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內發佈

Industry-Releas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柏林的率性

本文轉載自2020年4+5月號(vol 101)《△志》

自2000年始,每年去海外駐場或展覽是我的固定行程,就像機器每年的定期檢查維新,保持頭腦清醒暢順,產生新靈感和新嘗試。「勇」感更勝靈感。前者隨著時光逝去,經常會被挫得一乾二淨,更需補充。

年紀大了,責任沉重了,要率性而行真不易。八個月前已開始鋪排了年底兩個月的海外駐留,這麼珍貴的外遊,地點還是盼望已久的德國柏林,我帶了小量的畫筆工具,以為會靜心畫些東西,規矩地逛藝術館,尋找下個計劃的靈感。想不到,還是「率性」把我帶壞了。還沒到一個星期,就走偏了道。踏上了一段我不習慣的旅程,足以影響將來創作路向。

(-)習舞

近年熱愛運動,到柏林的第一天就搜索附近的健身課程或瑜珈會所,結果發現不少跳舞的課程和工作坊,那些有趣的名字,讓我的好奇心發作,每天向那些地方走,不懂就問,也沒人取笑我,體驗了不少肢體語言。隨之而引發興趣的是每晚不同的舞蹈、音樂節目。那兩個月出入劇院和舞蹈中心的次數比去藝術館還多。在工作坊中,我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分享了她們的見解和生活,更介紹不少精彩的另類音樂節目,鼓勵我作肢體動態嘗試。想不到,這通向另一個領域的窗口,竟把我帶到最後工作室開放的表演。連自己也有點意外,和本來去跳舞的原意南轅北轍。或許,潛意識下,這就是前幾年創作所遺 「惑」之解藥。

(二)縫紉班

近十年來,我都在和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打交道,本以為柏林也一定有這樣的婦女中心可以去看看。結果只找到一個婦女會的縫紉班。不諳英文的老師更無法與我緊密溝通。第一課,發現各人都是帶著家中要改的衣服去,各忙各的,沒有人坐著閒談。我只好拿著二手店買來的圍巾和領呔胡亂縫了個帽子。本只是無奈地做個實用快捷的東西給自己,連衣車都没碰過,已想逃離現場。誰知其中一位略懂英文的太太幫我戴上試一試後,說下次帶她家的舊東西給我。第二次,我把她的舊圍巾做成帽子回贈給她。這次我更熟悉改造物件的新方法,她也很喜歡,之後經常戴著。我們還成為知己。她帶我看塗鴉博物館、另類電影,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地圖、德國東西德歷史,連我最後的駐場作品亦以她的家人為藍本。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我本來沒想過要創作大型的藝術作品,也不想觸碰那既沉重又敏感的德國近代史,但是一步步走下去時,竟是另一番天地,這個德國藝術計劃起碼要做二年。藝術在生活,不是空口說的口號。心境放得開,不拘限於視覺層面,相信自己的直覺,再加上強烈的好奇心,不怕尷尬的勇氣,無論是甚麼事情來到眼前,都是藝術。

隨著海外駐場交流愈多,千百種形式,每個人應該去找令自己快樂的駐場方法。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