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上)

本文轉載自2017年3月號(vol 68)《△志》

大概是1995年吧,莫昭如介紹我到香港中環視覺藝術中心教七個八歲左右的小朋友畫畫,當中有輕度智障、輕度自閉或唐氏綜合症。每次我嘗試用不同遊戲引導他們創作。其中一名自閉症男孩,只顧在畫紙上不斷重複寫地鐵站名字,他母親解釋,自六歲開始他已可以將見過的地鐵站名全部準確地寫出來,但沒有人教過他。短短六堂課,他就寫足六堂,無視我堂上示範過的簡單練習,他這種能力,從何而來?我不得而知。自此,經莫昭如的介紹,隨後十多年,我斷斷續續主持過多次大小型戶外戶內傷健合作的藝術工作坊。

 

廿多年前那個不斷重複寫字的男孩,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為了認識自閉症是甚麼,我到圖書館找相關紀錄片看。治療師將八個印在紙牌上的數字:12、 32、16、50、11、63、80、47放在自閉症男孩面前,問哪個數字最大,他答:「一樣大。」這是對的,因為數字的實質尺寸是一樣大。原來他們的認知能力是直覺,而不是概念的。記得2005年看過一部韓國電影《我愛馬拉松》,患自閉症男主角草原熱愛看電視上大自然斑馬的紀錄片。一次在街頭,草原看見一名女子穿了黑白斑馬紋半截裙和挽著同樣花紋的手袋,他走上前從後摸了女子的屁股一下,又搶走了手袋。結果媽媽要上差館向警察費盡唇舌解釋,最後還遭到該女子的惡言歧視。

2013年東華三院開辦了全港第一間i-dArt愛不同藝術學校,專門教導智力和身體有殘障的同學,提供三年全面藝術基礎課程,實踐與理論兼備,由初階的藝術常識到不同物料的創作方法都有教授。它不是一般的短期興趣班,而是前後有六、七位專業導師貼身教導足足三年的課程。剛於2016年十二月,學校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辦了第一屆畢業展,我有幸被邀請為策展人。去年夏天,在第一屆三年課程完結後,我客串擔任了六堂導師,在這幾星期中,近距離接觸學生,加深認識他們的作品,這大大幫助我策展的方向和焦點。

其間,我遇到一位年約三十餘歲叫嘉欣的女子,她非常喜歡寫字,不過,這次不是寫地鐵站名字,而是明星、電視節目、百貨公司和成藥名稱。廿多年前的問題又再浮現在我的腦海。今次,嘉欣還發展到用剪紙手法,再以厚厚的白膠漿把剪下的名字有序地拼貼在一起,色彩繽紛,別樹一幟。看過的電視節目,喜歡的明星,藥名等,嘉欣以文字符號取代圖像,直接貼在紙上,這算是另一種的再現嗎?無意義的「所指」令「能指」變得空洞,抽象的符號只剩下顏色、筆觸和工整的舖排。這種直覺式的條件反射,正是嘉欣的認知方式,她一方面用文字來表述意念,另一方面她卻未能用語言解說它的意義,符號與聲音之間斷開,成為一行行無法產生連貫意義的裂縫,任觀眾自由聯想,讓想像填滿那罅隙,由空變成實,這正是嘉欣作品好玩的地方。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
Aug 03, 2017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