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電影在你心目中的價值有多少?從去年起,以推廣獨立電影為己任的影意志,在他們部份的電影節目裡,推行了自行定價計劃:觀眾可自行決定票價,無需按一個已定的價錢就能入場看電影,有別於常規電影節的方式。從這個小小的改革裡,我們又能否進一步去問,看電影,是一種單純的娛樂活動?還是怎樣的一回事?一直以來,影意志所舉辨的香港獨立電影節,正正希望帶出,電影不是只有單一價值,透過看電影除了認識世界,更可回應和思考社會,借此帶來種種改變。

第 20 屆 ifva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已公開入圍名單。入圍的作品將於 2 月至 3 月舉行的「第 20 屆 ifva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公開放映。媒體藝術組將於 2 月 10 日 至 3 月 3 日於包氏畫廊展出,而其他組別的入圍作品將於 3 月 14 至 20 日於 agnès b. 電影院放映。

關於社區藝術的「我為人人:社群藝術論壇及工作坊」已於十一月廿二及廿三日假香港中文大學舉行。近年,此類藝術在港興起,除了關注弱勢社群,亦使社區重拾活力,同時揭示了社會的不公,喚起不同社會群體對自身權益的醒覺,以及展示了藝術與社運的相互滲入性愈來愈大的趨向。在會議上,主辦單位匯集本地及海外社群藝術參與者及學者分享經驗,並深入探討關於社群藝術的複雜問題。第一天會議上午由三位講者主講,下午則有六個香港單位參與分享及討論。

每個愛電影的人總會幻想著,有一天自己能成為電影導演,不是嗎?大銀幕內五光十色的影像,片場內時而刀光劍影,時而衣香鬢影,電影的萬千世界,煞是吸引。要是能在大師左右偷師學藝,最終亦能將自己的作品,放映在大銀幕上有多好。但如何走出這一步?林澤秋無疑達成了一眾影迷影痴的夢想——跟隨杜琪峰及其銀河影像製作隊伍旁,歷時三年的貼身拍攝,紀錄這位現今首屈一指的導演,以及拍攝電影背後種種的辛酸。原來現實和想像總是有所差距,愛電影和拍電影也終究是兩回事……

2014 年很快就過去,政治、社會各方面都風波不斷,每日的新聞都叫人驚訝不已。政治方面如是,香港藝壇今年又有哪些大事,讓你記憶猶新?

香港藝術發展局主辦,為期 15 天的「鮮浪潮 2014-國際短片展」已圓滿結束。日前於閉幕禮暨頒獎禮,公佈了「本地競賽部分」獲獎名單,從 37 齣參賽作品中,選出「公開組」及「學生組」的「最佳電影」、「最佳創意」、「最佳劇本」、「最佳攝影」八大獎項,及「鮮浪潮大獎」。今屆的「鮮浪潮大獎」由公開組參賽者黃瑋納執導的《他們的海》奪得,其同時獲頒公開組的「最佳電影」。

在西部一處了無人煙的火車站裡,三名不明來歷的牛仔在這裡守候已久,此時帶著濃濃黑煙的火車駛進車站,火車上無一乘客下車,正當他們不以為然這架正離站的火車時,口風琴響起,一場生死決鬥也即將發生……每次看沙治奧里昂尼(Sergio Leone)的電影時,也不期然對他所描述的意境為之觸動,再加上莫里可尼(Ennio Morricone)的音樂配襯下,便投入在不知過去的牛仔孤身上路的身影,為這無人之境帶來一片腥風血雨。沙治奧對西部片的影響,就如同犯罪片的梅維爾(Jean-Pierre Melville),或是武俠片胡金銓一樣,成為同類電影的改革者,也為當時沉寂的西部電影來一番改頭換面。

采風電影多年來致力推動紀錄片藝術,記錄社會變遷及現況。而「紀錄片製作初班」已舉辦多年,近兩年加入了訓練營;並於大澳少林武術文化中心進行。今年課程內容包括紀錄片風格、理論和製作,其中製作技巧佔課程七成時間,適合初學者參加。

由生活館主辦,影意志和 ACO 艺鵠協辦的「生活館第一屆有種電影節」將於 12 月 20 日開幕。務農 4 年的生活館,首次舉辦電影節,放映 7 部有關農業與食物生產的紀錄片,當中包括《巨輪下的新界東北》、《苦澀的種子》、《香江歲月 — 鄉曲》等。今次電影節的目的是為了與大家進一步探討有關農業及食物運動的面向;繼而思考如何才能將香港——這屬於我們的土地,變得更肥沃亦更自主。

亞洲文化協會-成龍慈善基金電影獎助計劃 2015年度獎助金旨在資助電影專才赴美進行研究或接受深造訓練,通常為期五個月。獎助期間活動可包括擔任大學學系或電影學院的訪問學人、參加藝術家駐場計劃或工作坊,以及修讀電影課程等。

突如其來的噩耗對若菜家由如一個大炸彈,為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困境,面對母親那難以理解的病症,父親的無力,更發現一家人原來債台高築,即將結婚的大兒子浩介唯有承擔所有事,連平時好食懶飛的小兒子也出力襄助,這家人究竟會面對怎樣的未來?

經過半年時間籌備,第二屆草民音樂營將於 2015 年 1月 2 至 4 日,在飛鵝山基維爾營地舉行。今屆活動內容更具規模,在多個文化團體的支持下,三日兩夜的活動除有20 多個音樂單位的表演外,還有露天電影放映會、郊外導賞團、工作坊、文化對談、「交換草場」等等。草原地圖向來旨於鼓勵市民分享自由活動的草地資料。同時,亦不定期舉行一系列草地活動,希望市民主動運用身處的草地,實踐簡單、充實、自主的生活。

有說盧米爾兄弟(Lumiere Borther)在放映火車進站的片段時,找來樂師在場內伴奏,有學者認為當時的音樂伴奏只為了掩蓋放映機運轉時所產生的噪音,填補放映時所發生的種種失誤、換菲林的時間等。但這種偏向功能性的論述,顯然未能解釋電影和音樂之間的演化,及其中所產生的化學作用。雖然我們已經習慣了電影要有配樂,甚至會喜歡電影的原聲,對一些經典電影音樂琅琅上口;但對於電影音樂的可能性,我們是否仍是停留在這種功能式的想像和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