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Oh ! Shit ! ! ! (下)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藝術家似乎特別喜歡借用屎來表達某些意念,就以近幾十年的藝術發展來看,一代又一代的藝術家從未厭倦用屎這個「現成物」,翻炒再翻炒,樂此不疲。我想講的是比利時藝術家Wim Delvoye。他於1992年第九屆文件展中,拍下自己的糞便,並將影像移印至光亮的磁磚上。多塊對稱的屎條磁磚,排成一大幅工整的圖案,遠看異常美觀,可供作牆壁裝飾用,這些屎圖案磁磚後來竟然被搶購一空。文件展策展人Jan Hoet欣賞Wim,成功地突顯了純藝術與民間傳統藝術之間的矛盾。

Wim對屎的鍾情,簡直是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他竟然花上八年時間,跟科學家共同研發了一副模仿人類消化系統的機器。把食物放進機器,經過一步步生物消化程序,最終變成糞便。一條條帶有臭味的屎,從機器另一端管道排出。他把部份成品裝入注滿resin的玻璃樽中保存,部份則經風乾後放入膠袋,再以真空方式包裝成一袋袋壓縮了的屎條,凹凸分明。兩者相繼推出藝術市場拍賣。一次在巴黎展出時,購買的觀眾蜂湧而至,價錢被搶高一倍,依然供不應求,輪候名單還一大堆。天下間真的無奇不有,竟有人排隊購買屎藝術品。

這副機器名叫Cloaca original,拉丁文Cloaca意即toilet。2000年的作品是橫向的,其後發展成幾個版本,有Cloaca-New and Improved, Cloaca Turbo, Cloaca Quattro, Cloaca No.5, and Personal Cloaca。最近一副機器則是直立式的,跟人類的身體結構一模一樣。只要將生果、蔬菜、肉類、甜品等餵進機器口部,經過它的胃部、小腸、大腸,最後轉化成半固體排出肛門外。Wim曾將這些作品拿去實驗室化驗,報告結果證實它跟人類的糞便極為相似。Wim以這創作來嘲諷現代藝術,批判整個價值體系。他認為現代社會中的所有事物都是沒有意義的,他創造了這副機器,就是專門生產無意義的東西。2007年,Wim在展出Cloaca期間,除了賣屎作品外,還特別印製一批廁紙作為紀念品,網上五卷就賣300美元,超扺 ! 2009年,Wim參加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博物館就用了過百萬美元收藏這件「造屎機」,每天開動,生產發出臭味的屎。還有,單是第三代直立式意念草圖,就賣了幾千英磅。

由Piero Manzoni,Andres Serrano,Paul McCarthy到Wim Delvoye,第一件屎創作是批判性的前衛藝術,之後就已被發達資本主義所吸納,變成純粹賺錢的策略。無論放大了的屎照片,巨形吹氣屎雕塑,機器製的仿真屎,甚至其副產品——廁紙,草圖等,全部都有個價,這名符其實是一條可發達的「屎」橋。另一位收藏真屎的藝術家Stuart Brisley,他其中一件作品The collection of ordure也有屎在其中........夠了,講夠了。

乜話!?林鄭選特首??Oh, BIG BIG Shit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3, 2017

重要的是能有所選擇——「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

藝術家徐世琪最新個展「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展出了她的全新作品,包括繪畫、錄像、髮綉及裝置藝術,呈現她對精神病及社會操控的延...
Jun 22, 2017

好色老頭的日常——荒木經惟「Last by Leica」

荒木經惟愛自稱為攝影天才,向以性來表達個人觀點,他口不擇言地高舉性和女性為人生所有,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敏感部位,還有其帶點窩囊的外型,常惹來...
Jun 20, 2017

【仁云亦云】本地文藝空間的想像

認識筆者的朋友或都知道,小弟早前在深水埗開設了一個新的複合式藝文創意空間,名為合舍(Form Society),因是地舖的緣故,不少人都想知...
Jun 19, 2017

龐雜繁響的迷離恍惚 「楊嘉輝的賑災專輯」——香港在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主題為「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e),作為這場藝術盛事的香港代表,楊嘉輝展示的是「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Jun 06, 2017

以藝術作為事業——鄭婷婷專訪

藝術家,說到底是何種形式的存在?在中學時期,這名詞和藝術史上留名的大師彷彿劃上等號:達文西、莫內、畢加索、齊白石、張大千等,「藝術家」一詞難...
Jun 01, 2017

走入物件錯置的迷宮——鄺鎮禧《遠離那些石頭》

用混凝土包裹鋒利鋼齒,讓閉路電視與觀者對視,在室內放著馬路常見的障礙物,在窗口塗抹顏料直至看不見窗外景物……這些景物都在鄺鎮禧個展《遠離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