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願意分享所得,才得你所意願」- “Skill Swap” (技能交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要打破藝術界限,不一定就是創作意想不到,或艱深難懂的作品。透過 “Skill Swap” (技能交換),藝團「一路青空」走上街頭跟群眾互動,以藝術角度直接影響身邊每一個人。 “Skill Swap” 已經是第四年舉辦,亦是「一路青空」每年其中一個重要藝術活動。藝術總監張銘耀 (German) 將跟大家分享 “Skill Swap” 的點滴。


S:陳健迅 Seth
G:張銘耀 German

 

S:甚麼是 “Skill Swap”?
G: “Skill Swap” 是「一路青空」的「我願意」計劃其中一個活動,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夠為生活,為自己愛的地方,為香港多付出一點。 “Skill Swap” 是我們最落力推廣的活動之一,而「我願意」計劃還包括展覽、演出等其他活動。

S:為甚麼會構思出 “Skill Swap” 這活動?
G:當時正值福島核災禍,而我們剛完成《乾塘遊》演出,內容談及甚麼才令人開心。我們都感到要為身處的紛亂社會環境作出實際的行動,並感到「我願意」是最好的態度和 “energy”——無論在任何環境,都願意繼續努力的態度。由此概念出發,「我願意」計劃發展出很多活動。我們希望走入社區,跟人有接觸,於是 “Skill Swap” 便成為其中一項活動。其實每位團員都有個別專題活動,我本人訪問了十位我本來並不認識,但很有「我願意」精神的人。歐珮瑩則每星期到公園跟小朋友講故事,因為她覺得故事對小朋友成長很重要。

S: “Skill Swap” 怎樣進行?
G:首先有幾項重要佈置是必需的,包括「草地」、幾個供人交換技能的帳篷、和一個大佈告板。任何人都可以在佈告板上寫下想教別人的東西,而任何人都可以免費學習。每節為時十五分鐘,基本上是一對一的教與學,不過有時反應太熱烈,都可以視乎個別教學性質而多一點學生和時間長一點。當然,十五分鐘的時間其實學不到甚麼, “Skill Swap” 的目的是給參加者一個機會,跟陌生人互相溝通,去分享一項自己的專長,將有用的東西跟別人分享。

S:反應如何?
G:實行起來跟原先想像有很大出入。第一年我們在中環舊街市行人天橋「城市綠洲」舉行,當時很擔心會沒有人參與,特別是教的一方。所以我們預先邀請了一些有獨特技能的朋友準備任教,萬一沒有街上的朋友願意任教,也不至於整個活動不能進行。結果雖然是學的人比較多,但當他們學完之後,是很願意去教其他人的。當學了一兩個新技能之後,他們都興高采烈地告訴我有甚麼獨特技能可以教授給別人。又有一些朋友在一天中學了很多,第二天帶備工具來要教其他人。反應比我們預期中熱烈!

S:參加者一般會教些甚麼?有特別難忘的經歷嗎?
G:簡直是五花百門!有講解如何欣賞花式跳水、品嚐芝士、品酒、製作Lemonade、追求異性技巧、臺灣麻雀、社交舞等等。我自己教了製作三餸一湯和使用Excel程式。最難忘是有一位婆婆,我們見她玩了大半天,學過了好些東西仍意猶未盡。於是我們便走過去逗她,問她有沒有東西想教人。她原先都推說沒有,但我們鼓勵她,說以她的人生閱歷,一定有東西可以跟大家分享。最後她向我們訴說日佔時期,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景況,結果就聚集了二十多人圍著細聽。半個小時的分享令大家都很感慨,婆婆也說得淚流滿面。她本來以為沒有人願意聽她的故事,平日對兒孫也不會特別提起這段歷史,分享完畢她自己也感到釋懷。我相信這例子最能代表我們整個計劃的目標:第一是跟陌生人分享,第二是透過分享可以令我們知道,原來自己擁有那麼多。

S:你視 “Skill Swap” 為一種藝術嗎?
G:我相信 “Skill Swap” 是一件富有藝術色彩的活動,所有佈置都經過精心的設計,例如顏色的配合,「草地」的佈置等,這都令 “Skill Swap” 有別於一個社區服務。試想像,在中環這金融中心,正當大家都急忙地走過時,竟然出現一塊很舒服的「草地」。我們在城市中建立一個綠洲,只要你願意踏進來,整個氣氛和感覺就不同了,跟石屎地很不同。我們是以藝術的角度去建立一個平台,像一個小型主題公園,參加者自己決定怎樣去玩,我們反而牽涉得很少,也沒太多規則。另外我們很鼓勵義工們要主動去跟人溝通,而不只是派傳單。我自己也試過跟素未謀面的路人傾談了個半小時!

S:你如何看待「一路清空」的藝術定位?
G:我認為用藝團來形容我們會比較貼切,因為我們不單只從事戲劇製作。其實名稱「一路清空」就是我們希望做到的事,希望祝福每一位在生活中找到你自己頭上的一片天空。我們不是要提供答案,而是透過藝術去影響他們的生活,從而令生活改善。因此我們的活動一向都較為正面和充滿能量。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已經有這個想法,多於要如何提升藝術水平。

後記
G:從營運角度來看, “Skill Swap” 確實有點「搵自己笨」!因為是零預算,亦沒有收人,是純粹的分享。但回頭細想,有時我們做演出,就只能演給負擔得起的人入場欣賞,是有錢的人才有資格看。所以我們希望跟觀眾可以更親近一點,想跟市民有直接的互動。過程雖然艱辛,但很有趣,亦希望一直做下去。我們希望透過這件事可以發放很多能量,亦吸引到新的觀眾入劇院,所以我們會堅持每年都做!


活動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48917621975627/?ref_newsfeed_story_type=regular

劇團網頁:
http://www.the-radiant.com/

「我願意」計劃主題曲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張銘耀 (German Cheung)

「一路青空」的創團成員及藝術總監。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系學士(榮譽)學位畢業,在學期間以優異成績榮獲多個獎學金和獎項。畢業後正式投身演藝工作,與眾多個專業的舞台單位、教育機構及和中小學校等合作,包括:香港話劇團、中英劇團、春天舞台、演戲家族、三角關係等,擔任演員、導演、戲劇導師等工作。 2009年正式成立劇團「一路青空」,全力發展教育和戲劇演出這兩方面的工作。

......
藝術類型: 演員
歐珮瑩 (Toby Au)

一路青空創團人之一。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在校期間曾參演校內多個製作,曾獲「傑出學生獎」及多個獎學金。 畢業後亦與多個劇團合作,包括香港話劇團、W創作社、三角關係、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等。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