家何博欣以斑駁色彩繪出電影世界的千變萬化,她用爆谷山來比喻香港,而各人可在山上盡情享受美好時光:在磨菇下看書、在珊瑚礁上彈奏情歌、與機械人看風景……影迷將於未來兩個月更密集地見到這個爆谷山,因為其設計將會廣泛應用於節目及訂票手冊、官方網頁、手機應用程式等介面上。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藝術總監李焯桃表示:「今年決定邀請 90 後的何博欣操刀,除因她是電影發燒友外,更因她的設計新鮮大膽,我們相信她能突破既有框架,為觀眾帶來新衝擊。」

都說吳文光是「中國紀錄片之父」,想認識中國的紀錄片,跳不過他和他的《流浪北京》。而眼前的他,短寸頭、黑圓框眼鏡,正親切地與兩個小記者講述著關於「民間記憶計劃」(下稱「計劃」)的種種。他說,以前的他不會這樣說話,有時採訪完了,達到目的就結束了,但現在的他對年輕人充滿了感情,而計劃也是這種轉變的一個契機。「它真正讓我離開在藝術角落裡去搜索、尋找和表達,而是走在另外一條道路上,很陌生,但看到前面很多寬闊的東西,跟一群年輕人在一起。」

 

你從電影中看到的台灣是怎麼樣的呢?是悲情的九份、古舊的平溪鐵軌、壓抑的牯嶺街眷村?還是熱鬧的艋舺廟口、閒適的恆春小鎮或美麗的東海岸?許多人對台灣電影的了解大都來自台灣新電影時期侯孝賢、楊德昌的影片,90年代開始接棒的蔡明亮、李安,以至《海角七號》帶動台灣國片復甦的一系列電影。無奈的是,每個時代的浪潮中總有些遺珠,但這些遺珠卻也在浪沙淘盡后更熠熠生輝,黃明川無疑就是其中之一。

1988年從紐約返台的黃明川,在十年間先後拍攝了3部電影,呈現台灣在解嚴前後最混亂時期的不同面向,分別是《西部來的人》(1989)、《寶島大夢》(1994)和《破輪胎》(1999)。而詩人張德本更認為這3部電影「企圖締造台灣電影之原型」,以《神話三部曲》命名之。今年的香港獨立電影節便回顧了這個「神話三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