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曲先定詞先?

本文轉載自四月號(vol 58)《△志》

在不同場合有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你創作歌曲時,是先有詞,先寫旋律,還是先構想和弦呢?」我想每個創作人都有自己的習慣。我自己創作流行曲時大多數是旋律與和弦同時出現,最後才填上demo 歌詞或找其他人填詞。但有時也會曲詞和弦三者一起出現,尤其是在創作重要的樂句時。可能由於廣東話是聲調性語言,即說話也帶有音調,所以歌詞會令人聯想到旋律。舉例,由吳浩康主唱,我作曲的《孩子王》,副歌第一句歌詞是「小孩子」,雖然最後填詞的是林夕,但「小孩子」這三個字在我創作demo詞中已有,而且是詞、音與和弦三者同時想到。在這首歌曲中,「小孩子」的音是mi-sol(低音)-mi,而本身「小孩子」這三個廣東話字的音調可以是mi-sol(低)-mi 或mi-la(低)-mi,如果用其他音的話就不「露字」(表達不到歌詞本身意思或變了其他意思),如用mi-sol(高)-mi 的話就變了「小high子」,mi-re-mi 的話就差不多要變「小蟹子」了。所以當諗到一兩句有趣的廣東話歌詞就差不多可以直接把他變成旋律了(當然好聽與否另作別論)。而這也是廣東歌先詞後曲的難度,因為詞會限制了旋律的進行,這樣創作旋律的難度就大大增加了,除非一字多音,如許冠傑的『鐵塔凌~~雲』,就可以脫離歌詞音調的框框去創作旋律。但現代的廣東歌盛行一字一音,一字多音會顯得古老,所以現在要創作廣東歌要先詞後曲就更困難了。

但當我創作普通話及英文歌的時候,我是較喜歡先詞後曲,或先詞後曲再修詞。因為普通話雖也有音調,但音調上的使用較廣東話自由,先詞後曲不會限死旋律創作,反而可以從文字中獲取靈感。尤其當為合唱團創作普通話歌曲時,一字多音的應用不會顯得過時,所以旋律創作的變化就更大了。而英文這種語文重節奏,先詞後曲雖然對旋律的節奏有一定規限,但在音調上就相對自由了。遇上句式很美很有趣的英文詞,創作旋律時也特別順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2, 2018

【雕文嵐女】展場佈置反芻_「灣仔文法:過去、現在、未來式」

當代展覽中,無可置疑,策展人已成靈魂人物。藝術家作為參展人,亦是策展團隊的合作者之一。這次藉著最近的展覽,試來回味策展佈場的精彩一二。 客席...
Oct 31, 2018

【創作雜記】音樂人逛東京

很多音樂人都愛到日本旅遊,除了美食風景和新奇精緻的產品之外,日本還有很多吸引音樂人的東西。我在初投身音樂行業時已經非常喜歡到日本旅遊,尤其是...
Oct 26, 2018

【仁云亦云】亞洲種子十天台灣之旅 (下)

上期和大家分享了本地藝術單位「天台塾」舉辦的「亞洲種子計劃」香港工作坊環節的情況,今回續寫點點台灣研學部份的所見所想,不過因十天旅程的細節和...
Oct 18, 2018

締造東方神韻絕美體驗 譚盾親述《慈悲頌》創作因緣

敦煌莫高窟集繪畫、雕塑和建築藝術於一體,它象徵了人類輝煌的絲路文明,一如古代藝術的編年史。中國著名作曲家譚盾近五年來陸續拜訪莫高窟,更破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