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音樂

Music

文:星池

「香港中樂團」以音樂添上戲劇、舞蹈等元素,製作出首部「中樂劇詩」《別.六月雪.思》。誠如在台右闢出小演區,或舞或小組演奏,樂團依然坐落整個音樂廳的舞台,指揮居於正中,清晰表達音樂仍是首位。儘管節目加入了多種藝術媒體,確實並沒妨礙聽眾享受中樂,且可讓曲中內涵得以呈現。此外,台邊圍起構欄,營造宋元時在大城市場所表演雜劇的氣氛,導演陳薪伊與指揮閻惠昌選取了三首滿有詩意及故事的作品,成功創作了此部「中樂劇詩」。

「音樂令我一步一步認識這個世界。」提起黃志淙,就算你少聽電台,都會知道他是個名DJ,著名音樂文化人。當志淙在商台做《豁達音樂天空》和《Chi Chung's Choice》時,多少個樂迷守在收音機旁汲取著有關搖滾、前衛、另類、實驗等新音樂的養份。「不過這條路完全不是我所預計的。由最初毛遂自薦做突破電台節目,以及如何將熱愛音樂的夢想一步一步去實踐,我只有一個想法:在每一刻盡量發揮自己的能量,在可行的範圍內做到最好。」

正當本港各大小藝團如火如荼地進行外展工作,香港中樂團30 年前已開始在學校演出,推廣中樂。近十年,樂團推廣活動的形式趨向多元化,例如公開綵排,及獲得藝術發展局藝術教育(非學校類別)優秀表現獎的Chinese Music Alive 等。這些項目設計均反映了樂團對推動中樂普及化的獨有理念,以及在針對學校及社區的不同情況而投入的心思。

「你若要改變我, 我就掙脫出去, 像鳥兒一樣飛向天際 ,想要星星,我會自己動手去摘。 按自己的方式 ,學習和成長, 保護自己遠離危險! 因為我只屬於自己。」這是維也納音樂劇《伊利莎伯》其中一首歌的歌詞,說的是奧匈帝國伊利莎伯皇后追求自由的心聲,也是歌唱家饒嵐在歌舞劇《你,還記得嗎?》中,以老師身份鼓勵女主角追夢的歌。戲外同樣是老師的她,說其實香港有很多人喜歡唱歌,可惜有時重點錯放在勝負上,忘記了音樂美好的本質。

「工人文化藝術節2012」網羅一眾內地、台灣和香港的工友、工人文藝工作者和工人團體,聚首一堂作兩岸三地的文化和經驗交流。由孫恆與工友們在北京創辦的新工人藝術團適逢其會來港參與演出。作為工人的傳聲筒,新工人藝術團一路走來十個年頭,永不言倦為勞動者辛勞中作樂。

你有否想過,如果拿掉五感之中的視覺會如何?

近來朱栢謙很忙,演完中英的《談談情.跳跳橋》,又在香港電台的《好像藝術》大談藝術小知識,與同流合作的《製造基督》才剛剛結束,現在便與演戲家族再次把《一屋寶貝》搬上舞台……密集式現身讓觀眾深深記著:除獨立樂隊「朱凌凌」成員的身份以外,朱栢謙,還是一個演員。

這是一個與別不同、以打擊樂為主導的音樂會:在香港長大的荒井壯一郎是著名的打擊樂手、鼓手和音樂製作人,他不間斷地嘗試以各種音樂形式的演出和錄音,把 情感融入各種打擊樂器之中,形成鮮明的個人風格。這次演出,他利用自己對打擊樂的敏感和細膩,結合人聲、爵士樂、電子音樂及多媒體影像,交織出一場音樂盛宴。

有人說,聽A cappella(阿卡貝拉/ 無伴奏合唱)的感覺很舒服,就像在教堂內聽聖歌;也有人因為被A cappella的beatbox、幾可亂真的人聲樂器吸引而迷上癮。無論怎麼說,這種沒有音樂「襯底」,卻以人聲唱出了極其變化多端、豐富有趣、卻又非常和諧的節奏與旋律,就是說明了人的聲音,原來一直是上帝送給我們最棒的樂器。

有人說,聽A cappella(阿卡貝拉/ 無伴奏合唱)的感覺很舒服,就像在教堂內聽聖歌;也有人因為被A cappella 的beatbox、幾可亂真的人聲樂器吸引而迷上癮。無論怎麼說,這種沒有音樂「襯底」,卻以人聲唱出了極其變化多端、豐富有趣、卻又非常和諧的節奏與旋律,就是說明了人的聲音,原來一直是上帝送給我們最棒的樂器。

世上其實有許多表達感情的方式,音樂可算是一種浪漫又含蓄的情話。數數手指,其實在古典音樂的浩翰世界裡,有不少名曲也是以情感的音符組成,比如是蕭邦的《升C小調圓舞曲》、舒曼的《春天交響曲》、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這些歷久彌新的樂章,一如當中懾人心魄的愛情,總能傳頌千古。你能聽得出當中的浪漫嗎?且聽備受港人愛戴的指揮﹣港樂副指揮蘇柏軒,娓娓道來古典音樂與愛情的一二。

談起著名爵士樂手Freddy Cole,很多人也會乘機說說他哥哥的事。不能避免的,身為大名鼎鼎的爵士樂歌王Nat King Cole(1919-1965)的細佬,注定被哥哥的光環籠罩。但且慢,其實Freddy的音樂功底和才華一點也不比哥哥遜色,磁性温婉不造作的嗓音,兼且彈得一手好鋼琴,使其爵士樂手的生涯,走來燦爛奪目。

來自歐美或亞洲的搖滾樂隊大家聽得多,但來自沙漠的搖滾藍調你又聽過未?這支世界級的非洲樂隊Tinariwen,誕生的背景已帶有濃厚的傳奇色彩 ﹣它是在撒哈拉沙漠的游擊隊中組成的。他們的音樂,以非洲古老的樂器配合電結他演奏,伴以部落方言的人聲演唱,帶出了一種迷幻、悠遠又蒼涼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