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踏入第8年,鮮浪潮如何為本土電影培育新血?

日期:7-15.12.2013 詳情:freshwave.hk

2012年中國的電影市場,大家都在討論《泰囧》、《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一九四二》,卻鮮有人知道有一部電影——《萬箭穿心》,默默上映,口碑極好,卻與其他國產小片一樣,難逃票房炮灰的命運。

導演王競以《萬箭穿心》談中國光鮮亮麗以外的另一面,他與女主角顏丙燕又怎樣看中國電影的發展?

日期:即日-15.12.2013 地點:香港電影資料館/影藝戲院/香港科學館

紀錄片是否就等於「鏗鏘集」?一眾年輕紀錄片工作者說,這其實是關於生活。

香港於1993年廢除死刑,至今剛好20年,但自1966年起香港已再沒有執行死刑,故對大部分人來說,死刑是很遙遠的事。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特地舉辦「人權紀錄片展2013」,找來姚仲匡拍攝《香港廢死之路》紀錄片,他發現其實死刑離我們不遠,直言:「不要因為那是其他地方的事就漠不關心。」

中國商販夏俊峰,因刺死兩名城管人員而被判死刑,即使數年來多番上訴,法院在拒絕採納6名目擊者的證詞下維持原判,並於9月25日執行死刑,其妻於同日清晨才被通知見夏最後一面。這宗案件轟動國內外,但亦不過是冰山一角。今屆的「人權紀錄片展」,正好讓我們反思,在死刑與性暴力等事上,我們有多堅持維護他人應有的人權﹖

「夢想很『恐怖』...... 真的,因為夢想會讓你有目標。朝這個目標,中間會發生很多的故事。」張榮吉笑著說,他導演的《逆光飛翔》感動了很多觀眾,也喚醒了很多人的夢想。在他看來,夢想不只是一個夢,亦必伴隨著艱辛的過程。當觀眾看著主角們在戲中追夢,也許此戲亦是這位年輕導演邁向電影夢的一大步——憑著《逆光飛翔》他獲得去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殊榮。成果亮眼當然很好,但過程才是最重要,戲裏、戲外都是一樣。

1953 年,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上映,自此多年來均獲中外影評選為「史上最偉大電影」之一;60 年後的今天,同樣擅於刻劃日本人心靈的導演山田洋次,再次把這平凡又觸動人心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向一代電影大師致敬。

看完內地動畫家劉健的作品《刺痛我》,總覺得心頭隱隱作痛。這大概是不適合一家大小看的動畫:絕望、頹廢、以怨報德、黑吃黑求生存……赤裸裸地呈現被金錢扭曲了的人性與價值觀。故事中,農村出生的大學生小張,丟了工作,在超市被當作小偷打了一身,好心幫人卻被拉進公安所審問,吃的苦頭夠多了,卻不見得苦盡甘來。在這個城市,有錢有權才有資格談公平,但當你富起來之時,恐怕靈魂已被污黑侵蝕透了。

裕翔是個常常掛著靦腆微笑的男孩,眼睛看不見令他生活裏遇上很多不便,但溫暖家庭和鋼琴總能讓他臉上散發幸福的光彩;小潔的表情總像生著氣,每天營營役役地打工、在揮霍的母親和朝三暮四的男友間打轉,唯獨跳舞能讓她有心動的感覺。

第一次知道《低俗喜劇》是我老婆告訴我的,再次聽到就是因為藝發局的藝評獎。

我們對麥兜永遠有一種溫柔的感情,看著這隻鈍鈍地、傻更更的小豬,好像總會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老師說麥兜聲底厚,他便天天唱歌,愛上自己的聲音。於是,在學過搶包山、練過功夫後,今次這隻小豬嘜,終於與一眾小朋友在《麥兜.噹噹伴我心》組成合唱團,還與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友們載歌載舞,大唱《熱情的沙漠》!

有些人,總與身邊的人格格不入。吱吱喳喳女生中的沉靜份子,時髦少年中的書獃子,只要你「埋唔到堆」,童年、青春不一定是快樂時光。隨著年月過去,世界闊了,遇到的人不同了,發現原來不一定要跟大家一樣,原來「與別不同」不一定是壞事……即使,你的特點可能是一雙「陰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