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檳城拾憶記(一)

本文轉載自2014年10月號(vol 42)《△志》

別人常問我,創作的靈感從那裏來。我覺得回答「生活就是藝術」太概括了,也不負責任。希望藉此平台將剛完成的檳城藝術交流計劃隨想、生活見聞的漣漪,做創作以外的延伸思考,與大家分享。

這次和以往有點不同,沒有預期做作品之下反而做了幾件稱心的事情。

沒有預覽檳城的網上資料,從飛機俯瞰她的胴體,已有驚艷的遐想。也許,我對這個約有百分之四十的華人小鎮的興趣源自於家族。本人雙親兩代都是華僑,雖然來自不同國家,但是經常掛在嘴邊的都是「南洋」這個統稱。來到檳城,我嘗試尋找他/她們的口中的“南洋”生活。早上擠在小巷的咖啡檔裡,齒間仍回味著咖啡餘香之時,舌尖已細品著母親和外公喜愛的“南洋”咖啡。原來那裡的咖啡豆是用糖炒的,難怪那麼香得讓人上隱。想起媽媽平常對“coffee”的“不準確”的發音,這才想起她是對的。“Koppi”是屬於這裡的語言。

坐在那裡,放眼對面馬路,滿街都是賣給遊客的印尼花布“潮裙”,可能和檳城人喜歡做入口生意有關, 低價入高價出,生意嘛!何況很多馬來人都是來自印尼。這才明白為什麼母親的印尼親戚老是給我們那些花布裙,從小到現在,我的夢都是在這種睡衣裡發的。難怪我對檳城有無言的親切感。

隨興而逛,來到一間枕頭舊店,首先吸引我的是那些整齊排列、花款粗獷的長型抱枕。小時候,母親總愛縫製這種大型抱枕給我們,即使當年在沒有冷氣的夏天,我也照抱不放。探頭之際,一位七十開外的老人家從裡面走出來:「這是木棉製作的。」嘩,不得了!那可真的是香港隨處可以看到的木棉樹裡的棉花呀,我最愛的英雄樹!二話不說,買下。他那青筋盤差的大手和温婉的包裝動作形成極大反差:將彩色細條子粗布細心地套住棉芯,輕輕地拍兩下,把兩頭的帶子綁好,再放入透明長膠袋,雙手捧給我。我買的可是在任何連鎖店也找不到的私人回憶呀!

順著記憶中爺爺打金(製造金飾)的意像,特意走到只剩幾家金鋪的新街,看著結業了但還沒清除的招牌,依稀感受到昔日的風光。聽在同一條街的藥店主人說,「以前所有人嫁女娶老婆,一定來我們這裡買金,但是現在很多人都去香港買了,款式又多又新潮」。我聽後,還沒來得及惋惜,竟然卻笑了。想不到香港貨的口碑還不錯。話說回頭,也許是爺爺曾為金匠的緣故,我受不住娘惹博物館海報上金飾誘惑,付了不菲的入塲費進去了。在那裡除了看到幾代娘惹人的生活變化,最有趣的還是床上的故事:夫妻之間的小吵大閙是從床隙的大小得知,而擺弄之權居然掌控在女人手上!我的媽呀!在此,不但使我的衣飾慾望膨脹 ,也引發了對娘惹首飾的好奇。憑著對古董首飾的一知半解,和古董首飾店員東扯西拉,再加上小飾件的購買,終於促使我們的友誼到達高峰,除了免費進出,彼此起落的「哈囉」和「拜拜」聲真讓我有回家的感覺。其實真正讓我觸電的是,看到與家傳蚊帳掛相似的銀帳掛靜靜地躺在博物館後方不顯眼的舊玻璃櫃裡。我猜想著,那很可能是爺爺當年在南洋打造的其中一對吧。

也許,每個人的血液裡早已注下了靈感細胞,只是沒有機會啟動。一旦觸碰到,每個人都可以將視線所至之處轉化成作品靈感。不知不覺間,每次在海外看到華人的生活,總會觸動到我那敏感的神經線而做出連自已都意外的作品。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