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演藝形.動」系列:(五) 身意內導研究 (Somatics)

讀者可能會對身意內導研究(Somatics)感到較為陌生。Somatics一字源自希臘文「Soma」(意思即身體),上世紀七十年代由Hanna Somatics 的創辦人Thomas Hanna首先應用來形容一系列不同派別的身體療法和探索身體的技巧。《藝頻》有幸邀請到在香港演藝學院有超過二十年教學經驗的溫玉均老師,與讀者分享Somatics如何協助表演者探索身體。


陳:陳健迅

溫:溫玉均

陳:為甚麼Somatics的中文譯名稱為身意內導研究?

溫:當初是因為教學原因,而需要為Somatics找一個中文譯名的。臺灣臺東大學將Somatics翻譯為「身心學」,但我對這中文譯名有保留。因為在心理學上,有一被稱為Psychosomatics的分科,如果直接翻譯成中文的話,正正就是「身(somatic)心(psycho)學」。我怕這樣會造成混淆,於是便決定翻譯一個香港版本的譯名。「身」和「意」就是「body-mind」的意思。另外,這研究中的活動,是基於老師所灌輸入學生意識的各種想法所引導,由內去激發身體把想法執行,這便是「內導」的意思。「身意內導研究」整個譯名雖然有點長,但我認為能較準確地描述Somatics的性質。

陳:可否簡單介紹甚麼是身意內導研究?

溫:Somatics一字由「Soma」演變而來。「Soma」的意思是身體,但跟「Body」一字的意思是有分別的。「Body」的是指我們從鏡子中認知的身體,是第三者可以看到的有形個體。「Soma」所指的身體並不是由自己肉眼可以看到的,也不是由第三者去觀察到。「Soma」是指依靠自身從內在感覺所認知的身體 (perceived from within through sensation)。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基本上是不常看到自己的身體。協助我們去完成日常的活動,事實上,簡單如用手摸鼻子,其實都需要內在感覺去帶領。因此,動作的支配主要是靠內在感覺。在傳統的舞蹈課堂中,由老師示範,學生從鏡子中跟著模仿,如此學習方法就不是Somatics了。Somatics是一個由Soma角度去感知行動時,我們是如何運用身體的研究。透過這個角度去探索身體亦會對個人自身本質增添理解。

陳:身意內導的方法如何探索身體?

溫:這個問題很弔詭,如果我可以用言語來告訴你,這就不是第一身的體驗了。不靠自身內在感覺去理解,也就不是Somatics了。Somatics 必需透過第一身去感知,所以不能單靠說話來講解。不過有趣的是,在Somatics課,語言運用非常重要,由於不希望學生模仿外在動作,在課堂中我卻必需不斷透過說話來啟發和引導學生。換句話,我是不斷在與學生的身體溝通。

陳:身意內導研究可以如何應用?

溫:Somatics的應用實在非常廣泛,而且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學,因為每個人都擁有身體。我們的身體很多時都是「自動化」地去做動作,例如口渴我們便會喝水。喝水的動機是很意識到的,但如何去行動,整個過程是自動化的。而Somatics就是要令學生很自覺和很有意識地去感知身體和動作。對表演者而言,這種自覺(awareness)就更為重要。因為不論你是演員或者是舞者,都得藉身體及形體動作去宣示和表達你的藝術。如果表演者不能對身體很有自覺能力,那麼極其量也只是重複著一些習慣。因此Somatics對表演者的訓練來看就格外重要。另外,在探索身體的過程中,我們會應用到很多圖像想像來訓練,這些試驗能激發想像能力和啟發出不同創意的表現形式。

陳:就我個人感覺而言,不論是上一篇文章提及的拉賓動作分析以及身意內導研究,其實對形體相關的表演藝術都有莫大幫助,但在香港好像總是很少談及,更遑論了解,你認為為何會有此現象?

溫:(笑)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非常熱愛我任教的科目,過往在演藝學院也有學生以拉賓動作分析的理論創作過非常精彩的作品。能夠善用身體和對身體有更深理解,對表演者當然是非常重要。曾經有一位很勤奮的學生,剛畢業膝關節便已經要動手術了。故此,我認為,對自身的認識和學習方法是否正確是很重要。回應你的問題,我相信要發展Somatics和L.M.A.是需要有合適的環境才能發揮到他們的功能。最重要是專上學府的決策人能認同這些科目的重要性,從而願意投放更多資源。同時還需要培養老師,要給予他們實習時間及機會成長。

陳:在坊間的舞蹈學校推展可行嗎?

溫:Somatics和L.M.A.都較難在坊間的舞蹈學校授課。Somatics 是以「無形的身體」作為切入點來研究身體,一般市民大眾較難理解。另外香港人的生活節奏急速, Somatics課通常是需要較長時作感知活動,故不是一般追求即時見效的學生所願意付出。在坊間舞蹈學校教授L.M.A.也有實際困難,除非是證書課程,我未必能花得起一、兩節課堂時間,要求學生逐一展示功課吧。亦由於對這些研究有認識的人不多,欠缺這方面的需求。沒有需求便難以有資源投放。結果是造成惡性循環,兩者亦很難發展起來。不過,Somatics是一個大體系,當中亦有很多不同的流派。在香港,也有導師專門教授其中的個別流派,就例如進劇場的陳麗珠及紀文舜所教授的魁根方法便是一例。

陳:Movement對你來說是甚麼?有甚麼意義?

溫:Movement 就好像在展示一些東西。我們為甚麼要動(move)?因為一動起來就是在展示生命中的一些東西,不動就隱藏著看不到。Movement是一個身 (Body)跟意(Mind)合作的共同過程。透過movement可以觀察並感受到自身存在的本質,發現更多方面的自己。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編舞
溫玉均 (Aaron WAN)

於美國接受大學教育,考獲多個碩士學位,及後在加州大學洛杉磯校舍考獲舞蹈碩士學位。學習舞蹈時被人體多姿多采的動作迷住,不單視舞蹈為表演藝術,也看作是藉運動感覺了解自我的強力途徑。 溫氏於香港演藝學院任教已有二十多年,同時教授藝術學士及藝術碩士課程,並於1994年創辦玄牝舞集,創作的作品展現出人類如何在文化與社會中藉舞蹈表達內心。長編作品有《曲水流觴》、《一己如夢》、《半半歌》、《幽夢影》、《烙印》等。

......
藝術類型: 演員, 藝術總監

紀文舜於倫敦中央戲劇學院接受演員訓練,後再往巴黎跟隨雅克.勒科深造戲劇創作及表演。他是進劇場聯合藝術總監,參與劇團所有的創作及演出。紀文舜憑《母雞身上的刀子》獲頒2010年香港小劇場獎最佳男主角。2013年,他成為首批獲香港藝術發展局「本地藝團領袖人才海外考察及培訓計劃」資助到海外交流的藝術家。2014年,他擔任新視野藝術節節目、由諾布爾執導的《海達.珈珼珞》的聯合監製。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