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音樂

Music

本年度的「樂.誼國際音樂節」,將由垂誼樂社藝術總監兼國際知名大提琴家李垂誼與一眾本地菁英,包括爵士結他大師包以正、屢在國際鋼琴大賽獲獎的張緯晴與李嘉齡、小提琴新星譚允靜及黃沛盈,以及多位香港新秀,在11月15至28日期間,分別在大館、保良局中座大樓及香港大會堂呈獻連串音樂會,向觀衆展示香港音樂家的實力與才華。

2020年適逢垂誼樂社成立十周年,李垂誼表示:「回憶當初,我希望發展一個平台,邀請國際知名的藝術家跟香港年輕音樂家合作,通過文化交流推廣音樂,因爲這些機會對培育新一代音樂家十分重要。」十年過後,樂社為不少香港音樂家締造演出及往海外的交流機會。近年,樂社更透過「年青音樂家招募」發掘新晉。是次音樂節,正匯聚香港菁英,當中部分人更從海外回港,經歷了14天的強制檢疫。

「非正常」可謂2020年的寫照。文藝是一把鑰匙,打開非正常生活的大門,捍衛個人重塑生活的權利。「文藝復興非正常生活節2020」將於11月1日至12月31日舉辦為期兩個月的藝文活動,展示未來「文藝使人復興」的可能性,並一起告別2020 !

非正常生活節邀請逾30位不同界別的創作人參與,透過展覽、電影放映、音樂會、沙龍等近20場跨媒介活動,推動疫情下的公共思考:甚麼是正常、甚麼是非正常?正常、非正常的邊界由誰劃定?後疫症時代,我們的生活還回得去嗎?我們真的需要回去嗎?活動獲西九文化區藝術紓困計劃2020資助,展演當代華文世界具獨立精神的創作及本地創作新秀的作品,主要活動包括:

免費網上播放 首播:6/11/2020 (星期五) 8 pm 至 6/12/2020 播放頻道:“Bel Canto Singers” Facebook & “RhapsoArts Management Ltd” Facebook

飛躍演奏香港演奏系列2021包括:

矚目大提琴新星薛庫(Sheku Kanneh-Mason)及湯瑪斯(Camille Thomas)的香港首演; 歌劇巨星狄杜娜朵(Joyce DiDonato)獨一無二地揉合聲樂經典、爵士及探戈作品; 米諾(Miloš Karadaglić)及大偉.格拉斯曼(David Greilsammer)於2020年因疫情而取消的節目; 鋼琴家金善昱(Sunwook Kim)及耶路撒冷弦樂四重奏(Jerusalem Quartet)凱旋回歸。

全球新冠肺炎夢魘未完,每年十月登場的台灣月卻依然能如期籌辦,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代理主任盧筱萱分享說,文藝及創意能幫助人突破因疫情而來的限制,而今年的主題「超.台灣」,「就是要展現台港文化交流能超越框架,突顯超越的藝文創造力。來到第十五屆,今年更有一種回望過去,展望未來的意味。身處疫情,我們更希望用藝術的力量為大家打氣。」對一些喜歡到台灣旅遊、卻因疫情未能成行的港人,台灣月的藝文節目正起著一種撫慰作用,「希望每一個節目,好像一顆彩蛋,打開後帶來不同的驚喜。」

【Never too Late 有夢就去追】

東華三院「E大調長者音樂推廣計劃」是透過資助50歲或以上的退休人士及長者報讀正規音樂課程,既一圓他們過往因經濟因素或家庭責任而放棄學習音樂的夢想,亦藉此建立良好的社交及健康的退休生活。而每年最受歡迎的「樂器課程資助項目」現正接受報名。獲選者可自由選擇心儀的琴行報讀有興趣的西樂:

個別課程:

包括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短笛、長笛、單簧管、雙簧管、色士風、巴松管、小號、長號、圓號、大號、結他、流行鼓及豎琴等,以一對一的形式上課。

小組課程:

世界已經黑暗得你以為沒可能更黑暗,實情是沒有最黑、只有更黑。所以,在這段時間內,沒有甚麼比成為自己的光更重要。先好好保護自己心中的那枝燭光,不要讓它熄滅,才能想像下一步可以如何把它蔓延,縱然渺小、縱然緩慢。

我的第一步是:找出不幸中的萬幸是甚麼。作為一個自由身藝術工作者,本身已經(被逼?)習慣了和uncertainty相處,所以對它的免疫力大概相比對武漢肺炎的稍為強一點。又,本身已經預算了這一年把自己拋到了地球另一端,沒有急著(也其實沒得急)能夠建立甚麼的,但求慢慢適應就好,只是剛好遇上世紀大疫症,先別說建立,能不被摧毀已經很好了。西班牙每天新症一萬宗,冠絕歐洲,所以,最後把自己的底線調整至「今年不要死掉就好」,命最好像生化危機的Alice一樣硬淨。

雅樂合奏團現在已啟動「尋香港的管風琴與社區音樂特輯」的計劃。

 

隨著戲院重開,香港小交響樂團公佈「香港小交響樂團Back On Stage 音樂會」戲院特別版最新放映場次,將分別於9月22日(星期二) 假MOViE MOViE Pacific Place 及9月27日(星期日) MOViE MOViE Cityplaza 上映兩場,並設有映後分享會,觀眾可與音樂家細談他們的心路歷程。

武漢肺炎,不論你改了多少次名字,你都把武漢以內和武漢以外的人全害慘了。可你是病毒,病毒要散播和寄生,實在是合理不過,所以也不能怪你,要怪就怪直接或間接創造你出來的人類。

如果我明天就死去,那我真的可以跟所有人說我做了一世人自由身工作者。要知道自由身工作者,有利有弊。先說利:我對這種生活模式一往情深的原因是我喜歡多勞多得的感覺,喜歡當自己的老闆,喜歡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喜歡自己的工作範圍和能力沒有被單一的標籤,也喜歡生活模式不受規限。弊處?我只看到一點:不穩定,手停口停。

今年六月,一個機緣讓我特別反思香港人在世界的聲音。

對於香港通過了一條表面上有爭議性但實際上是純純破壞沒建設的惡法,香港 有不少藝術工作者聯署反對。世界正在看著香港,特別是不少視香港為故鄉的 海外朋友。

有一位個年輕的亞洲女孩,在德國科隆的音樂電台任職自由身記者。她非常重 視香港的事情,想讓德國的藝術界在輕鬆傾聽音樂之時,也可以一聽香港的聲 音。於是她找到了我,問我可否在5月35日的音樂節目中和她一起說幾句話, 特別是以一個香港藝術家的身份,告訴德國的觀眾我最擔心甚麼。

我倆素未謀面,卻因為兩顆都想透過藝術渠道「替香港發聲」的心,通了一個 很長的電話。她在德國土生土長,廣東話帶點口音,對我來說卻是特別動聽。

Music Surveillance Archive計劃公佈

《雲妮侯斯頓:永恆的天后》在2018年康城影展作世界首映,導演奇雲麥當奴以及片中受訪者如Pat Houston、電影經理人Nicole David等等均有出席。電影結束後不少人眼泛淚光,全場起立鼓掌,長達四分鐘之久,向遠在天國的雲妮致敬。雲妮侯斯頓擁有黑人獨特的音樂天賦,她從小就喜愛唱歌,在教會唱詩班嶄露頭角。身為歌手的母親錫西侯斯頓明白女兒的潛力,對她嚴加訓練。雲妮甫出道便一鳴驚人,曾任模特兒的她有美貌有身材不在話下,更擁有與生俱來的天籟之聲,加上母親用心栽培,盡顯巨星資質。她隨後橫掃樂壇紀錄的成績,就如我們當年看到或是之後聽到的一樣無比耀眼。她以強而有力的嗓音、一字多轉音的感染力與寬廣的女中音音域為世人所熟知,並成為國際樂壇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