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展後抑鬱症

本文轉載自2017年5月號(vol 70)《△志》

只聞產後抑鬱症,誰知藝術家亦有展後忐忑期。

籌備一年多的展覽剛在一月底開幕,首兩個月,我馬不停蹄:接受雜誌訪問,整理相片及文字,製作網頁,盡量讓自己忙碌,不想重蹈以往展覽後,讓空虛失落感迅速降臨。可惜,壓力還是悄悄找上門來。 每次回看, 總覺不足,思前想後,無法安睡。 想來好笑, 為了安慰自己,我找來抑鬱症快速測試,卻和其中所提及的症狀不謀而合:經常做事提不起勁或沒有樂趣; 情緒低落,難以入睡,擔心;覺得疲倦或活力不足;進食過量;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對自己失望;難於集中精神做事,有時坐立不安⋯⋯

 

想來,都是這次應用媒介的錯:裝置+機械+表演。

開展以來,我經常去觀看觀眾的反應。 在非藝術館的公共空間,混雜著路過的行山者、看古蹟的中外遊客、做通識功課的小學生以及看藝術展觀眾,無法預計他們的反應,卻難得見到作品與受眾的角力考驗。 有一次收到投訴:為甚麼沒有指示不讓踩上作品,而偏要阻止他們踩上去?既是藝術品,那就要和觀眾互動,為甚麼不讓踩? 語塞。也有些藝術學生私自掀開機械研究,無視我們對觀眾的信任而不在每件作品加安全罩。失望!裝置自八十年代出現在香港,大眾在非懂似懂之間,藝術家配合著主辦機構,摸著石頭過河:如何在觀眾安全、館內指示牌和作品干擾之間做出互信與平衡?因為文化教育不同,外國的經驗也僅能作參考,現實中,我們還得見招拆招。半年的展期,順暢的運作是基本要求。我每天提心吊膽,收到機械故障的通知, 技術人員馬上去也得幾個小時或一兩天才能修好,期間難免讓觀眾失望。之前做過無數次的測試,在現實中總是不管用。難怪永久裝置空間極少用機械裝置作品,除非有長期的寵大資金和人手支援,還有觀眾教育。

做裝置從來都不是討好的事。展後的處理才是惡夢的開始。上一次2013年個展後,加裝的閣樓早已滿座,這次回巢的作品一定要分拆皮骨才能放得下。裝置作品實在頭痛,離開了展區,就像無殻蝸牛,沒有了「包裝」,不容易出售,又佔地方,惡性循環,無法靠此生活,更讓人沮喪,越來越少藝術家從事此媒介。八十年代的幾位香港大型裝置藝術家已鮮做當年作品的規模,其他藝術家亦多以平面墻紙或投影去營造空間。

十多年前曾參觀香港裝置前輩郭孟浩在牛棚的工作室,十多呎高的樓底,千多呎的佔地面積空間,只剩狹窄的通道,隨意拉開一個抽屜,都是滿滿的膠卷筒。他說將來有錢就將它們沖曬出來,還說藝術作品到最後也只剩下一張相片。我心戚戚然,這類媒介的確難以銷售收藏。至今在畫廊,藝術館亦是舉步為艱,就算M+會收藏整個壽司吧,但是收藏本地藝術家的裝置則是少有所聞。

當年,我曾警告自己,別做立體裝置,偏偏這十多年走來,還是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抑鬱、忐忑、思考,再突破,都是做藝術的宿命。浪漫,只曾在夢境瞬間中閃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郭孟浩 (蛙王) (Kwok Mang Ho (Frog King))

「蛙王」郭孟浩在四十年藝術生涯中,從事繪畫、雕塑、裝置,以及觀念、即興、行為藝術等超過三千項活動。他的藝術行為每每出人意表,在世人眼中他是一個行為怪誕,甚至近乎瘋癲的人。 「我是下一個世紀的藝術家,因為我的藝術走在時代前端,現在的人無法理解。」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
Aug 03, 2017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