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中年跨界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每年七月,本人總會自我製造機會慶祝生辰一番。由三十四歲那年在美國半夜昇起光圈,在加拿大種三十四棵樹開始,有一種意識悄悄地傳到腦中:要慶祝作為人類來到這個世界,自身就要成為這個世界的禮物,怎樣適當地展示這件禮物?藝術,也許,就是最適合我的媒介。但是,永遠停不下來的人,能滿足於單一化的媒介嗎?

今年已是第四十五年了,過了目標生命的一半,骨頭開始硬了,思想反而更鬆了。兩年前緣份到了,開始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籌辦一個不知是甚麼的計劃。對,這是一個可以坐滿四百多人的正式劇院,當中很多不熟悉的表演條例都必須要嚴格遵從。對於劇院新丁,表演藝術是世界的另一端,看似不遠,走了很久,依然只是看到朦朧的外型,真有點像Bill Viola的作品: Passage Into Night (2005)。也許,無法聰明地拆解世上的事和情,就是我的長處,那只好笨拙地去找它和視覺藝術的邊界,再順著邊界尋找較有彈性和韌度的地方盪一回鞦韆,看看邊界外的世界是何光景。

摸索這條邊界途中,我遇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不知是否巧合,大家的原生點都不在現時所在的位置。青年導演方祺端畢業於中文大學,看似文青的他,偏偏覺得中文系「悶」,課餘跑去劇社消磨。硬著頭皮,半推搪間開始寫劇本,才知道自己愛得太遲,只好等到畢業後才去台灣進修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研究班,回港後,成為香港演藝界的異軍,沒有香港師兄弟關照,有識之士仍然極力推薦給我,可見其才華橫溢。合作之後,果然氣味相投。我特別喜歡這類的朋友,也許因為自己也是半途出家,才進入當代藝術:大學由書法國畫出發,後來淺探中式版畫,畢業後再試探木雕,混合媒介的可能性,過了十年才落戶在軟雕塑裝置,同時擦著聲音、光和錄影影像滑行,偶遇了表演創作,接下去是怎樣的光景,我從沒有想過。只知道大學是一個發夢的地方,社會才是泡製夢想的道場。

另一位新朋友是上次在三棟屋的合作伙伴,王榮祿,馬來西亞人,來港多年後,以開放自由的態度,在跨界合作中探索身體和舞蹈之間的關係。我總覺得與他相見恨晚,不到兩年的相交,看了他不同的新舊表演計劃,無論是創團理念,對同儕的支持,對故土的懷緬,對香港的情懷以及對肢體可能性的造形和運行,我無不點頭拍手稱讚。當我們走在一起,無心的對話經常使我渾身一震,看清自己。他們二人讓我回到創作的源頭:直覺,在物件和不斷的嘗試中尋找可能性。這些話經常講給學生聽,自己卻已漸漸僵化在理論中,忘了練習和直覺的相關性。

這種學習經驗不是經常發生,尤其中年之後,在某一界呆得太久,都變成老油條了,早就該跳入油鍋中再翻炸一下。幸運地遇上這個計劃,特此自勉亦勉人。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王榮祿 Ong Yong Lock

王榮祿出生於馬來西亞,1989年加入香港舞蹈團,1993年加入城市當代舞蹈團。王氏為南群舞子創辦團員,1997至2001年間出任南群舞子藝術總監一職。2002年為香港演藝學院創作芭蕾舞《新舞動 — 4in》,憑其巧妙編排獲香港舞蹈聯盟頒發香港舞蹈年獎。2002年迄今獲香港藝術發展局委任為舞蹈界別之藝術顧問,並於2014獲頒「 香港藝術發展獎」舞蹈界別的年度最佳藝術家獎。

方祺端 Fong Ki Tuen

2012 年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研究班,主修跨領域表演、跨文化劇場、劇場美學。現為自由身劇場工作者。過往導演及文本創作的作品包括《碎夢人生同樂會》,《眾聲喧嘩( )》及《夢幻劇》。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