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曲終韻未散 布漂漬還在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別相處了三星期的劇院。

在這場,《漂》,沒有劇本的裝置表演作品中,作為創作者,我亦是引子,或是一把梭,引導觀眾透過各個角度去觀看、去理解主角:「一塊怎麼漂也漂不白的白布」。我是針亦是線,在觀眾、真實的工人、表演者和物件之間穿梭,並將眾人交織。這位主角是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簡稱:女工會)一眾為這次演出製作的白布幕。由她們把回收的白衣服清洗乾淨,根據我的指示,只拆不剪,鋪平後,回復布料剛裁出來的狀態,一幅幅方型布,再以建築式的交錯方式重新組成。因為不同女工理解指示有所出入,使每塊布的組合有所參差,建構出不同的「人物風景」,也是我每次期待的驚艷。縫製這塊布的人不少,兩年前我已有這個項目的雛型,當時是為烏鎮所做綉花圈內的單幅「漂白」布,縫製人是霞姐,拆衣人是阿敏。這次十米乘二十米的布幕,則由琛哥、寶麗、玉玲等人接力縫製。寶麗更是這次拆線的幕後功臣。而在演出時,琛哥和寶麗,夫妻兩人坐在劇院的兩邊盡頭,既是相離、相望,亦是相生、相連的關係,人物的安置恰好隱示了白布的原由。

我經常被問,那些布/衣服怎麼講得清楚女工的故事?事實上,那些衣服來自哪種經濟階層,從款式和布料已有所得知;要達到如何殘舊程度才被抛棄,亦是生活指數的指標。有觀眾說:「很喜歡其中一塊布上面有『Dignity』(尊嚴)這個詞,看著她的呼吸,再聽著女工學英文的錄音訪問,好感動。」坦白說,我沒資格替女工們講甚麼。日常對話中,只知道她們生活上的困難很瑣碎,例如中午吃隔夜菜,菜都黃了,不好吃;不知道如何填表申請政府的津貼;給老闆欺負不敢哼聲,清潔工不能戴手套而弄傷了手⋯⋯ 但是要在劇場講這些,是否太零碎無聊呢?想不到,那段女工阿晞和我閒聊以學英文來交換車衣工藝的錄音,聽了多少次都不厭煩,心底又哭又笑的⋯⋯

原來,劇場還真有點魔力。

這些白衣當年在女工會的二手市場中難以出售,因為大家都不喜歡那半黃不白的不潔感。我的心戚戚然之餘,總想著怎樣好好利用這些物資。很多觀眾問,那些是不是新衣服,因為看上去都很白,漂亮。我打心底高興,但也心酸,那是因為我們用了不同的燈光,在專人打點下,那些衣服看上去很有靈性, 也很有尊嚴地坐在劇院正中,好像打開雙手擁抱觀眾,回想當初沒有要「它們」……只能笑說命運弄物,物靠人氣。

有些觀眾埋怨我最終沒讓那塊布蓋在他們頭上,我只能笑說:「真蓋下來,你們會不會嫌髒?」 傷感的浪漫是要付出代價的。能掛在觀眾席上,已是打破劇院常例,好不容易的事!條例㡳線是不能讓觀眾伸手觸及,所有的防火設施更為嚴謹,除了防火噴霧,觀眾有否留意到四個滅火筒像哨兵般在觀眾席四角站崗,為此護航?

一塊布的誕生可真不容易呀!感謝一齊來見證的觀眾。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7, 2018

從正面直視潘玉良的世界

旅法中國畫家潘玉良的傳奇身世,總能引起觀眾種種遐想:自小父母雙亡、十歲被舅父賣落妓院、十八歲時得蕪湖海關關道潘贊化贖身娶為小妾、婚後開始學習...
Dec 17, 2018

舞台上的時空穿越

近年,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解憂雜貨店》因電影版的上映,而在香港變得「紅」起來,中英劇團很懂得把握機會,在電影上映一年多後便搬演同名的舞台...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Dec 04, 2018

《好人不義》公義與憐憫,你會點揀?

若公義與憐憫不能並存,你會怎樣選擇?牧師張宇海外歸來後,遇上駝背的陳喜婆婆,他懷著善意,扶起她並送至醫院,怎料一個屈尾十,婆婆控告他用車撞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