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催生下的藝術學生

本文轉載自2014年11月號(vol 43)《△志》

這不是按常規出現的文章, 檳城創作的續篇希望能在十二月與大家見面。最近所有的事都不按章法地發生,我也無法以正常的途徑去思考,心情壓抑得無法容得下創作。

已不是血氣方剛之年,最近的運動像是給我打了一劑回春針, 除了有些事非吐不可,居然還能安排得了那麼多時間在街上,在人堆中擠呀,鑽呀……那都是我平常避免要做的事。當然,能坐臥在街道中央仰望周圍的摩天大樓倒是難得的城市體驗。

最近有外國記者問我如何帶動學生上街創作,我愣了三秒:「吓,沒有呀。」他也嚇了一跳。「他們早就自動出擊了!」當我和幾位「老」戰友以公民身份在旺角非專業地與途人一起畫傘時,他/她們早已散落在佔區不同的崗位。除了在街上通宵達旦留守,他們還將垃圾/資源回收、宣傳環保節能、擔當修補、糧草補給等不同性質的後勤義務工作。這些藝術學生大部分都在做非傳統藝術創作的事。一句簡單的「街頭見」已是一個約定。

借社交媒體的便利,我們也大量地分享了不少相關好文章,讓大家明辨時局。也有學生因沒有看清楚我在臉書上的連串發表文章而向我提出質問,幾個回合的對答下,她終於滿意了,最後又有學生出來打圓場。我的情緒從腦充血急劇轉變成淚滿面。始終,我這個終年在象牙塔裡打滾的人還是被學生寵壞了,臉皮薄!回頭一想,學生們在這場運動下的成長的確不容低估。我們經年推廣閱讀,呼籲獨立思考,沒想到居然在催淚彈下一夜都催生出來了。相信以後香港學生不舉手問問題的現象將會有所改變。想到這裡,我的眼眶又濕了但也笑了。

由於之前做了幾年傘布作品,很多人見面都對我說,街上那麼多破傘,快去撿,將來留著做作品更有意義。我的心馬上沉了下來,這個時候還要撈運動的油水嗎?我回答:「那些雨傘真實地散落在街頭上,綁在鐵馬上,更美,更感人,更有意義,不亞於所謂的藝術品!」

有些學生來收傘做帳幕,有學生詢問立體製作的疑難,我能做的也只是經驗分享,做實事的還是他們,就像這場火紅的青春運動,學生的動力才是運動的靈魂。 眼看著傘布天幕掛起,雨傘人雕像和雨傘紫荊座落,摺紙小黃傘由金鐘的簡單版本進化到旺角的繁複版,創意在搭帳篷,紮鐵馬,建澡堂,寫標語,貼連儂牆(Lennon Wall) 中閃爍迸發,但沒有人站出來說那是「我的作品!」。我徹底地笑了。老鬼們,沒有英雄的年代來臨了,放手吧,相信他/她們可以比我們做得更好!

生逢亂世,藝術工作者除了界別身份,其實只是一個公民,我們應清楚良知和道德的具體表現。雖然有些自稱“藝術家”的外國人在現場做專業素描,吸引了大量的記者和攝影機,但是截至運動後的十五天,與我同輩的香港視覺藝術創作者都沒有在現場展示個人創作,大家好像很有共識地選擇做學生背後的支持者,避免喧賓奪主,讓這場學生運動更添清澈。在國際級璀璨的鎂光燈下,名氣與道德的抉擇中,香港人,這次真的值得自豪了。

藝術,讓她在運動中隨機生長;作品,沉澱後,一定會更加動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