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他不在乎人物心理的前因後果,轉眼間就殺你一個措手不及——上一秒,有婦之夫才遇上了年輕陌生女子,下一刻兩人就已經在床上翻雲覆雨。而他的斷裂與省略式敘事方法,還不只在故事情節裡,一開場,男人無事可做只站在街頭等待,或是女人淚流滿面凝望遠方,都只在營造一種沉寂的氣氛,讓情感能於瞬間爆發,似是無以名狀的消解。每一個人物總好像無意識地進入了電影的空間,而每一句對白,還有行為也揭露出同一種狀態:一種永恆地,渴求與他人在心靈與肉體上親近的慾望…… 

人在林中,竹枝茂密得不見天空,一絲絲陽光穿過了濃霧,鳥兒沒有鳴唱,正因兩名殺氣騰騰的東廠錦衣衛正快馬加鞭,穿過一片竹林地趕往聯繫頭目。馬匹踏過的路上沾滿濕潤的泥塊,說時遲,一支冷箭穿過馬匹間,正插入竹枝,弓箭還有些餘震,二人雖及時避開,誰知已落入局中,為阻二人追殺忠良,對方正準備來一場生死鬥……

看著大銀幕上的高手過招,雙方佈局拆局鬥過你死我活,每次看胡金銓的作品總覺過癮。他從六十年代起的一系列古裝電影,打破其類型的規限,革新了武俠/動作電影的面貌,更影響了他下一代的電影人如徐克、杜琪峯等。以下幾組關鍵詞,或未能詳述胡金銓複雜的電影元素,期望也能觸及他電影的某些特質。

還記得Amy Winehouse嗎?2007年這個頂著高聳入雲的髮髻、畫著粗黑眼線的女生,憑Back to Black一碟紅遍全球,除了在家鄉英國揚威,次年更橫掃格林美最佳新歌手、最佳流行演唱專輯等五個獎項,其中Rehab一曲更連奪年度歌曲、年度製作及最佳流行女歌手演出,華麗地宣佈一顆超新星降生。就算你少接觸歐美音樂,但一定聽過她以獨特磁性嗓音唱著 “They tried to make me go to rehab, I said: no, no, no”。可惜在其年輕、funky又滄桑的音樂外,她「毒后」之名更吸引大眾目光。在23歲名成利就之際,Amy Winehouse長期酗酒吸毒,常常被傳媒拍到她濫藥後神智不清的模樣。後來人們也對她各種光怪陸離的花邊新聞見怪不怪:老公傷人入獄、醉酒演出失場、上台後拒絕演唱⋯⋯2011年7月,Amy被發現猝死家中,那時她才27歲。

「他捨棄了因果關係清楚的順序敘事,運用省略法造成更濃密及詩化的語言/意象,戲劇性仰賴畫面的空間及深度而非聳動的對白及動作,刻意讓長鏡頭的時間自然展現『真實』的意義,此外,含蓄及寫實的表演方法,混雜偷拍記錄及戲劇營造的形式,以及具表現及實驗性的音畫配合,在在使他的影片不同於通俗劇的說故事老套,進入全新的電影節奏和新的感性中。」— 區桂芝《台灣新電影精選》

踏入下半年,一連串電影節接踵以來,除了剛過去「意大利電影週」,以及在進行中的「InDPanda國際電影節」和,「世界電影經典回顧2015 - 道德焦慮‧波蘭電影」,十月中之十一月份將會舉行「2015德國電影節」,以及「香港亞洲電影節2015」,同樣有多套中外電影讓影迷選擇。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及議員陳家洛昨晚( 9 月 16 日)於其 Facebook 發出一公開信,稱將取消於 10 月 3 日擔任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下稱康文署)旗下的電影節目辦事處舉辦的「世界電影經典回顧 2015 —— 波蘭電影.道德焦慮」大師班講者的安排。

其認為署方向觀眾收費才能入場聽講的政策,有違其要求公共知識自由交流和分享的一些原則,如免費原則。雙方曾就此展開討論,惟陳無法改變署方收費政策,因此決定不出席。

「Sync(同步),若用作形容自己做音樂的過程和信念,其實相當貼切。」電子音樂創作人蔡世豪說。首先將小提琴、鑼鼓、人聲等種種聲音,化成一個個素材匯入電腦,再調整高低、拚湊剪裁;直至一切本不相和的聲音,慢慢通過一種奇妙的排列方式,變得悅耳動聽——這就是電子音樂的 Sync:以一種適合的方式,將不同的素材、音軌、樂器排列,使它們的聲音或旋律在一系統下變得合拍,節奏互相配合。

「你取的片段只是一個符號……生活上一個片段的符號,基本上這個符號你還是要賦予他……整個輻射出去的東西。有時候一個片段你其實說了是這個事,但是進行的是這個事,其實輻射的是另外的,你知道,我喜歡玩這種,所以人家說我片子都不拍現在進行式,都是拍事前或事後。」—— 林文淇訪問侯孝賢, 2001年

「問題是,這個片段必須很豐厚,很飽滿傳神,像浸油的繩子,雖然只取一段,但還是要整條繩子都浸透了進去。」—— 朱天文對談侯孝賢 ,2006 年

由電影文化中心舉辦的「電影文化沙龍」,已來到第 4 回。今次的沙龍以介紹電影生態為目標,試著去探討電影的獨立性和可能性。基於此,電影文化中心將舉辦 5 場沙龍,邀來不同的電影工作者,如應亮、崔允信、許雅舒等作嘉賓,嘗試以獨立自主的心緒,從學院訓練、電影教育、新形式集資、電影修復到錄像藝術的新觀念,探討電影生態發展的各種可能性,未來又如何走下去。

華語紀錄片節(下稱「紀錄片節」),今年來到第 8 屆。活動集合了來自各地,共 31 部華語紀錄片作品。參展電影數量縱減少了,但是卻似乎和台灣的連繫更密,台灣作品共有 17 部,佔了整體參展作品的一半,中國作品僅 2 部。今年除跟去年一樣,設有長、短片及香港作品競賽單元外,新設了「新北市紀錄片單元」及「推介影片」。今次紀錄片節,似乎刻劃及呈現的以台灣風景為多。

人有情緒,看到賞心悅目的人和事會快樂,不滿不安之時會帶著怒火和恐懼回應一切。年輕的時候,又會否特別覺得自己大情大性?容易受到情緒主導,喜怒哀樂易形於色,並且未曾發現一切是由大腦內一個小小杏仁核引發出來?動畫裡的主角,11歲的韋莉的腦海便有著不同的情緒管理員,在急速變化的身體裡掌管著她的日常生活,而她們更要一同面對即將來臨的新挑戰……

失控的正能量

要怎樣言說成瀨巳喜男電影的魅力和獨特之處?就以同代人小津安二郎和溝口健二為例,特別是他們的後期作品裡,很容易就分辨出他們各自的視覺風格,不論是低角度攝影,還是長鏡頭調度,也令人印象深刻。而影評人普遍對成瀨的評語,總是標榜著他的為人低調,作品帶有強烈的悲觀,以及經濟和快速的拍攝方法,短鏡頭及流暢的剪接方式,其實以上的評語對大多數導演也適用,其圍繞家庭和女性命運自主的命題,在小津、溝口的電影裡也不缺。

小說家杜哈絲坐在一間昏暗的起居室裡,屋外的氣溫應該相當寒冷,不然她那細小的身軀怎可能承受著厚厚的沉色大衣,淡黃的燈光下是她一張早慧的面孔,不過,她其實已經六十多歲了。她一頭短髮,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總是流露出好奇的目光,靜靜看著坐在一旁的謝勒狄柏度。她說話時而猶豫,不像熟練劇本上的文字,正是她最迷人的地方——那把清晰的聲音,既感性又優雅,亦貫穿了整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