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好人不義》公義與憐憫,你會點揀?

文:梁蔚澄 | 圖:香港話劇團 | 攝:keith hiro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2月號(vol 88)《△志》

若公義與憐憫不能並存,你會怎樣選擇?牧師張宇海外歸來後,遇上駝背的陳喜婆婆,他懷著善意,扶起她並送至醫院,怎料一個屈尾十,婆婆控告他用車撞倒她,並索取賠償金作和解。正常又怎能容忍顛倒是非之事,且又要自己平白地蒙上罪名?張宇舊同學何昌為律師又會怎樣處理?而婆婆為何有此舉動,與她的老伴徐福相關嗎?這個疑似存在的傷人案把四個不同背景及階層,本應沒有交集的人連結在一起,各人產生怎樣的影響,正是香港話劇團即將於文化中心劇院演出的《好人不義》。如劇中的簡介說,「法律維持了社會的安定,但人的心靈又由誰來保護呢?」好人真是從來也不易做。

我們都在社會中各自掙扎
這樣的故事設定緣於編劇鄭廸琪的編劇碩士課程中的一份功課,潘惠森老師以一則交通意外新聞讓同學來發揮,鄭廸琪認為正因是報導內容未有詳細交代眾人背景,雙方各執一詞,「受害人」勝訴,這令她思考「受害人」會不會有誣告的可能?如是,背後又有何動機?《好人不義》於是由此慢慢創作出來。因此,她是先以拾荒維生的陳喜婆婆(文瑞興飾)作創作的切入點,如果婆婆是行騙,又有誰會出手相助?這樣環環相扣下產生出各個角色:牧師張宇(袁富華飾)、好友何昌(宋本浩飾)及老伴徐福(吳家良飾),當精英階層與貧苦階層相遇後,各人漸漸有不同的轉變。鄭廸琪說:「我們活在這個群體內,我所講述的皆是人的事情。由讀戲劇場,然後到黑盒,其實真的覺得很幸運,這部戲可以經歷這麼多。我在想2018年的我,其實是不能寫回2015年紀錄的那個狀態及想法。」

宋本浩飾演一名律師,亦是劇中的重要角色。「這是正劇,亦有很多對白,又做主角,對我來說並不常見。可以說有壓力又好,值得高興又得,是挑戰亦可。但我的責任就是在何昌內找自己。」他以前認為何昌對所有事都很「勞氣」,甚至有點惡。但這次再閱讀,他明白這種是累積下來的憤怒,如看見社會的不公義,「唔講道理」的事,再者何昌在生命中受到不少挫折及壓抑,一方面承受工作壓力,同時亦要兼顧家庭及生活,要生存就要不斷妥協,可能是這樣千百萬個微小的屈服,而形成何昌的憤怒。這或許與大多數打工仔一樣,把所有事情都吞下。「法庭戲、包青天又好、福爾摩斯都好,其實也是透過一單案件,看到當時的世情,折射出發生何事。現在這三角關係,在這時代下,某程度上反映了我們也是屬於弱勢。雖然何昌及牧師的生活條件應該較好,但我們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各自掙扎,只是大家掙扎求全的方法不同。」然而從海外回來的張宇像是何昌的一面鏡,令他突然看到自己醜陋的一面,以及自己也曾經像現時的張宇一樣,是個有信念的人。
 
尋找自己所相信的真實
導演陳焯威還記得首次讀劇時已認為是一部完整的故事,每個角色也讓人易於在各自的生活經驗遇到的某人代入。雖說對白已有好強的真實感,但他思考的是,劇本最終想指向甚麼?好人真的好難做?「我們發覺,公義及當好人好像有好多對立面,在社會上其實兩者也很重要,在生活上卻又難以平衡地出現,但你又不可以沒了那憧憬……應該是平衡最好,但人性是人性,不容易拿捏,所以只好追求自己的平衡或真相,從而有個比較平衡的決定。」劇本最後沒為當好人或維持公義何者更為重要有所定論,何昌及張宇也在經歷尋找自己價值觀或信念的過程。那婆婆是甚麼角色?導演認為她是一個催化劑,催化何昌、張宇,以及自己之間的善心,同時,婆婆及公公之間最重要的元素就是愛,沒有愛便不會發生是次事件。
 
不只是劇中角色改變
今年快將重演《好人不義》之時,恰巧在此劇飾演張宇的袁富華獲得2018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他與我分享一個於往年演畢張宇一角後所遇上的事,亦因此劇令他處理方法有所不同;當他在劇場內睇大戲時,坐在附近的嬸嬸手機卻不停響,不是震機,而是發出聲音。另外一位女士以煩嫌的語氣請她熄手機。然而,袁富華發現原來那位嬸嬸並非有意破壞場內的氣氛,她努力地以手袋及衣服覆蓋手機,以減低聲量。知道真相後,他決定助她把手機較至靜音模式。「我們很多時候,都只是看到表面那層,看不到裡面,以及背後原因。因為每一方都只用各自看到的事去拉鋸、抗衡,這就是劇中表達的訊息之一,而這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說今年重演,再排練,演員經歷一番沉澱後,再討論劇中是否忽略一些重要的事情。「大家添加了一兩年的閱歷後,會怎樣更靈活地呈現角色?經過沉澱後,演員之間產生的火花亦有所不同。」

往年於黑盒劇場演出,導演刻意安排觀眾入場時必須經過舞台佈景,再選擇坐左或右邊。「我覺得不只是衝突,我們亦需要一絲清醒,因為正反論調也有,而這亦與現實社會緊扣。我很想與觀眾一同經歷一個與我們世界緊扣的事。我們如何參與或體驗城市,即使你選擇看不見,也是一種真實。」是次也有一個名為「城市中的真實」的演後展覽,希望運用相片呈現香港百態,或常被遺忘或忽略的人和事物,觀眾亦能參與是次活動,獲選的相片將於展覽中展出。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鄭廸琪 (Callas Cheang Tik Ki)

正職從事醫療,副業修讀香港演藝學院藝術碩士課程,主修編劇。公演作品有《螢火》、《魚躍記》、《流徙之女》、《我的父親.我的兒子》和《好人不義》。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潘惠森 (Poon Wai Sum)

加入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之前,潘惠森受聘於香港新域劇團為藝術總監(1993-2012)。他的第一部編劇作品《榕樹蔭下的森林》,由香港話劇團於八十年代中演出,即備受注目;其後創作不輟,在劇本內容與劇場形式上進行持續探索,形成了獨樹一幟的風格,並獲得多個獎項。

......
藝術類型: 演員
文瑞興 (Man Sui Hing)

2014年加入香港話劇團成為全職演員,加入話劇團前已曾多次參與本團製作。最近演出包括《維港乾了》、《有飯自然香》、《俏紅娘》、《感冒誌》,並在《結婚》中飾四女之母花田花一角獲第二十五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配角(悲劇/正劇)提名。 

......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演員
袁富華 (Ben Yuen Foo Wa)

資深戲劇工作者,自由身演員、導演及香港演藝學院(電影系)兼職講師,活躍於劇場及電影拍攝工作。

......
藝術類型: 演員
宋本浩 (Boon-Ho Sung)

受訓於香港演藝學院及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

......
藝術類型: 演員
吳家良 (Ng Ka Leung)

2014年加入香港話劇團。入團前,曾參與本團演出《六個尋找劇作家的角色》、《臭格》及《十八樓C座》。08-12年間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亦曾與不同的藝團合作。多年來擔演角色眾多,包括春天舞台《喝彩》及香港中樂團與中英劇團合辦《月亮傳說》內一人分飾男女老幼多角,穿梭於多樣性格之間,廣為觀眾喜愛。曾憑中英劇團《冰鮮校園》及影話戲《神扒之間》分別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悲劇/正劇)及最佳男配角(喜劇/鬧劇)提名。 

......
陳焯威 (Octavian Chan)

2004年畢業於中文大學物理系,09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一級榮譽)導演系。曾與不同團體合作並擔任導演、編劇及燈光設計。獲2009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戲劇)。在學期間曾獲傑出導演獎、優秀學生獎、鄧樹榮獎學金、迪士尼獎學金、恒生獎學金、滙豐銀行內地交流生獎學金、奔騰製作獎學金。

......
香港話劇團 (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背景
·     香港話劇團是香港歷史最悠久及規模最大的專業劇團。1977創團,2001公司化,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資助,由理事會領導及監察運作,聘有藝術總監、駐團導演、演員、舞台技術及行政人員等63位全職專才。
·     三十六年來,劇團積極發展,製作劇目超過三百個,為本地創造不少劇場經典作品。
 
使命
·    製作和發展優質、具創意兼多元化的中外古今經典劇目及本地原創戲劇作品。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Jan 14, 2019

永遠的相對──《短暫的婚姻》

「我的婚姻很短暫,只維持了60年。」這是《短暫的婚姻》電視劇版本中,主角Galen在一個葬禮上,聽到一位80多歲伯伯,其悼詞的首句說話。Ga...
Jan 08, 2019

《六十分鐘「飛車黨」直播現場》:形式實驗有待改進

時至今日,蘋果公司的iPhone也推出了逾十年,目下再說「智能手機愈趨普及」,似乎會被人冠以老掉牙一詞。不少劇場工作者開始熟習利用手機呈現藝...
Jan 0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政治劇場

出任比利時NTGent劇院2018/19劇季藝術總監的瑞士導演及作家Milo Rau,在2018年5月為未來的城市劇場擬定「Ghent宣言」...
Dec 28, 2018

【創作雜記】飛行的理由——《阿飛正轉》

一舖清唱跟台北人力飛行劇團合作創作和演出的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剛在桃園展演中心完成首演。首演當天正值台灣九合一選舉,除了要選出民意代...
Dec 17, 2018

舞台上的時空穿越

近年,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解憂雜貨店》因電影版的上映,而在香港變得「紅」起來,中英劇團很懂得把握機會,在電影上映一年多後便搬演同名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