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二)

本文轉載自2017年9月號(vol 74)《△志》

上一期講到,中樂團體制其實是參照西洋管弦樂團而發展出來,而如果我們把中樂團跟西洋樂團對比一下,吹管組就類似西洋樂團的木管樂組加銅管樂組,彈撥組類似豎琴、鋼琴和弦樂組的撥弦,拉弦組類似弦樂組,打擊樂組就類似西方的敲擊組。

既然好像可以這樣配對,那我們在編曲時可否直接當西洋樂團編呢?答案當然是不可能。那我們要知道分別在哪裡。先談基本的西方管弦樂法,一般可以把弦樂組當作樂團的骨幹,最重要的部份。其中一個較易入手的編曲方法是先編好弦樂組,然後加編木管是色彩的添加,再加編銅管樂組就是力量的增強,最後加上敲擊樂就是再一層的色彩和力量,就完成了。當然因應各種音樂有各種處理,但我是極度簡化了讓大家容易理解和入手。

好,那編中樂可否先編拉弦組作為主骨幹然後再加上其他聲部呢?儘管有時可以這樣,但我覺得在一般情況效果都不太理想。因為在西洋樂團中,弦樂組可以充分地掌管和聲、旋律和節奏這些音樂中最基本的元素,但中樂團裡拉弦組的和聲表現力和節奏力量較弱,很難像西洋樂團的弦樂組般獨力就能發揮自如。其中一個原因我認為是普遍中樂人對於(西方)和聲學的理解很弱,而民族管弦樂的發展除了參考西樂團編制外,西方的作曲法、對位法與和聲學也幾乎是直接的在用。所以雖說是「中樂」,但要把中樂團的音樂奏得好,除中樂外,對於西方音樂的理解也必需要好,這個是我見很多中樂人都忽略了的。尤其在拉弦的世界裡,如果對和聲學理解不足是很難把和弦奏得好,那怕只是一個簡單的三音和弦。所以如果把有複雜和聲的段落直接交給拉弦組,很多時問題在於樂手能否對和聲有充分理解地把音樂呈現出來。那麼我們可否直接棄用西方和聲?這個當然可以,但問題就是,我們可以用甚麼其他元素去代替它又得到良好效果,畢竟西方和聲美學基本上現在已主導全球,用甚麼來配合高中低聲部交響又能令音樂富感染力,有待各位作曲家的努力嘗試。假設我們還要採用西方和聲,那我們選用較簡單的和聲和對位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避開了一些問題。再加上笙這一組在音高上較穩定的樂器作和弦支撐,拉弦集中表現旋律線條的美,那效果會較好。而且拉弦組中的高二中胡三組胡琴的音色在各音區也有很不同的音色,演奏直立式和弦的時候,選擇各組胡琴在不同音區的音的組合就要非常小心了。我個人經驗認為把中樂的拉弦組直接當西樂的弦樂組用效果不容易理想,但如配合其他樂器編配就會容易得多。這可能也與西樂有很多弦樂團,但中樂的拉弦團就很少有關。

那如果編寫中樂不建議以拉弦組入手,那我們應從何開始學編?我建議先學習編好簡單的「四行譜」,就是先把音樂的線條和元素歸納為四行,例如先分開旋律、副旋律/對位、和弦/節奏與低音/節奏四行,再把各類樂器分配好演奏那一行,再細分樂器,這樣我覺得對於初學者來說會易入手一點,編曲的紋路也會清晰一點。初期學習編曲也可參考早期中樂作品如彭修文的作品,織體線條清晰,對初學者是很好的參考。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
Dec 01, 2017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
Nov 30, 2017

驚慄的《國慶音樂會》

我看這場演出前,未有聽過《愁空山》,完全沒有原先由中樂團演奏的印象、聲音和意義。吸引我入場的並不是這首相當出名的笛子協奏曲,更不是耳熟能詳的...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