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 藝廟春祭

本文轉載自2019年3月號(vol 90)《△志》

3月,會令人想起甚麼?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揚州」?沒有公眾假期好無癮?報稅截數的月份?從事藝術相關行業的,則是大型藝博會漩渦;不論屬漩渦中的主角、周邊的藝術勞動一份子,還是因大部份人力物力都被吸走了,想在該段期間找個朋友幫忙別的事情都無人手之受影響戶,都一律無可避免地捲入了漩渦之中。

周而復始

無論是早期的Hong Kong Art Fair,到Art Basel、Art Central、Affordable Art Fair、 Hotel Art Fair、水墨藝博……模式其實大同小異,統籌博覽會的、在畫廊工作的、參展的、公關的、運輸的、佈展的等等,忙忙亂亂一年過後又周而復始,甚至連評論的、入場打咭的,都似是落入了既定的循環,《無間道》話齋,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循環過後除了帶來經濟產業鏈上一連串交易活動以外,還可以讓我們思考甚麼呢?實在是值得想想的課題;然而小弟才疏學淺,不懂在學術層面探討,唯有另闢蹊徑,找來一些本地藝術家朋友趁趁墟搞點事情。

藝廟春祭

每逢三月初春之時,香港的藝術氣氛總是一時無兩得來卻又引起是禍是福的討論,這段被戲謔為「藝術大爆炸」期間,主流媒體總聚焦其商業價值藝術錢途,業界人士就各懷忐忑,有份參與的難免為著銷情「籮籮攣」;沒能參與的,如擺出不屑姿態又怕被視為酸溜溜,更怕被身邊姨媽姑姐視為不入流,總之有口難言。海外來客呢?世界級大粒者,當然早被各式社交聯誼派對列為上賓;來從事藝術勞動的老外呢?亦不難在下班後各自有局,但總有少部份真心想來看看本地藝術生態的吧?至於普羅大眾,當然掛心能否擠進場地打咭至上,重點拍攝手中VIP入場券是常識吧?如是者,半年前左右,筆者和另外兩位藝術家,何兆南及黃宇軒在談論藝博會期間,本地藝術家有甚麼好做的時候,何提出了個很有趣的點子,就是藝術廟宇。

廟宇,是華人社會中一個有趣的場域,無論是否有著宗教信仰,每遇事情吉凶難料、個人鬱結難解之時,不少人會選擇到廟宇祈求問卜;同時,廟宇亦是不少外籍旅客來港必遊的文化景點。

由藝術家們自行構建的快閃藝術廟宇(Pop-up Art Temple),正好成為上述各種需要的絕妙結合──主流媒體能在藝博會期間找到別的妙事報導,業界人士則可在廟中透過各種春祭儀式一解心中困惑、尋得心之所安,甚至發泄一下心中憤懣;圈外大眾既有鬼馬吸睛作品打咭,又可在藝術商業活動氾濫之時,入廟窺探香港藝術圈短暫風光背後血淚實況,更提供了一個充滿地道特色的場合供旅港遊客體驗,實在功德無量,善哉善哉。這座快閃藝術廟宇在哪?自己上網找找不難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