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曲先定詞先?

本文轉載自四月號(vol 58)《△志》

在不同場合有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你創作歌曲時,是先有詞,先寫旋律,還是先構想和弦呢?」我想每個創作人都有自己的習慣。我自己創作流行曲時大多數是旋律與和弦同時出現,最後才填上demo 歌詞或找其他人填詞。但有時也會曲詞和弦三者一起出現,尤其是在創作重要的樂句時。可能由於廣東話是聲調性語言,即說話也帶有音調,所以歌詞會令人聯想到旋律。舉例,由吳浩康主唱,我作曲的《孩子王》,副歌第一句歌詞是「小孩子」,雖然最後填詞的是林夕,但「小孩子」這三個字在我創作demo詞中已有,而且是詞、音與和弦三者同時想到。在這首歌曲中,「小孩子」的音是mi-sol(低音)-mi,而本身「小孩子」這三個廣東話字的音調可以是mi-sol(低)-mi 或mi-la(低)-mi,如果用其他音的話就不「露字」(表達不到歌詞本身意思或變了其他意思),如用mi-sol(高)-mi 的話就變了「小high子」,mi-re-mi 的話就差不多要變「小蟹子」了。所以當諗到一兩句有趣的廣東話歌詞就差不多可以直接把他變成旋律了(當然好聽與否另作別論)。而這也是廣東歌先詞後曲的難度,因為詞會限制了旋律的進行,這樣創作旋律的難度就大大增加了,除非一字多音,如許冠傑的『鐵塔凌~~雲』,就可以脫離歌詞音調的框框去創作旋律。但現代的廣東歌盛行一字一音,一字多音會顯得古老,所以現在要創作廣東歌要先詞後曲就更困難了。

但當我創作普通話及英文歌的時候,我是較喜歡先詞後曲,或先詞後曲再修詞。因為普通話雖也有音調,但音調上的使用較廣東話自由,先詞後曲不會限死旋律創作,反而可以從文字中獲取靈感。尤其當為合唱團創作普通話歌曲時,一字多音的應用不會顯得過時,所以旋律創作的變化就更大了。而英文這種語文重節奏,先詞後曲雖然對旋律的節奏有一定規限,但在音調上就相對自由了。遇上句式很美很有趣的英文詞,創作旋律時也特別順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0, 2018

【創作雜記】SMASH!

最近為男子組合SMASH的音樂會寫了幾首新曲,組合成員有鋼琴家黃家正、口琴家Cy Leo和色士風演奏家孫穎麟。我之前與黃家正和孫穎麟合作過,...
Jul 12, 2018

【仁云亦云】全球藝術四年展

世界盃,四年一度全球盛事,早已不單是足球比賽咁簡單,說是另類形式世界大戰或有點嚴重;然而,隨著媒體落力發掘球賽以外故事,讓我們能夠由世界盃看...
Jun 28, 2018

【創作雜記】甚麼是編曲?

談到音樂創作或流行曲創作,很多人都會說首曲怎樣怎樣或首詞怎樣怎樣,很少人會談到編曲的部份。我小時候以為編曲是指決定音樂段落的次序,唱幾多次副...
Jun 27,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1)

1968年我讀高中,開始懂事。父親日睇兩份報紙,受他潛移默化之下,我也養成閱報的習慣。中學畢業後,有日我亂打亂撞用五毫子在街邊報攤買了一份由...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20, 2018

香港音樂王子 高世章專訪

作曲家高世章的創作力有幾神級,眾所周知:他從出道至今贏盡每一個原創音樂獎,亦橫掃多個劇場及電影界的原創音樂獎項。若你認真聽他的作品,更會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