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從傅丹的作品看藝術在社區的精神性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65)《△志》

最近在牛棚藝術村的1a 藝術空間看了一個展覽:《落牙》。策展人俞若玫,初因機緣巧合,後加細心經營,和那裡的社區保持著多年的友好交往,舉辦了不少銀髮族和年輕人共同參與的活動。這次她將年青藝術家一對一配對銀髮族,做了個實驗性的展覽計劃,作品的形式也很開放。對我來說,展覽門口的錄像最值得看,那是參展藝術家和銀髮對象交往的記錄。其中,張煒森的經歷讓我深思。片中他和銀髮拍檔趙伯行山,逛歷史博物館,一起飲茶,聽趙伯講以前的故事 。感情看上去似不錯,但是在展場中,沒有兩位合作的作品。根據張煒森的作品記錄,原來趙伯曾學習中國書法和國畫,那是他心目中最高層次的藝術。並且認為自己在三個月內,根本不可能和陌生人一齊創作出「像樣」的作品,因此一直做逃兵,不曾動手製作。張氏曾三番四次地邀請他出來再談,最後也無果而返。

這種無奈,我覺得甚值探討。當代藝術在許多老人家眼中都不是「好看」的東西。但是當代藝術家偏偏要踩入這個禁區,做這種「不好看」但是「有意義」的作品。最近看了一位丹麥籍越南裔藝術家——傅丹(Danh Vō)的作品《2.2.1861》(2009年),受了一點啟發。他借用父親的筆跡,事出有因,兩者雖不能比較,可作借鑒。

傅氏早年隨父親逃離越南,後在丹麥定居,並在丹麥皇家藝術學院修讀藝術。畢業後迅速在各大歐洲展覽中展現鋒芒。其中有件作品經常展出:自2009年始,他請父親傅馮(Phùng Vō) 摹抄的一封信:一位法國傳教士在1861年,被當時的越南政府處決前,寫給父親的信件。摹信的念頭本來很簡單,傅丹覺得摹抄是一種很純粹的勞動(I like the idea that calligraphy can become an act of pure labor.1),他將此懸念追溯到4000年前,古埃及銅匠摹抄阿拉伯文字的史實。文字的摹寫不但是勞動的表現,也代表著政權的轉移。越南人用阿拉伯文字,始於葡萄牙傳教士,他們音譯教義以方便傳教。後來越南成了法國的殖民地,更將之變成官方語言。為了容易教育農民識字,之後的政府也積極推廣,使這種拼音文字延用至今。傅馮寫得一手好字,在丹麥做餐館小生意時,以此方法寫菜單。他不諳任何歐洲語,正確來說,他只是摹抄阿拉伯字母。在傅丹眼中,那是父親辛苦工作的見證,加上其虔誠天主教徒的背景和母國的歴史,這種字體就有了更多層次的文化和歷史涵意。傅馮以前不知道那封信的內容。只知道那是兒子的作品,由他親自寄去給收藏家,然後就有100歐羅的收入。後來從別人的口中得知內容,他也開始和其他越南人講起這段歷史,有時摹抄後,背著兒子,就送給教堂或是天主教徒,也沒收錢。兒子亦不過問。這件作品從未漲價,製作直到父親歸天為止。作為傳教?回饋?贖罪?還是有其他意義?觀者自忖。

事實上,這件作品早已超越文字本身的手工美,不只影響其父、當地的越南社區、教區,亦隨著傅丹的展覽遠達更廣泛的區域。此信來到香港,也使我們不得不重温,當年香港作為第一收容港的歷史,再套之思考近年滯留在歐洲的難民事件。藝術和社區的重疊,可大可小,並不一定霎時收效, 智者需要思考如何去啟導出一條建立在互信而不互相勉強的路徑,陳述了解各自的想法,再談合作也不遲。


參考資料: http://www.vitamincreativespace.com/en/?artist=danhvo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

傅丹1975年生於越南巴地市,現於柏林和墨西哥城居住和創作。2015年代表丹麥参加威尼斯雙年展,2013年参加威尼斯雙年展之國際藝術展。個展包括:馬德里索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美術館(2016年); 科隆路德維希博物館(2015年);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2013年);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2013年);芝加哥藝術學院(2012年);奧地利布雷根兹美術館(2012年);瑞士巴塞爾美術館(2009年)和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2008年)。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