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要怎樣言說成瀨巳喜男電影的魅力和獨特之處?就以同代人小津安二郎和溝口健二為例,特別是他們的後期作品裡,很容易就分辨出他們各自的視覺風格,不論是低角度攝影,還是長鏡頭調度,也令人印象深刻。而影評人普遍對成瀨的評語,總是標榜著他的為人低調,作品帶有強烈的悲觀,以及經濟和快速的拍攝方法,短鏡頭及流暢的剪接方式,其實以上的評語對大多數導演也適用,其圍繞家庭和女性命運自主的命題,在小津、溝口的電影裡也不缺。

小說家杜哈絲坐在一間昏暗的起居室裡,屋外的氣溫應該相當寒冷,不然她那細小的身軀怎可能承受著厚厚的沉色大衣,淡黃的燈光下是她一張早慧的面孔,不過,她其實已經六十多歲了。她一頭短髮,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總是流露出好奇的目光,靜靜看著坐在一旁的謝勒狄柏度。她說話時而猶豫,不像熟練劇本上的文字,正是她最迷人的地方——那把清晰的聲音,既感性又優雅,亦貫穿了整部電影。

「問題在於,我們從沒有好好深入討論。」訪問期間,我們都在討論著「獨立」的意義。這字詞不單在電影上,在當下的語境亦有多重意義。當一些人高舉自己所做的事是「獨立」,思想要命運自主時,他們為何支持這等信念?他們又如何實踐和行動?我們又怎樣判斷?曾慶宏追問究竟,他走訪了兩岸四地:香港、台灣、澳門以及中國,共 12 位同代人,帶著種種疑問,以受訪者的自白,寫成《蜜糖不壞:華語 80 後導演訪談》,為當下的華語獨立電影立此存照。

一切都關於凡圖亞(Ventura)這個人,他赤裸半身,帶著早已衰敗的身軀,穿過醫院陰暗的長廊,彷如行屍走肉。1975年,就在葡萄牙康乃馨革命推翻獨裁政權後,他就一直住在這裡。然而革命之火並沒有為凡圖亞,以及和他一樣的維德角移民帶來希望,而非洲西岸的維德角,正是葡萄牙的前殖民地。他的親朋好友,以及不斷藉喃喃細語摸索過去的新移民女子,也走進了他的生命。記憶和歷史的傷痕,尤如夢魘般闖入他的意識,分不清是真是假,生命裡的呢喃細語,還有那雙因年老已不能自控的手 ……

79 日的佔領落幕後,我們最迫切要面對的,可能是要重新認識這場運動,繼而為未來的行動作準備。影像媒介可謂這次運動中最重要的傳播方式,它讓我們了解到現場的情況,甚至能動員參與者作出進一步的行動。還記得鏡頭前,一顆顆從槍管裡發射的催淚彈、警察的暴力、示威群眾的守望相助,都牽動了我們的情緒。當人人舉起手機、相機拍攝當下情況,每個人都能夠成為記者/導演/見証者的時代,究竟影像還能不能讓我們確切了解到,運動所帶出的種種問題、觀點、緣由?假若影像,真能夠帶來「真相」,又可不可反抗種種消極的論調、或主流媒體以偏概全的報道?由影意志所策劃的「雨傘運動影像工作坊」,是一個聯繫和協作平台。

在今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杜海濱的紀錄片《少年*小趙》獲得了紀錄片競賽單元的評審團獎。觀看影片前,單是看到海報已是印象深刻:一個少年,身穿軍裝,肩扛五星紅旗,卻手握一瓶可口可樂,這少年正是杜海濱新作中的主角——小趙。

「自從有聲電影誕生以來,我們對電影語言的開發只達到了全部潛力的百分之十到十五。電影還有著極大潛力等待我們去發掘。每次看無聲電影的時候,我都會驚嘆過去的電影人在風格上的多樣化。比如穆瑙(f.w murnau)和格里菲斯(D. W. Griffith)兩人的風格就截然不同。但到了有聲片時期,所有影片在畫面和聲音方面都十分相似。」這是尚盧.高達於1960年在美國南加州大學發表有關電影語言原則時,其中一段說話。

民政事務局轄下的藝能發展資助計劃,其第四輪申請最近終於有結果了,今次成功申請到躍進資助及項目計劃資助的團體名單如下:

由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系文化研究學部碩士課程舉辦的「雨傘節」,已於星期日( 5 月 17 日)開幕。多個展覽於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各層舉行,未來兩星期亦有多個表演節目進行。當天不少公眾人士前來參觀,然而對雨傘節有不同的評價和意見。藝術家李天倫認為活動能用不同角度,呈現出運動的各種面向;「雨傘下的身體步道」參加者筱西認為展覽部分有其不足,但她認為其參與的工作坊,有助了解不同人在雨傘運動的狀態與想法,當中包括不被注意的大陸學生心聲;藝術家魂游則批評展覽部分平面,無法展示運動未來的可能性,亦未注重參與者的主體性。當藝術與社會運動緊密連繫在一起,如何利用藝術適切呈現出事件的面向,實值得更每個人深入思考。

蔡明亮在2013年拍完《郊遊》後,就宣布不再拍劇情片。對故事或許失去興趣,但一個習慣以影像創作的人,又怎會輕易放棄了這媒介?拍攝電影始終有更多可能,更何況蔡明亮已經不甘於只將作品放映在大銀幕上,將《郊遊》帶入博物館,創作裝置作品,在舞台上導演戲,更因此發現了他的永恆男主角李康生,另一種可能。「等了二十年,就是要看你這樣走路。」

采風電影於去年舉辦了「兩代合拍:退休人士紀錄片製作班」,讓退休人士與年青人一同學習拍攝紀錄片,影片內容多與退休生活有關。於 5 月 24 日,采風電影舉辦了「兩代合拍」作品展,將首次公開放映學員們製作的十多部短片,讓觀眾了解退休人士的多彩人生。他們都將上半生奉獻於工作之上,過後的人生能變得較自由、較隨心所欲嗎?而這一部部短片,似乎說明了人除了工作以外,還能以別的方式發掘人生的可能性。而尋找生活熱情與意義,從來都不只是年輕人的專利。

說起伊朗的電影,繞不過「麥馬巴夫家族」,這一家子都拍得好電影。今次香港國際電影節爸爸慕森•麥馬巴夫不僅為電影節《美好2015》拍攝了短片《房客》,還帶來了新作《總統大人著草了》。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下稱文宗系)導師及學生,將於 5 月 17 日到 31 日舉辦「雨傘節」,希望藉多種藝術方式,回應去年的雨傘運動,令觀眾可進一步思考香港的社會及政治議題。當中包括展覽、電影放映、工作坊、論壇、表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