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下)

本文轉載自2017年5月號(vol 70)《△志》

黃日洪,六十餘歲。

他仿似一個「問題」老人,跟他前後接觸五個月內,每次見面他都重複問我:「我甚麼時候可取回自己的畫?」(所有同學的作品都由院方妥善儲存),我每次都認真地答:「等搞完展覽後。」一堂課兩小時可以問五、六次。日洪住院多年,一次院友過身,死亡便進入了他的意識中。自此,他對死亡產生了好奇心,經常向王建衡導師及所有I-Dart相熟職員問一連串問題,例如:「死咗之後去邊?變做遊魂野鬼還是上天堂?」、「死咗邊個幫我揀棺材?」、「死咗條脷去咗邊?」、「死咗個人會唔會好攰?」(原因可能是看過粵語片的疆屍不停地跳)、「你哋點知我鐘意邊副棺材?」、「死咗啲眼耳口鼻變成點?」,「死咗邊個幫我搞喪禮?邊個幫我搞死亡證?」、「我死咗,你王sir會唔會喊?」、「我要我的墳墓擺係彌敦道。」(可能想多些人睇到)……

 

王sir有見及此,於是乘勢選擇以死亡為主題,邀請有興趣的同學參予,開始時有四位參加。王sir帶他們去鑽石山火葬場和其他墳場實地考察,又去萬國殯儀館認識喪禮進行的情境,觀察現場物件,如:棺材、花牌、花圈、輓聯、紙紥公仔、香爐、祭壇、照片、吉儀封包、排椅、金銀衣紙……等。還有週圍嘈吵的殯儀音樂。總之利用一切視覺的、聲音的物質剌激他們的想像,嗅一嗅死亡的氣味,來一次近距離感受一下死亡的氣氛,然後返回畫室,在王sir的引導下,逐步探索如何表達死亡的連串創作,由簡單畫花圈香爐開始,慢慢地進入較複雜的立體棺材製作。最終,只有日洪一人堅持下去。經過差不多半年跟王sir對話、商討,交流,最後以裝置藝術手法呈現日洪的想法,他希望哥哥和許多朋來他的喪禮,跟他們見最後一面,說聲永別。技術上由幕後職員支援,如燈廂設計等工作。作品現正永久放在萬國殯儀館一個當眼處,就在棺材展示室附近,所有親人要揀棺材時,是必經之地。 

日洪的畫風相當獨特,有點似台灣農民畫家洪通,人物造型很稚拙,率真。日洪喜歡不斷重複用線條「填滿」一個圖像,例如他要畫一個人物,他會用線條來來回回「填滿」頭、頸、膊、手,有時單色,有時雙色。在看似雜亂一遍的線條,仍能從顏色的差異中辨別出具體的細部、又或以不同的排線,區分每個細節,這種亂中有序的獨創手法,一切都在日洪的掌握之中。我又想起德國新表現主義的另一位健將Peter Bommel,他同樣用密集線條來「填滿」每個清晰的圖像,只不過線條排列得較簡潔,差不多可以數得出來。兩者的人物造型同樣簡單,省卻細緻的描繪。

聽聞日洪來年準備出版一本「人生故事冊」,義工訪問他過往一生不同時期的經歷,以文字紀錄下來,而他將這些多姿多彩的生活片段,用畫表達出來,圖文並茂述說日洪自己的一生。採訪義工告訴我,原來日洪當年曾經暗戀過一位女院友,還慨嘆自己咁靚仔,點解無老婆,說時認真兼自信。我期望這本「回憶錄」快些出現,看看這位畫家不為人知的故事,必定有趣。

日洪,加油 !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
Aug 03, 2017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