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斗和靜兒》:愛情其實是個鬼故事

文:賴勇衡 | 圖:演戲家族(攝影:Sam Yip) |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65)《△志》 | 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在導演陳麗珠的演繹下,編劇盧卓安的愛情故事變成了鬼故,劇本中的詭異特質在劇場中瀰漫開來。下文將以「鬼」的意象評析《斗和靜兒》。

所謂「鬼」,就是逝者猶在,懸宕且矛盾。男主角嚴滿斗對小學同學陳靜兒迷戀至今,其該去未去的思緒就是鬼的狀態。阿斗習慣在抽煙時想念靜兒,彷彿她在煙霧之中。鬼是含糊不清的;當阿斗每次為了看到「靜兒」而點煙時,就像一次招魂。但他所見的「靜兒」形象不清楚也不準確,只是一個幻影。後來陳靜兒跟阿斗重遇、相愛,彷彿「招魂」儀式有真實效用,使美夢成真。其實不是陳靜兒去而復歸,而是作為迷戀對象的「陳靜兒」,根本只是延佇於阿斗內心的形象。二人重遇,不為成眷屬,而是為了理清舊債,繼而告別。鬼跟債關係密切,冤魂就是討債者。

鬼為何該去不去?除了依戀,還有受屈,即那些被殺、被捨棄和賤斥的。《斗》劇下半部的主要場景是主角相識的黃芬紀念小學,因為「殺校」政策,已成被社會捨棄之地,卻仍未拆卸,成為一個鬼魅空間。劇作者藉著這個空間凸顯主角固著的情感和慾望,同時指出這盛載著延滯意識的空間終將歸於滅寂。不過阿斗和靜兒回到的校舍並無懷舊的意味,殺校與拆卸之間的幽魂狀態正是他們回歸的唯一時機,因為他們曾在這裡受盡欺淩,回憶並不溫暖,只有厭惡和恥辱。雖然靜兒轉校、阿斗畢業,卻沒有完全離開,還有未了的債像冤鬼般懸宕著。導演讓幾位演員以肉身演繹氣氛,身穿長衫,坐著、站著、背對著觀眾,是劇中「鬼」的意象最具體的呈現。

鬼是人不欲見的,理應消失卻仍現於世;城市的垃圾也一樣,被埋在堆填區,令人厭惡卻沒有消失。垃圾是無法消解、殘存於世的「物體之鬼」。社會中有些人被稱為「廢物」,例如不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廢青」,以及流落街頭的露宿者。劇中的「流浪伯」終日與垃圾為伍,從破爛的垃圾膠袋中得到安慰。小三時被欺凌、被同學塞進垃圾箱的阿斗和靜兒,也被視為廢物。鬼魂和垃圾皆同樣令人感到可怖且厭惡,都是被排拒而不滅。

阿斗和靜兒的回憶也是理應被處理卻未被處理好的:他們重遇、相愛,卻互相廝磨,卻是必須的清理過程。表面上靜兒不像阿斗般執迷,反而竭力逃避,卻只是徒勞地圍繞著自己想逃離的核心而轉──所以她還是會再遇上阿斗。他們需要對方,也需要回到舊校,才可從「招魂」轉為「超渡」,處理人生舊債。

鬼是矛盾的,延滯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斗》劇的敍事也是斷裂的,情節內在的衝突也造成觀眾理解的障礙。劇情之隱晦難解不為使觀眾難受,而是直接呈現角色的存在境況。編劇把意念化為文本,是一重沉澱與翻譯;導演以劇場語言再現,是二重翻譯,已更顯具象。主角的記憶、動機和行為被描寫成如此碎裂,連主角自身也無法梳理,正是劇作者給主角的任務。結尾寫到阿斗和靜兒可能一直是互相錯認──或只有一人誤認──卻留白不說破,因為那不再重要了。當阿斗與靜兒理清其糾結之際,就是愛情消散之時,因為他們不再需要對方了。


觀賞場次:
進劇場、演戲家族
2016年10月9日  8pm
上環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Int'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Critics (Hong Kong))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Critics, IATC)於1954年成立,為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轄下團體,其宗旨是集合戲劇工作者與評論人,作不同的學術、文化交流。隨著不斷發展,協會關注的範疇亦擴展至各類型的表演藝術、電影與電視以及視覺藝術。

......
進劇場 (Theatre du Pif)

進劇場 以其跨文化的傳統、創作英、粵語的原創劇場作品,成為香港重要的劇團之一。劇團的作品主要以工作坊、編作排練和與戲劇家和不同範疇的藝術家合作的形式來創作。進劇場的製作揉合形體、文本和視象,當中的詩意和戲劇力量令人激節讚賞。除了劇場創作,進劇場還在英國和香港舉行題材廣泛的教育與社區外展計劃及演出。

......
演戲家族 (Actors Family)

香港音樂劇旗艦劇團,成立於一九九一年,以獨立非牟利方式運作,自九九年起,獲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顧名思義,演戲家族是舞台工作者的大家庭,一直以來,堅持在「家」(劇場)中發展,以圓熟的舞台技巧和對生活的熱忱,創作以香港人為本的劇目;大部份的製作均為本土原創劇與大型音樂劇,亦不乏小劇場的實驗演出,取材源自生活,貼近群眾,普及與藝術並重。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