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人生下半場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89)《△志》

踏入新一年,再過廿多天便正式告別不惑(其實四十點解會不惑?明明還有大把事情在疑惑……),跨進四十後正式進入人生下半場。如無橫禍大病痛等,香港男性大概八十歲命,減去結尾十年八載機能衰退身不由己,剩下卅年左右;然後女兒還小,供書教學是其次,時間分配上不少事情當然以她為先,扣除未來約十多年這種「未甩得身」的情況,原來只剩下十多年的自由時間而已,面對如此的下半場時間表,不由得使人心頭涼了一截。

下半場?轉個場!

幸好早前在社交網絡讀到一則挺有意思的文章,對於人生下半場頗有啟發。該篇文章是寫日本著名動畫家天野喜孝(如你未聽過不代表他不著名,自己Google一下吧~)如何在動畫界躋身神枱級傳奇之後先後轉換人生跑道踏入插畫界和藝術界。雖然上述三者在不少人眼中分別不大;然而當中的工作性質、人脈圈子和思想範疇根本是兩碼子的事,其轉捩點和細節不搬字過紙了,箇中最打動筆者是他提出的那種心境和人生觀──「創作這回事,本身就是與形式的戰爭,所以一旦變得形式化,你只能從那裡離開,重新出發。」大半生人在一個行業由初出茅廬到薄有名氣、然後名成利就,難聽點說,「食老本都夠過世」之時,要重拾初心另覓挑戰絕不容易,轉場成功麼?成功人士再取得成功,人家會視為理所當然,失敗麼?喜歡「睇人仆街」是世界共同愛好,何況若是成功人士仆街的話更值得大家揶揄,即使能做到笑罵由人,每當掌握了某件事情後又重新來過,要克服的往往是個人內在掙扎;所以天野喜孝的選擇和心路歷程,實在比我們想像的來得更困難。

藝術是心態、變幻是永恆

既然勁人尚且願意褪下光環勇於在不同年紀作出轉變,何況是吾輩談不上任何成就和包袱的?想當年在藝術系混混噩噩三年唯一學到,是藝術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開闊了我對世界的想像,「真係唔得咩?無嘢係無可能嘅…」成為了腦海中時 常出現的詰問。沒錯,藝術家可以是一個身份或一份職業,但更可以是一種心態,既然一世人七除八扣後,原來勉強還有十多年相對自由的時間,何不想想到時有甚麼好玩的事情值得嘗試?藝術家除了在某個特定媒介表現出色外,更應該從不同的人生經驗中盡量豐富自己對世界的感悟,畢竟人生就是我們每個人最重要的作品吧?新一年,尤其在香港,不會過得容易,與其被動地希望有誰會挺身而出帶領我們做些甚麼事來,不如認真想想自己是否願意作些甚麼改變,並透過積極實踐,為新一年帶來不一樣的意義,如果轉換這種想法,其實十零廿年不也夠再轉換幾趟跑道了麼?又好像不是太灰……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