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讓我的電影成為一面鏡子」—— 訪伊朗導演慕森∙麥馬巴夫

【採訪/整理:一一、何阿嵐 / 圖片來源:香港國際電影節、網絡】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48)《△志》

說起伊朗的電影,繞不過「麥馬巴夫家族」,這一家子都拍得好電影。今次香港國際電影節爸爸慕森•麥馬巴夫不僅為電影節《美好2015》拍攝了短片《房客》,還帶來了新作《總統大人著草了》。

麥馬巴夫向來與政治有著不解之緣。十七歲被捕成為政治犯,並參與多次革命,比如伊斯蘭革命。《總統大人著草了》就啟發自阿拉伯之春,講述人民起義後,獨裁總統與五歲孫兒的逃亡之旅。
影片在格魯吉亞拍攝,但麥馬巴夫說很多地方的觀眾都對他說,你拍的就是我們國家的故事。在哪裡拍電影,用甚麼語言拍攝,對麥馬巴夫而言並不重要,多年來,他曾在阿富汗、印度、土耳其、以色列、英國等地拍過電影,這些經歷讓他明白,無論身處何地,人類的境況都相似。革命是否就是以暴易暴?他試圖在新作中總結革命與獨裁,讓觀眾思考自己的處境。當然這絕非只是關於格魯吉亞,而是與每個地方都息息相關。

△:△志
麥:麥馬巴夫

△:你有想過將電影命名為《獨裁者》嗎?因為裡面的總統就是一個獨裁者。
麥:
你有聽過獨裁者說自己是獨裁者的嗎?世界上有很多總統都是獨裁者,但他們不會稱自己是獨裁者,他們說自己是總統,但他們就是獨裁者,所以我稱他為總統,讓觀眾知道很多總統是獨裁者。

△:電影中的總統其實已經失去了權利,但你仍將之稱為「總統」,是否有何特殊的含義?
麥:
我不想陳腔濫調,說獨裁者就是壞人,其他人都是好人。我也展現獨裁者人性的一面,當他是爺爺的時候,他是個好人,但他作為總統的時候,是個壞人。當他是總統的時候,他有權利,但他又失去了權利,需要面對他一手給國家製造的悲劇。他有可能後悔了,但已太遲。我們也是如此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這是人性。我們應該支持我們人性中好的一面,讓它勝過壞的一面;另一方面,我同樣也批判民眾,他們曾經支持獨裁者,為獨裁者鼓掌,接下來又發動革命,想要殺了他,又創造另外一個獨裁者。民眾同樣有問題,而不僅僅是獨裁者有問題。在獨裁國家中,人們活在獨裁的陰影下,某種程度每個人都是獨裁者,因為他們接受,不想改變甚麼,這就是他們的境況,所以如果你的國家有問題,問題不僅僅出在政府身上,民眾同樣也有問題。

△:在《總統大人著草了》中你討論了暴力和革命,你覺得暴力應該如何被使用呢?
麥:
我們有兩個例子,一個是印度的甘地,一個是南非的曼德拉,他們並沒有用暴力,但是他們成功了。我們有幾種方式可以革命呢?一種是教育人們,通過藝術,通過電影,讓他們知道怎樣聯合。他們應該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三十多年前,我們有一場革命,革命者知道自己並不喜歡獨裁,但事實上,他們不知道他們想要甚麼,他們喊革命革命,但最後,革命變成了另一場獨裁,因為他們並不知道何為民主。民主不是你口袋裡的某種東西,拿出來就萬事大吉了,民主意味著文化,意味著對話。舉個例子,如果在你的家裡有獨裁,獨裁者可能是你的爸爸或媽媽,你要如何爭取民主?你可以試著用投票爭取民主,聽取別人的意見,去選擇某些東西。我們需要先在我們的家裡試驗,在我們的電影中試驗,變化就會來臨。

△:感覺你的電影是在伊朗電影中比較多暴力的?
麥:
但是暴力不是為了暴力,有時候,你用暴力,是為了拍攝好萊塢電影,有時候,你展現暴力,是希望人們可以看回自己,我想讓我的電影成為一面鏡子,將這面鏡子置於社會之前,讓觀眾反觀自己,讓他們看到自己正在做這個,而這個並不好。我並不喜愛暴力,我呈現暴力,批判暴力。幾十萬人在阿拉伯之春中死於暴力,我希望人們看到暴力,會停止,你在電影中看到,也在現實中看到。好萊塢的暴力是不一樣的,他們用暴力,讓英雄戰勝敵人,我並不這樣做,看我的電影,你會討厭暴力,我並不尊重暴力。

△:如今很多伊朗導演無法在伊朗拍戲,你如何看待這個情況?
麥:
我們
的處境日漸危險,在伊斯蘭革命的時候,很多戲院關閉了,後來才逐漸重開。我們創造了伊朗新電影,伊朗電影人開始在世界上獲得關注,當權者害怕了,當權者有權利,但是我們有名氣,所以他們想要阻止我們的創作,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第二,我們想要開啟民智,他們不想,一旦民眾得知真相,視野開拓了,他們的權利便會消失,所以他們不喜歡我們的電影;另外,上一屆政府,是很強硬的政府,藝術審查很嚴,很多導演無法在伊朗拍片,許多伊朗電影是在伊朗以外的地方誕生的,但伊朗電影還在繼續,在伊朗,是地下的,在伊朗以外,並不是。


後記
十年半前,伊朗總統內賈德上台,對藝術的審查加強,麥馬巴夫被迫離開伊朗,至今無法回國。在其短片《房客》中,由伊朗來到倫敦的男孩看似難以融入當地的生活,即使想努力工作,仍因為交不起房租被房東趕走。問麥馬巴夫這是否也是其他伊朗移民的寫照?他直言這其實是很多難民的寫照,去年,世界上許多地方發生了戰爭,很多人成為了難民,在他如今生活的倫敦時常可見露宿街頭的人,而他堅信應該拍攝不同的電影,去「照亮」不同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麥馬巴夫想通過短片去呈現人們面對權利的反應,比如片中那些熱烈地歡迎著英國女王的民眾。「你可以看到人們不僅是對總統,不僅在東方世界,在西方國家,人們是多麼有興趣去看掌握權力的人,他們忘乎所以,甚至看不到周圍那個有性命之危的人。所以我想告訴大家,在世界各地,人皆相似,無論你是在倫敦,還是在格魯吉亞。」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慕森·麥馬巴夫(Mohsen Makhmalbaf),1957年出生於伊朗,電影導演、作家、製作人、人權主義者。至今,麥馬巴夫在十個不同的國家拍攝過逾二十部劇情片、四部紀錄片以及五部短片,曾獲多項國際影展大獎殊榮,代表作有《電影萬歲》(Salam Cinema),《無知時刻》(A Moment of Innocence)、《坎達哈》(Kandahar)、《園丁》(The Gardener)等。麥馬巴夫曾經開設「麥馬巴夫電影之家」,一開始是家人、友人參與,後來逐漸演變成有數百學生的民間電影機構。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