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木雕教學,靈修之旅

本文轉載自2018年1月號(vol 78)《△志》

畢業二十年後,今年九月始在母校教授木雕。以前受課程所限,只能教授以現成物料為主的立體課,碰上木製作也只能做混合接駁結構法。 十二月中,期待已久的學生木雕作品面世,也是本人自我審視教課成績的時候了。

一件件讓我喜出望外的作品被學生自覺地安排在不同場域中。我以為一根根直徑超過30厘米,長50-70厘米的相思樹幹,要在只有鑿和木槌的條件下,6-8個星期內完成,是不可能的事,何況每個學生都有幾科術科的功課要完成,不可能只做我的功課。但是,她/他們居然都完成了,而且還做了非常體面的呈現。我當初只想學生們做一半的尺寸,但是初生之犢不怕虎,他們對木雕的渴望和期待遠在我想像之外。

一位學生說,她在藝術系四年了,從未做過完成度這麼高的作品,自己也嚇了一跳。另一個學生告訴我,正當他想放棄時,偶然鑽了個洞,在圓洞裡看到木的靈魂。以前他總覺得木頭只是物件。就從那一刻開始,他感覺到它有生命,那是一個外型怪異了一點的生物,他很喜歡,很想繼續完成,所以有了新的動力。

以前我常說,藝術就是一種宗教信仰,她/他們總是半信半疑,現在她/他們主動把創作的動力緊貼著物料本身的魅力,追逐著它們的靈性,使我倍受感動。截下的樹幹,像是精靈一般,雖然已離開母體,但它們從未停止呼吸,直到遇到改寫它們命運的人:有時留落在母體附近或被送到碎木機,成為養育其他樹木的養料;有時被直接送到堆田區,成為真正的土地填充劑;有時落在巧手中,成為另一件產品的材料,或是建材或是木製品。也許這截木頭遇上它喜愛的主人了,才會感應相告。說來神化,並非無理。古有米芾拜石,何嘗不是當它是神物。現代人相信科學多於靈性,然而靈性全靠時間修練,現代人可有時間寄情於此,與物互訴情愫?

不止一個學生說,木雕課讓他們離開充滿理論和觀念的當代藝術一段時間,喘一口氣,有修練靜心之感。但是也有學生擔心,沒有觀念的木雕可以粹純地出現嗎?形式和內容有沒有高低之分? 單純只考慮形式而不想概念是否可行。 

看得出來,他們對沒有敍述性的作品沒有信心。追溯起來,可能在應付中學公開試時蘊釀,要做有故事內容的作品,成為植入式的思考模範;到了大學,看到校內校外,熱哄哄的觀念作品,又難免心痒痒,磨拳擦掌,以趕上浪尖為目標。可惜,她/他們忘了學生的天職:在實驗中跌跌碰碰,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創作模式,而不是剛接觸任何媒介,所有的作品就能成為舉世無雙的大師之作。

我最近重展木作品,摸著被喇叭震動的心跳聲,內心無明感動。概念不是吹噓出來,堅持形式的極致,本身己是一種概念。多年來對包裝木的專注,將自己的舊作,拆了再組合成其他作品,是對物料的承諾,惜而重之再珍之,是同理心而非同情心。
學生們交給我的,不是一件功課,而是對藝術的新領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25, 2018

藝術三月.藝聚香江

不經不覺Art Central已來到第四屆,今屆更把展期延長至七天,其中六日開放予公眾參觀,由3月27日(星期二)至4月1日(星期日)在香港...
Apr 23, 2018

《藝壇中的女性》——她們仨的創作軌跡

我們何時會以「女性藝術家」來稱呼創作的人?性別會影響欣賞作品的態度又或藝術家的創作空間嗎?雖有外國研究指藝術市場的性別歧視問題嚴重,一般而言...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8, 2018

吳山專與英格 以觀念與物理建構的藝術世界——漢雅軒「引用!引用!引用」

漢雅軒是當電梯大門在四樓打開第一間映入眼簾的畫廊,然而今次甫開門,帶來了疑惑是否按錯樓層,怎麼跟以往眼熟的門面截然不同呢!這次的佈展可謂極盡...
Apr 16, 2018

創作,也許是為了溝通?——「邂逅!山川人」

平日行山都會經過川龍,唯今天行經見到處旗幟飄揚,看來和平時不一樣。現時在此處正進行著「邂逅!山川人」,藝術推廣辦事處及創不同(MAD)聯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