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朱事八卦】一封信

本文轉載自2015年3月號(vol 46)《△志》

親愛的朱栢謙:

老友,你好嗎?(廢話罷!我肯定你不太好)很久沒有跟你通訊了。雖然沒有跟你通訊,不過我想告訴你,其實你每一個演出的每一場我也有來看,甚至你生活的每一刻我也在場,你的好壞優劣我也收在眼底。不過這次通訊的目的不只是要跟你談戲劇及生活,而是要好好的去跟你聊聊,聊甚麼也好。

眨眼之間,你父親往生已有一年了,我想你一定很掛念他吧!你有記著他的遺言嗎?量你也不敢忘記,縱使有時候你因跌倒或軟弱而一時間忘記了,要記著,找到了,就要堅持及承擔。對於死亡這題目,2014 年在你的工作上我猜你應該有所體會吧!你要知道這些都是你死亡的預演啊!好讓你在真正死亡的那一刻會少一些恐懼,更安詳,而在生活上亦能更有目標更踏實(真的嗎?)……進了表演的行業真好啊!是祝福!(真的嗎?……哈哈!)我看了你在2015 年1 月的《動物園的故事》,你飾演的JERRY 在劇終時也是死了啊!哈哈!(你作為演員的命啊!)但我知道你在這劇中所獲益的不是關於死亡的,而是你開始探討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我記得你在此劇的演後座談會說過兩個例子,這兩個例子令我印象深刻。第一個例子是你說你在排練間接受記者的訪問,那可愛的記者妹妹在訪問中因要完成她的職責而問及製作團隊有關《動物園的故事》的簡介及主旨,但亦正正因此劇是荒誕劇的原故而難以詳細地說明(但其實也能很簡單地說個簡潔,但沒意思!)你說你們製作團隊蚊子上鐵牛無處下口,但那記者妹妹正誠懇盡責地追問著故事的簡介及主旨,於是你告訴她:「妳為達到工作目標而追問故事的簡介及主旨,這當然沒有錯而且專業,但對我而言我所珍惜在意及感興趣的是大家的相遇及緣份, 而可能正正是因為妳有著自己的目標而忽視了我所著重的,亦同時也可能因為我力有不逮而達不到妳的要求,這就是溝通的落差及荒謬,而這就是製作團隊在此劇中所領會的。」第二個例子也跟這個可愛的記者妹妹有關:「我告訴導演我覺得妳美麗,導演要我解釋我的立場及原因,我說妳有樣貌有身段人品好有幹勁並青春少艾,但導演繼續要我解釋甚麼是有樣貌,有身段,人品好,有幹勁及青春,當我再解釋了之後導演仍繼續問甚麼是甚麼……經過一番唇舌後導演仍不明白我的觀點。若是幸運,最終原來發現導演不覺得妳美麗;若是不幸,導演也覺妳美麗但他總不明白我的詞彙,就算有再精準的文字,也溝通不了。」溝通多無奈啊!但我跟你仍帶著希望吧!以我認識的你是不會放棄溝通的,對不?記著啊!文字不是溝通的全部,還有行為及發心等等!我相信有很多令你進步的機會正在等著你!努力!至於你的演技,小弟仍不敢苟同,若要得到我的認同,那就要再加把勁去生活吧!多點回佛堂,分配多一點時間給你家人及愛人,要好好的活!

老友,我可以跟你來一個好好的擁抱嗎? 祝安好!
栢謙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