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環一役為例:金鐘、銅鑼灣和旺角三個現場,各式各樣的藝術品如大件雕塑、漫畫、電腦繪圖、裝置和概念藝術等,熱鬧地現身各個角落。音樂有《海闊天空》和《一起撐傘》。遠至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則有民主女神作為象徵符號,維繫人民的抗爭力量,成為精神座標,激勵大家堅持下去。

1968年法國巴黎五月期間,一群藝術家成立了Atelier Populaire這個組織,生產數以千張海報,以游擊式行動支援運動。這組織潛藏在著名的法國美術學院中,藝術家們在工作室過夜,日以繼夜祕密地印製單張,作為抗爭武器。這一代充滿叛逆符號的海報和單張設計風格,是革命示威圖像的重要歷史,影響着隨後幾個世紀的街頭藝術發展——70’s的崩藝術(punk art),以及世界知名街頭噴畫大師Banksy。50年前由Atelier Populaire創作的這個平面設計系列,今天有人在畫廊和博物館拍賣,成為收藏家和中產人士追捧的收藏品。原本一張張反社會、反剝削、反政府、反資本家、反建制、反權威的作品,今天成為有市有價的商品,夠諷刺嗎?

1968年3月,英國倫敦有上萬人在美國領使館舉行反越戰示威,事件後來演變成民眾用石塊攻擊警察,警方則以催淚彈回應。英國搖滾樂隊Rolling Stones的主音歌手Mick Jagger寫了首《街頭戰士》(Street Fighting Man),這首政治歌震撼了年輕人,強勁的節奏激發一代憤怒青年人的熱血,離經叛道的樂隊燃起一股青春怒火,叫反抗情緒越加熾熱,連英國政府也忌Rolling Stones幾分。歌詞是這樣的:

Everywhere I hear the sound of marching, charging feet, boy
‘Cause summer’s here and the time is right for fighting in the street, boy
Well what can a poor boy do
Except to sing for a rock ‘n’ roll band
Cause in sleepy London town
There’ s just no place for a street fighting man
No
Hey ! Think the time is right for a palace revolution
‘Cause where I live the game to play is compromise solution
Well, then what can a poor boy do
Except to sing for a rock ‘n’ roll band
‘Cause in sleepy London town
There’s just no place for a street fighting man
No
Hey ! Said my name is called disturbance
I’ll shout and scream, I’ll kill the king, I’ll rail at all his servants
Well, what can a poor boy do
Except to sing for a rock ‘n’ roll band
‘Cause in sleepy London town
There’s just no place for a street fighting man
No. 

歌曲於1968年8月播出時,正值紐約、巴黎、羅馬、柏林學生上街抗議的時刻,後來芝加歌電台禁播這首歌。可惜,同年年底,Rolling Stones退下火線,為電視台拍攝《搖滾馬戲團》演唱會,他們更穿上小丑服演出,從此不再創作政治歌曲。跟89年曾參予過跑馬地賽馬會《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歌星演員太相似了,大部份人隨後幾年自動洗底,不敢再站到台前表白或堅持立場。

歷史發展到今天,全世界大右轉,民粹威權抬頭,再看看近日0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專橫嘴臉,粗暴不講理的手段愈來愈離晒譜,眼見香港失去的,愈來愈多。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